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選片:日常生存 何曉玫看《靜》:畫作是靜止無聲的,嗎?

by  何曉玫

一部片名叫做《靜》(Silence)的電影,會是什麼類型的影片?當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畫面開始於一張不討人喜歡的大媽臉上,她強勢的佔據了整個螢幕,給了一個沒有要愉悅你的開場。大媽一轉身拖著行李往前邁進,街頭兩側的汽車,隨即發出尖銳的警報聲響,街道兩旁停放的汽車,隨著她路過的腳步,一一加入轟隆作響的警鳴聲中,給了一個飽滿高亢的開場。

《靜》。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 提供

原來一個平日安靜的美術館,在一幅幅視覺強烈的畫作中,傳來一聲聲奇怪的聲音,鏡頭對著美術館裡的物件,不斷放大逼近,質問著鏡頭裡的人物為何被聲音牽動著?每一個畫面的切換,像是一雙搜尋故事的眼光,聲音的強勢帶領著女主角,走覽美術館,闖入修復古典畫作工作室。而這些被放大的細微聲響,貼近身體的呼吸聲,讓你驚覺到,以為自己是在看電影,其實是在聽電影。

 

也許,每一個個體都是運作的中心,牽動所有宇宙能量的鑰匙,空氣中吸納了個體存在這時空所收發的各式聲響,只是我們不輕易察覺。日常生活中,眼睛是我們接受事物,感受存在的主要感官。對於眼睛所見的事物真像,會萌生情感的觸動以及行為上認知的感受。但在這部短片中,導演卻以另一層角度,顛覆視覺的主導權,反用聲音跟動作引導觀眾,用全然不同的感官,走「攬」美術館。

 

 

 

畫作雖是靜止無聲的,但每位畫家在作畫的那一刻,正是用力捕捉生命當下的真相。今天,當一位觀賞者站在畫作前或迷惘在畫作中,所發出來的聲響,與過往畫家急欲捕捉的那個當下,才是開啟人與美術館該有的真實對話吧?

 

點連結聽:

何曉玫為你朗讀:畫作雖然是靜止無聲的...

同場加映:

編舞家何曉玫,不再扮演完美芭比

購票資訊詳洽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2018/5/4-5/13)

圖片提供:
汪正翔、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何曉玫

何曉玫

文章 1

2010年成立了舞團「Meimage Dance」,2011年啟動「鈕扣計畫」,每年夏天邀請優秀的旅外舞者回家跳舞。2016年獲國家文藝獎,評審說她:「擅長運用多媒體的手法來營造奇幻的舞台視覺效果,並發展出獨特的肢體語彙。」「長期觀察社會現象,作品取材台灣主流社會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