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女力 “Me Too!” 女性移工北車飆舞,挺十億受暴女性

by  Asuka Lee

十億是個怎樣的數字?全世界六十億人口中,約有十億女性曾遭受性暴力。以戲劇作品《陰道獨白(The Vagina Monologues)》聞名於世的美國知名劇作家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2012年發起「十億人起義」(One Billion Rising),邀請受暴女性站出來,以舞動身體的方式重拾生命的熱情。

 

「十億人起義」每年舉行於2月14日情人節前後,目前已有超過兩百個國家響應舉辦,台灣也在2013年由勵馨基金會帶頭加入。除了台灣女性,另一群外籍女性也站出來,以自己的方式策劃了一場在台北車站大廳快閃飆舞的「十億人起義」,引起路人圍觀側目──因為她們是台灣家庭中的家務移工,來自菲律賓、印尼兩國,許多人口中的「菲傭」、「印傭」、「瑪麗亞」。

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吉爾妲說自己是幸運的少數,遇到開明雇主,擁有周休二日,因此更要站出來為沉默的多數發聲。林敬原 / 攝影

我們的家,她們的牢

 

台灣有個奇怪現象:法律常出現一國兩制的情況。就拿規範全國數百萬本國、外籍勞工權益及義務的《勞動基準法》來說,理論上國內所有以勞力換取工資的勞工都該被保障,但《勞基法》卻在第八十四條之一開了後門,排除個人服務業之家庭幫傭及監護工,改由勞雇雙方協議,在勞雇權力不對等情況下,在工廠工作的移工可以拿法定基本月薪22K、週休一日,女性占比99%的家務移工大多只能拿17K~18K,每月僅休一天。

 

 

 

總數超過三十萬的女性家務移工散落全國數十萬家庭內,幾無休假的封閉環境使她們長期與外界隔離,若不幸遭受雇主或照護對象對其進行言語、肢體暴力甚至性騷擾、性侵害,只有少數人懂得搜集證據、對外求救,大多數是求助、申訴無門,最後只能選擇不告而別、逃離雇主魔爪,淪為人人喊打的「逃跑外勞」。

 

由於台灣家務移工處境實在太艱困,2012年以來,移工國際台灣分會(Migrante International-Taiwan chapter)、印尼工人團結聯盟(Asosiasi Tenaga Kerja Indonesia, ATKI)、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等國內移工團體,都會共同率領菲律賓、印尼家務移工,在移工聚集的北車大廳響應「十億人起義」,希望透過實際行動讓台灣民眾正視她們的處境。

 

 

熱舞反抗剝削,幸運的少數站出來

 

3月11日下午,四十幾位菲、印移工聚集在北車西三門,戴上寫有「One Billion Rising」的頭飾,排出「END SLAVERY」(終結奴役)及「SOLIDARITY」(團結)等標語,是這場活動的兩大訴求。以女性為主、參雜少數男性的隊伍,一邊呼喊口號一邊走入北車大廳中央,在眾人目光下,由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主席吉爾妲(Gilda Banugan)以母語宣讀聲明。

 

吉爾妲表示,台灣政府雖在十多年前簽署《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但實務上婦女權益仍有很大改善空間,例如職業婦女一旦懷孕即面臨各種壓力及刁難,女性移工懷孕更是面對墮胎或遣返的殘酷選擇題,這些案例不斷在台灣反覆上演,也是她們今天堅持站出來的原因。

 

 

 

 

「印尼工人團結聯盟」代表安妮(Annie)則說,選擇成為移工的女性,出國後除了薪水被仲介業者大幅抽成,也常被扣留護照、證件成為人口販運受害者,連同自己在內的女性移工就像被奴役一般,在台灣領極低薪資、卻承受超長工時,因此將所有家務移工納入《勞基法》,終結對於女性移工的剝削,是她們共通的心願。

 

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被雇主恐嚇、拖薪、甚至強暴,這樣困境與痛苦,移工們透過演出行動劇表達。當劇中受害的女性移工趴在地上無助哭泣,移工團體幹部上前擁抱她,此時音樂一下,四十幾位移工轉為跳舞陣形,「十億人起義」快閃飆舞正式展開。

 

 

搭配舞蹈演出的歌曲,除了象徵活動主題的《One Billion Rising》,《Break The Chain》(打破鎖鏈)、《Stand up for Revolution》(起身反抗)希望喚起女性勇敢的一面,奮力抵抗加諸其身的不合理桎梏;另一首《We Are Beautiful》(我們是美麗的)則呼籲女性不管目前處境有多艱辛,仍不要忘記身為女人最美好的一面。

「印尼工人團結聯盟」代表安妮(左)透露,大部分女性移工連出門表達訴求的權利都沒有。林敬原 / 攝影

 

半小時的舞蹈快閃中,不時出現食指指天的動作,象徵「One Billion Rising」裡的「Rising」。雖然活動訴求嚴肅,但移工們隨快節奏的音樂擺動身軀,圍觀者很難不被他們散發的喜悅、熱情感染,這正是「十億人起義」迷人之處。連跳五首舞曲後,五位印尼女性移工站出來,一起撕毀寫著「剝削」、「奴役」、「人口販運」的紙片。

 

尊重人權,不該一國兩制

 

移工幹部吉爾妲是來台工作四年的家庭幫傭,她遇到一位開明的荷蘭籍雇主,不但讓她週休二日,還全家出動到現場聲援「十億人起義」。她說:「我知道我是特例,絕大部份菲律賓同胞根本出不了門,因此我們這些幸運的少數更要站出來為沉默的多數發聲。

 

另一位移工代表安妮在台工作七年,中文流利,她表示,每年跟伙伴一起籌備「十億人起義」都非常辛苦,因為大家休假都很少,一起排練的難度極高,只能透過網路分享歌曲及舞蹈動作,要求大家自行在宿舍或雇主家練習,再「喬」時間進行一至兩次團練。

 

 

以各種理性和平非暴力的手段表達訴求是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也是台灣社會引以為傲的民主成果,然而從吉爾妲及安妮的發言可看出,大部份女性移工連「出門表達訴求」的權利都沒有,更凸顯她們的弱勢處境。跳脫國籍、以整體社會的組成結構來看,這些肩負起基層勞動工作的三十萬外籍女性毫無疑問是社會的一部份,因此我們何時能保障她們休假、薪資、表達訴求等基本權利,是台灣是否邁入成熟公民社會的重要指標。

 

快閃活動後,假日的台北車站大廳依舊坐滿來自各地的國際移工,歡樂的氣氛取代方才嚴肅的口號。雖然「十億人起義」是一年一次的活動,但連續幾年下來,人數規模穩定增加,有持續參與的熟面孔,也不斷有新夥伴加入,可見行動理念確實在移工族群擴散開來,除了持續關注女性移工相關權益,我們也期待明年「十億人起義」的活動盛況。

 

 

同場加映:

《陰道獨白》台北公演,募款反對性暴力

女節:坦露脆弱,正是我們的勇敢

南洋姐妹劇團,演出渴望安身立命的真實人生

同樣做仲介,她給移工不負債的選擇

圖片提供:
林敬原

Asuka Lee

Asuka Lee

文章 4

本名李岳軒,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碩士。人生充滿著誤打誤撞,五年前誤打誤撞進入移民工報紙,2016年又與一群伙伴誤打誤撞成立《移人》- 台灣第一個專門報導移民工的網路媒體,並擔任編輯總監至今,繼續實踐屬於自己的新聞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