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力量 蔡燦得:不再說違心之論後,人生突飛猛進

by  李玉玲

我愛笑,長得又嬌小,模樣看來乖巧可人,五歲開始演戲,總是被安排在主角旁邊,成為醒目的焦點。從小到大,最常接演的也都是甜美可愛,善良開朗的角色,好像卡通裡永遠被當成好榜樣的小甜甜。

 

外人眼中的小甜甜,心裡吶喊:我明明就不是!

蔡燦得:「不再說違心之論後,兩個『我』不再打架。」牽猴子整合行銷 / 提供

我不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卻不敢讓人發現我的不聽話,於是,努力裝乖巧,後來發現:一笑天下無難事。和人應對不知如何反應,笑!演戲,忘詞,笑!什麼事情只要笑一下就沒事,省掉很多麻煩。就這樣,假笑人生,一路笑到大。

 

明明很討厭「假笑」的自己,還是不敢表達內心真正的想法,「什麼才是真實的我?」不斷上演兩個「我」衝突的戲碼。朋友花了上百萬元裝潢家裡,心裡想:「醜得半死。」我卻眼睛發亮:「哇!好漂亮。」有人買新鞋,我以燦爛的笑容問:「好漂亮,在哪兒買的?」其實,還好而已。

 

有話憋在心裡不敢說,搞得自己活得很不爽,直到有一天,完全不想出門,不喜歡接觸人群,即使拍戲,開車到了現場,不到最後一刻不會下車,拍完立即走人,只想趕快回家。

 

「假笑」持續長達十多年,我不斷問自己:「到底怎麼了?」為此想轉行,想改變自己。因緣際會參加果陀劇場《淡水小鎮》舞台劇演出,認識一票奇妙的劇場人,喚回我的好奇心與熱情,開始拓展不同領域的學習,包括:練習「不說違心之論」,傾聽自己的聲音。(蔡燦得主持,對談報名中|李烈 X 何曉玫 X 鄭宜農 :我們如何活出自己的樣子)

 

「不說違心之論」是經過漫長的練習與修正。首先,要學著「忍住」,不要說自己不想說的話。不過,沉默也不是辦法,有時會把場面搞得很尷尬,得想法子找別的話題岔開,例如:不再對朋友得意的戰利品發出讚嘆,而是說:「花了不少錢吧?」

 

說話的技巧是在飛碟電台主持節目慢慢學到訣竅,後來主持三立電視《愛玩客》,到世界各地旅行訪問,又多了練習的機會。每到一個陌生國度,受訪者文化背景不同,如何找話題聊下去完成拍攝,過程中不斷跌跌撞撞,有時自以為講了很好笑的笑話,事後才覺得,笑話很不恰當,沒禮貌。於是,改變戰略,出發前先擬好稿,但到了現場受訪者又沒照著「劇本」走。就在卡住,轉彎,失敗,重來中不斷摸索。我發覺:不再說違心之論後,人生突飛猛進,兩個「我」不再打架。

牽猴子整合行銷 / 提供

過去的我活得不自在,另一重要原因是:我一直在「假裝」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害怕在大庭廣眾下做了蠢事,出糗。不敢坐捷運,怕被認出來指指點點;不喜歡參加酒會,怕落單,不自在。

 

我怕出糗的症頭,連買個鹽酥雞都不敢,有的攤子要填單,有的直接點,有的自己夾,天哪!我哪知道該怎麼買?第一次去郵局辦事,一踏進去,那麼多窗口要從哪裡開始?不敢問人,怕被認出我是蔡燦得,結果,什麼事也沒辦就走了。第二次再去,故意講電話,觀察四周,發現所有人走向一個機器抽東西,原來,要抽號碼牌。我也跟著走過去,卻發現機器不只一個,原來,儲匯和郵寄要抽不同的號碼,就這樣,一步步累積我的郵局經驗。

 

以前不敢剪短髮,因為,經紀公司說:女藝人要留長髮才有女人味,短髮會沒工作。年初,把留了多年長髮剪短,還好啊,也沒事。跨出那一步才發覺,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嚇自己。

 

現在的蔡燦得,笑點低,還是愛笑,但已經不是活在別人設定中的「小甜甜」,也終於明瞭:委屈自己,就是委屈別人。勇敢做自己,不必擔心是怪胎和別人不一樣,因為,我就是我,獨一無二的我。

 

蔡燦得口述    李玉玲採訪整理

【Go For Your Life:活出自己的樣子】對談熱烈報名中

圖片提供:
牽猴子整合行銷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5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