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好吃嗎?

by  翟敬宜

好幸福喔!

 

吃甜點時,朋友冒出了這句。

 

是嗎?這檸檬塔是做得不錯,綿密細緻,酸得也有層次,但說它幸福也太單薄。我寧願想起粵菜館的西米烤布丁,微粒西谷米烤得表層焦黃,磁湯匙臽一勺,連著蓮蓉餡滾燙送入口,是唏哩呼嚕的濃情甜香。

 

幸福是什麼味兒,人人口感不同,但鐵定不只是歐伊細,且絕對是一種客製、私密的感受。連結著一段只有你懂的因緣,或情分。

 

 

一如西米烤布丁會讓我幸福到泛淚,是因為來自童年。第一次吃它是在早已不知去向的台北楓林小館,一桌豐盛之後,用它收尾。媽媽怕我燙著,吹涼了才給我。我想不起楓林小館在哪條街,卻不會忘記那烤布丁是赤棕色帶著微酸的棗泥內餡,而不是甜到底的蓮蓉。

 

有些味蕾的幸福可以永恆,也有些無法。就算檸檬塔的味道一樣迷人,但若你曾跟哪個前世冤孽一起去吃過,在跟他沒斷然了結之前,大概怎麼也喊不出好幸福吧?

 

說到底,吃東西會讓人狂噴幸福感,無非就像虛擬實境。是你身歷其境的多情、釋然與無憾,讓滋味變美。也讓許多垃圾食物,幸福地昇華為修復心靈的好物。

 

你也會想看:《我的蛋男情人》讓我回到味蕾原鄉

 

圖片提供:
傻林

翟敬宜

翟敬宜

文章 26

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典型晚熟人,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若能形成偏方,歡迎一起服用。(速寫圖像©江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