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女力厭世過後超展開,聽奧舞監的超連結小戲節

看見女力 厭世過後超展開,聽奧舞監的超連結小戲節

那天的華江整宅,風大太陽大。「哇……」同行者皆張大嘴巴讚嘆,所有語言暫時失效,除了「哇」,是拖得很長的「哇」,一直「哇」到一口氣用盡。楊淑雯:「啊哈,我就是在等這聲『哇』。」READ>

觀點專欄你的羅騰園在哪裡?

觀點專欄 你的羅騰園在哪裡?

你的生命中有沒有什麼堅持想做的事?那種錯過可惜、以後想起來一定後悔的事?被羞辱、被藐視之後還有力氣咬人一口(小朋友不要學),然後還願意接著繼續做下去的事?READ>

看見女力無差別對話,17歲少女的世界公民咖啡館

看見女力 無差別對話,17歲少女的世界公民咖啡館

徐靜思說:「好像以前總要大張旗鼓『破框』,但並非每個人都有打破框框的機會,如何與框框和平共處,在各種看不見的框框中,尋找伸展的空間,不被框框限制,或甚至直接跨到框框之外。」READ>

觀點專欄你想要什麼樣的臉?

觀點專欄 你想要什麼樣的臉?

有人說小時候的面容,是父母養成的;但成年之後,就要為自己的長相負責了。出來混,誰沒有風霜滄桑在臉上?只是歲月到底是把你的臉,刻成憤世嫉俗的殺豬刀?還是圓融通透,猶如微整形不動刀?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