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女與厭世循環,女性至今是否還是「關鍵少數」?

by  馬欣

川普當選後,好萊塢女星為了他之前的出言不遜,日前聯合起來走上街頭,史嘉麗喬韓森向總統喊話,她會尊重人民選出的總統,但希望川普也同樣尊重女性。她的發言為女性說出了心聲。

 

在這之前,女星們也將好萊塢的同工不同酬、年齡歧視與女星發揮機會減少等問題浮出檯面,娜塔莉波曼更直言指出女星的酬勞只有男星的百分之三十。

 

瑪丹娜去年接受告示牌年度活動Women in Music所頒發的「年度女藝人」獎時,坦言在她超過30年的演藝生涯中,承受性別歧視、厭女,以及如今承受的年齡歧視。

 

我們在看電影《關鍵少數》、《女權之聲:無懼年代》時,或許覺得那是以前的事,然而真的過去了嗎?日前阿肯色州頒布新法律,一位女性如果被強姦導致懷孕而墮胎,強姦犯有權可提告,當地女性的身體權等於被出賣。

 

而台灣有關女生的新聞,還在美醜胖瘦之間盤旋,或是誰嫁了好婚事,其中更少不了獵奇的眼神,無論是海倫清桃,還是跟立委扯上花邊的邱主任,像萬花筒式的滿佈線索切片,彷彿沾點城市怪譚,對女性的各種制式化印象仍伴隨著報導出籠。

 

 

女生的形象伴隨著男性的慾望,民間傳奇般仍隱隱操控著女人的幸福與成功學,助攻各種不同的身分竄改與不同的面貌改造,讓個體被吸入城市的慾望漩渦,只剩奇艷與訕笑;彷彿又回到了過去,國際元首公開地開女性不雅玩笑可以被冷處理,對於女生身體的指點也可公開在新聞中論斤寸兩地評估。

 

這時代益發顯得窮了,人對自己的價值也可能有著將被兜售的心態,顏值在各行各業開始取代了各種價值,相信很多人也跟史嘉莉喬韓森的感覺相同,她遊行那天質疑女權是否倒退了?是的,是各種歧視藉不景氣的機會再度延燒了,這裡面當然包含了女性的尊嚴。

 

這世界機會不平等,碰到了貧瘠的年代,人們開始搶位子,歧視也會伴隨而生。但對於那些新聞中常被妖魔化的女生,或是更改國籍、身分、面貌以求上位的女生,活在這個充滿各種催眠幻術的世界中,這些看似光怪陸離其實並不稀奇,男女都有,但現代女生相形更辛苦,必須徘徊在受歡迎女孩與厭世女的分裂情結中。

 

我們曾幾何時,抵抗世道的待價而沽,還得要用「厭世行動藝術」這樣的「積極」的來拒絕與劃清界線?

 

但老實說,世界如今已亂到一個程度了,要等什麼群體的覺醒並不容易,畢竟快速的誘惑太多,人們羨慕與垂涎的滿滿都是,誰也沒在管千尋(《神隱少女》)說的:「吃太多會被殺死的那句話。這是個刻意培養飢餓感的時代,進行各種感官上的吃到飽、食到厭,無論美食還是色相,我們想餵食的都來自源源不絕生產線上的空泛,這時講女權都已難以回頭或抽離出來思考了,因已經轉為一種潛意識的操弄。

 

但若有感官審美疲乏的,想在人群中找尋一絲冷靜的仍有別的選擇。

 

這時反而更需要吳爾芙所說的「自己的房間」,不只是實質的空間,而是跟著你隨身走的想像力,把自己感官從俗艷的城市產物抽離出來,試著去將一些細節放大、去捕捉某個美好時刻的暫存(不是用相機)、去感受一個空間中同時並存的各種味道,這個「想像房間」會隨著音樂、影像或文字暫留在你腦海,慢慢你就不是那流水線上統一與被規格化的人,也不是千尋眼中吃到快死掉的豬。

 

先找回一個人獨來獨往中最初的感受,才能自外在那些催眠中,擁有自由的本質,才會真的珍惜那些曾爭取來的女權的美好。

 

先當個自由人吧,一個自己腦袋中想像的房間,而不是被什麼人羨慕的女孩。

 

你也會想看:

進擊的高跟鞋

客家女子的厝

聶隱娘的女性覺醒

 

圖片提供:
stocksnap.io

馬欣

馬欣

文章 40

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曾擔任金曲獎、海洋音樂祭評審等,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中國時報》、《GQ》、《VOGUE》、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著有《反派的力量》,對閱讀、音樂、電影有獨到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