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身體與呼吸,便能看見內在的力量

by  陳姵穎 | 黎美光

快樂很簡單,可能來自一場愉快的談話、一頓美味的餐點,或與心愛的人相伴;快樂也很難,可能擁有掌聲、金錢或地位,卻依舊感覺虛空。而女人總在忠於自我與外部價值觀之間來回拉扯,努力想活得自在。2016年「更快樂實驗所Happier Lab」成立,繼推出「發現自己的美」活動後,於今年六月起推出「快樂女人:關係三部曲」工作坊,邀請大家試著檢視自己與人相處的模式,從中探討新的可能。

 

 

作為「關係三部曲」第一堂課的老師,我希望能與學員一起探討如何看見關係裡更廣大的部分,不只是人與人,也包含人與環境、乃至宇宙。現代人的生活日趨便利,卻也因此和自己、和自然的距離變得遙遠,人際網絡的複雜若導致我們無法真實地看見自己,便成為不快樂的源頭。這也是我將課程命名為「銀河系中的你我」的原因,因為「我」無法只是自己,也不只是關係中的個體,我們同時是地球公民的角色,共同經歷了一些寬廣的過程,然後在此交會。

 

作為一個即興舞蹈工作者,我的工作坊不是教學員如何解決問題,而是引導學員慢下來,透過肢體的互動,去看見一些東西;好比感覺「自己為什麼不敢動?」、「為什麼會這樣動?」從觀察身體細微的感知,進一步連結到內心,並思考背後的脈絡。我們提供一個安全的場域,給予空間和自由,讓學員感覺到自己內在的力量──我認為這是台灣社會或教育裡一直很缺乏的部分。

 

宇宙的誕生源自一場大爆炸,所以我們用石頭象徵大爆炸後的塵土,人類的生命也源自於此,並用印度教中帶有祝福涵義的Mala花圈布置場地,歡迎學員們一起經歷這個自我重生的過程。

 

 

 

想要傾聽身體,唯有放鬆下來,才有可能。第一步我帶著學員呼吸,請他們一手放在胸口,一手放在丹田。心就像月亮,有陰晴圓缺,而丹田是人力量的來源,就像太陽;先感覺呼吸的變化,接著引導他們用手描繪流動的光圈–人的呼吸就像海潮,雙手隨著吸、吐的頻率伸展,就像太陽會有的光圈那樣。每個人的光圈都不同,可以是太陽的,也可以是月亮的,想像光圈會如何流動,款擺肢體,漸漸引領學員鬆弛自己的肌肉與神經。

 

第二步是石頭的練習,請學員拿起一顆石頭,兩兩成一組,感受石頭的重量後,再以剛好跟石頭一樣的重量去觸碰夥伴,邀請對方去感覺「我的感覺」。這個設計是因為我認為唯有聆聽才能產生尊重的空間,在華人社會裡,我們害怕、不習慣觸碰與被碰觸,身體的距離也影響了與人的關係,破除距離需要一點勇氣,因為自己可能會受傷或不會受傷,但經過這份練習,試著去學習相信自己即使受傷了,也有能力去面對。

 

第三步是利用不同的即興位移,去感覺動靜中的自我與集體意識。學員們像是水波般跳著即興舞蹈,你可以跟隨身旁的人的節奏,也可以選擇維持自己的節奏,或靜靜觀察別人的節奏。套用在關係裡,便是「容許彼此去選擇」,在不同關係的相處裡,我們一發覺到彼此頻率不同、產生問題、帶來了渾沌感,總是習慣急著去解決、逃避它,卻忘了「看見」本身是更重要的事。

 

 

舞動肢體結束後,我邀請大家圍成一個圈圈,互相分享今天的練習帶來哪些感受?有學員帶著母親一起來參加,雖然平常就會跟母親擁抱,卻很久沒有像這樣愉悅地玩耍;有人則是從石頭練習裡反思兩性關係,重新思考互動中的給予與承接的落差。一位擔任主管職的學員,工作中鮮少與人有肢體互動,共舞的體驗讓她從僵化的日常中解放了;也有學員表示,大家很常在關係裡去思考「怎麼做才對?」但其實是「做自己就對了」。

 

這一次讓學員在肢體互動的過程中感受到一點點的「渾沌感」。為什麼?在我眼中,創造力的從無到有,就如同宇宙大爆炸,女人是很有感受力的,就是因為這份敏感,才讓我們可以承受跟包容,女人的創意、勇敢和自信也從中衍生。包含我自己,也再一次從與學員的互動中,看見了不同面向的自己。

 

黎美光/口述  陳姵穎/採訪整理

 

你也會想看:

不做好女人,做更快樂的女人

圖片提供:
更快樂實驗所Happier Lab

陳姵穎

陳姵穎 http://peiying0608.blogspot.tw/

文章 24

始終相信文字具有感動人心的力量,而「書籍是人類最偉大的信仰」。 還有力氣就要去旅行,想感受這個無邊的大千世界,同時了解台灣這座島嶼。 沒有成為攝影師的天分,但依然喜愛用相機捕捉細微而美好的瞬間。 偶爾寫寫作,還在摸索屬於自己的音頻,繼續嘗試各種可能,期許自己能漸漸從小寫的writer逐步走向大寫的Write。

黎美光

黎美光

文章 1

即興舞蹈家,「倫敦當代舞蹈學校」傑出舞蹈碩士。「長青木。創意/心理。企業講座」創意總監;義大利及希臘「國際即興舞蹈紀錄片」拍攝,並受邀參與日本「i-Dance Japan International CI Festival」、韓國AIAE接觸即興藝術節、香港「i-Dance (HK)」、馬達加斯加國際舞蹈節。法國巴黎國際藝術村駐村藝術家,「舞蹈空間舞團」即興老師,「古舞團」演出以及即興舞蹈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