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生命入秋,我只盼能純真如夏

觀點專欄 生命入秋,我只盼能純真如夏

夏天像是隱喻一樣...你以為生命中那份純真可以寄予他人,直到多年之後你再見到他,不知道是你變了,還是他變了,知道純真始終只能安放在自己的夢想與追求上...READ>

觀點專欄一個黃昏,幾許殘生

觀點專欄 一個黃昏,幾許殘生

小說《遮蔽的天空》中寫到的:「人生總會有幾個下午是特別的,就只有那幾個下午,一生不出二十個、然而你總以為人生是無窮盡的。」READ>

觀點專欄我在流冰上長大的童年

觀點專欄 我在流冰上長大的童年

有人看戲的仕女們,終究為賭著體面,打了一場辛苦的仗,讓我總想到《大亨小傳》的黛西,美著儀態、琢磨著他人評價,那後面飄盪的除了裙擺,還有什麼破破的,如風灌進的啪啪作響,如此完美,相當於如此的缺憾。READ>

觀點專欄我不想在母親節歌頌母愛

觀點專欄 我不想在母親節歌頌母愛

有時我懷疑,弟妹們與母親共生的依附關係,有無被母親「幼兒化」的可能性?有可能嗎?母親的柔情呼喚如海妖歌聲,使一群啟航的兒女因回眸而成了鹽柱。READ>

觀點專欄再會吧年年有餘!

觀點專欄 再會吧年年有餘!

那些總是一熱再熱、吃不完變剩食的吉祥話年菜,應該被「媽媽經典菜」取代。脫離過量年菜的無間道,傳統年味不需要靠應景大菜成全,也可以是充分滿足、溫暖記憶味蕾的家之味。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