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我的溫柔

by  翟敬宜

年輕同事蹦蹦跳跳的跑來,見我桌上一張十多年前抱著兒子的全家福,驚奇的說:「妳以前長這樣?」

 

長哪樣?

 

「看起來脾氣很好ㄟ。」

 

當時的我中長髮,戴無框眼鏡。應攝影師要求微笑。再笑。要有幸福的感覺喔。咔擦。

 

所以妳的意思是,我現在比較悍?

 

「沒…有啦。」

 

 

大誤啊。俺初出道時才是悍姐。我吼過一枚男同事。他向我借去不易取得的名冊卻搞丟了,還一副有啥了不起的死德性。「賠妳一本嘛,需要這麼大聲嗎?」

 

後來他當上議員。

 

我也飆過一個女生。我們合作專題,她負責的部份一直拖,祭出各種詭異理由。「有沒有時間觀念啊妳!」飆完,她哭了。

 

後來她成了教授。

 

年輕時膽子大啊,理直氣壯,惹了誰都無所謂,吃悶虧也渾然不知。

 

定要被時光和際遇一磨再磨,才勉強學著話到嘴邊停聽看。偶而還是憋不住要放炮。不知算修為不夠,還是永保初心。

 

欠扁的年輕同事在得知我只比她媽小一歲時,腦子突然靈光了。她滑開手機。

 

「給妳看我媽的照片。是不是,姐妳多年輕,我媽就是個阿嬤啊!」

 

孺子可教也。但也不必緊張。要知道,被我吼過的人,發展都挺不錯的。

 

你也會想看:

奶奶的少女時代

 

圖片提供:
傻林

翟敬宜

翟敬宜

文章 30

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典型晚熟人,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若能形成偏方,歡迎一起服用。(速寫圖像©江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