你想要什麼樣的臉?

by  劉昭儀

最近的低氣壓不是只有天氣,還有一樁接一樁發生在周遭,令人不忍卒睹的壞事情:因為慘絕人寰的情殺事件,大家開始揣測原因…包括嫌犯的成長背景與霸凌經驗,連親子專家都發聲,說的居然是:女孩交友,難道不能更小心謹慎一點嗎?詩人醫生也因為公開仇女的言論,令人側目;還有患有精神病(疑似自閉症)的男子,在捷運動手攻擊小孩後,引發關注…甚至出現自閉症該被關起來治療的言論!

 

不想再次轉貼連結,讓大家觸目驚心…不是不敢面對社會的現狀,是不想引領各位集體跳坑…一起跌入負能量的黑洞。

 

 

黑洞有什麼不好呢?反正不守規矩的通通關起來…以前也有人這麼淋漓盡致的說過,那個叫希特勒的人說,只要是猶太人就通通進入集中營,然後分批關到毒氣室…

 

我不想唱人類文明進化的高調,反正這麼高調,也說服不了說要把壞人通通槍斃、神經病通通關起來、還有同性戀會傳染愛滋病,讓世界毀滅的那些人…所以想請大家問問自己:你想要什麼樣的臉?

 

有人說小時候的面容,是父母養成的;但成年之後,就要為自己的長相負責了。每個人都在汲汲營營過日子,過去養成累積的成長環境、教育方式、或生命經歷,當然都是影響自己的一步一腳印…這樣的你,每天早上醒來看著鏡中的自己,心情是悲是喜?當然可以滿腹牢騷、怨天尤人、憤世嫉俗,甚至順我者生、逆我者亡…都可以!但是你的臉是容光煥發、美麗動人的嗎?沒有人是天生麗質、不知人間疾苦的公主或貴婦。出來混,誰沒有風霜滄桑在臉上?只是歲月到底是把你的臉,刻成憤世嫉俗的殺豬刀?還是圓融通透,猶如微整形不動刀?

 

 

說真的你喜歡自己的臉嗎?

(這題很想問朱學恆!)

 

多年來,我一直固定在某家店消費,生活的忙碌與緊張,我總是在這裡得到片刻的休息與放鬆。在專業的服務方面,最符合我的需求,所以忠心耿耿的持續做了將近二十年的好客人。從call in節目到網路直播,現今連地方媽媽都可以變網紅的時代,曾經讓我休養生息的療癒所在,為客人服務時,資深的店長,也逐漸習以為常地勇於表達各種對時事的看法:比如對政治、對信仰、對同性戀、對環境的優先、對貧富落差的社會正義等等…

 

原本還跟店裡年輕的妹妹約好,等我變成老太太,還要享受他們的服務,但最近終於開口告訴他們:以後應該不會再來了…

 

一直以來高度滿意他們的服務,店長更沒有得罪我。割袍斷義的原因是,我無法接受總是以負面角度點評各種社會現狀,以及同時呈顯出的保守價值與思維…我可以接受有不同的政治選擇,藍的綠的紅的都可以;但是無法接受對人的不尊重。同志就是開性愛趴、他們結婚台灣就亂了;那些有身心障礙的人,根本就應該通通關起來,不要讓他們在外面趴趴走,到處傷人;台灣就是太自由,所以大家一天到晚街頭抗議,交通管制好麻煩…聽完這些,不只是店長,連我都全身豎起猶如刺蝟般的武裝,那麼說好的身心靈片刻放鬆呢?

 

 

我很想拍拍幾乎像是老朋友般的店長,跟她說:你是不是很不快樂?想想這些被你嫌惡輕藐的人與事,應該要珍惜並且試著同理心的理解接納,甚至我們也可以一起發揮正面的力量,來從涓滴開始改變…誰知道阿巴桑能不能救台灣呢?(眨眼)

 

我終究沒有越過山丘,坦承地說出要分手的真正原因。但我更確定,自己想要在上下起伏的生命中,向著光亮追尋。也希望身邊的同伴或家人,跟我一起感受光的溫暖。周遭的低氣壓也許永遠都在,或許我們可以如蝴蝶效應般,拍拍我們的翅膀,應許一個彼此尊重、理解、與包容的社會。

 

既然要為自己的容貌負責,這次就來做個養顏美容的簡單料理。

 

 

來自雲林土庫的溫室白蘆筍,削皮整理後,先用滾水川燙一分鐘取出。(蘆筍水不要丟,可以煮飯做湯或是直接喝;纖維較粗的蘆筍根,我喜歡切下後跟飯一起煮)

 

取平底鍋不放油,將切碎的培根煎恰恰(若煎出很多油,可以將油瀝出,稍後拿來炒青菜或其他),將剛燙過的白蘆筍放入平底鍋,灑上煎過的培根碎,整鍋直接入預熱過的烤箱以200度烤5至10分鐘。(看各家烤箱功率,基本上食材都是熟的,只是要烤出香味)烤好不要馬上拿出,將切碎的彩椒加入,再悶一下之後端上桌。

 

因為有培根,所以完全不用調味。地方媽媽沒法做出名廚的精緻醬汁,一樣可以端出美麗又美味的好菜!

 

同場加映

在肉彈的世界哩,人人是甜心

雙性戀媽媽與異性戀爸爸的孩好書屋

人人需要心靈沙發

太輕太重的愛,都可能是傷害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23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