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誰贏了

by  翟敬宜

晚上在家對面等紅燈,馬路口兩個男子靜止對峙。一個抬起雙手比中指,另個青筋暴露,眼睛瞪得銅鈴大。

 

僵持了一陣,銅鈴眼先飆出國罵。中指男紋風不動,繼續比…中指。

 

綠燈亮,我小跑步過馬路,就怕誰亮出傢伙,殃及無辜。

 

平安抵達後隔岸觀火,銅鈴眼被友人拉走,中指男在平價咖啡店門口坐下,悠閒翹起二郎腿。

 

誰贏了?乍看是中指男,卻也可能是銅鈴眼。

 

萬一真動手,銅鈴眼是歐吉桑,必打不過結棍的中指男。

 

忍字心上一把刀,有人瞄著你挑釁,吞下去真難。街頭或車廂,餐廳或賣場,辦公室的partition與partition間,誰沒被挑起過怒火。

 

但除了習於算計之輩,你我第一時間理智多半出不了頭,總要想辦法出出氣。

 

出了氣很爽。可跌過跤的人會告訴你,老狐狸就是要你火,現正好整以暇對你笑呢!

 

任何談判桌上,先失控的先輸。熬過情緒波濤是高難度鍛鍊,你得學著好好呼吸,正派行走,平靜旁觀。

 

 

那些愛使手段攀大腿講小話拍馬屁放冷箭搞尖酸的心機鬼,總會遇到更深藏不露的大內高手。

 

我們只消聚個餐,一起猜猜,最後誰會贏。

 

圖片提供:
江長芳

翟敬宜

翟敬宜

文章 52

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典型晚熟人,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若能形成偏方,歡迎一起服用。(速寫圖像©江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