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人文 一層一層包覆我的心-每只漆器,都是易佑安的痴心絕對

by  黃詩茹
持之以恆這句話雖然老套,但放在人生或創作都適用。

走上台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三樓,幾間工坊傳來此起彼落的敲打聲,其中一處雅緻明亮的空間,就是易佑安與李基宏共同成立的漆藝工房「貳拾根手指」

 

西方有琺瑯 東方有漆器

 

不同於一般印象中造型內斂、色調沉穩的漆器,易佑安的作品有著繽紛的色彩、充滿流動感的細膩線條,時而散發令人會心一笑的童趣,許多人第一次看到不禁問:「這些是漆器嗎?」投入漆藝創作將近八年,易佑安說:「其實聽到這句話會滿感動的,表示他們對漆器有一定的印象和認識。」

易佑安希望生活用品仍有一個美麗的外表。《破點 POINT》/ 提供

可以做為彩妝盒的《跳跳糖》系列,粗糙表面令人聯想到跳跳糖的口感,是易佑安自行研發的創新技法。易佑安 / 提供

易佑安原本就讀於工藝設計系的產品設計組,大三時因為一門選修課接觸到漆藝,從此每天與漆為伍。欣賞她的作品會發現,美麗的外表下每一件都是可以「用」的生活物品,「漆藝雖然是東方傳統,但我們接受的器物教育和生活模式都偏西方,我希望透過實用性讓漆藝融入現代生活,讓大家了解漆器不是只能收藏在故宮、博物館,好像只有年長的人會欣賞。」因此,易佑安將產品設計的思維帶入漆藝創作,在造型設計下足功夫,希望年輕人先被作品外觀吸引,覺得好奇、有趣,進而願意了解、使用。

 

設計注入玩心 工藝返老還童 

 

雖然是都市小孩,易佑安卻擁有豐富愉快的童年,成為創作時的靈感寶庫。《TOP》系列的造型來自特技陀螺,「旋轉時完全直立、不受地心引力影響是陀螺最美的時候,因此從立體造型到表面以鑲嵌技法排列出的螺鈿線條,都是模擬陀螺快速旋轉時的殘影線條。」每個陀螺杯的底部都作成陀螺尖角,能以45度角放在桌面上使用,「我希望生活用品仍有一個美麗的外表,平時能發揮實用功能,不使用時也能當作藝術品或擺飾。」

(你也會想看:江明玉 由小器開始品味生活)

 

《TOP》系列結合高腳杯的西式造型與特技陀螺的台灣童玩意象。易佑安 / 提供

《跳跳糖》容器觸感上的創新更令人驚豔。不同於漆器常見的光滑平面,佈滿小刺的粗糙表面是易佑安自行研究的技法,刻意加強凹凸質感,讓人聯想到跳跳糖在口中跳動的感覺,亮麗的色彩也成為易佑安鮮明的作品特色。

 

從《套圈圈》、《疊疊樂》,到最近創作的《小怪獸軍團》,每件作品都是易佑安收藏童年回憶的抽屜。「我的房間窗外有一棵大樹,颱風夜時從毛玻璃望出去,都會被晃動的樹影嚇到,小時候連把手伸進去開燈都很害怕。」那時緊張恐懼的心情變成一隻隻披上黑夜的小怪獸容器,裝著有形的物件,也裝著暖暖的兒時記憶。

使用上可自行發揮創意堆疊的《疊疊樂》(上圖)、由童年記憶而來的《小怪獸軍團》(下圖)。易佑安 / 提供

 

需要時間熟成 也經得起歲月考驗

 

相較於陶藝、金工,投入漆藝創作的人數並不算多、年齡層也偏高,加上有些人對漆過敏,讓漆藝有「挑人做」的印象。上漆的工序也得隨著溫濕度變化細膩調整,「像陀螺杯大概上了快三十層的漆,看天候狀況,一天最多只能塗一層,一件作品大概要花三到四個月才能完成。」

 

一棵漆樹種下,靜待長成、採集,直到珍貴的漆來到藝術家手中,才能展開層層髹塗的工序。每上一層漆,需先放置一天等待乾燥,為了避免灰塵、雜質沾黏在胎體上,需經研磨後才能再上下一層漆。技法工序繁複不說,還需推算時程、順應自然而作,加上原料天然難得,成為漆藝品單價偏高的原因。「很多人捨不得用,或不知道怎麼清潔,其實只要不用菜瓜布刷洗,用海綿、清潔劑清洗,再稍微擦乾,裝熱開水也沒有問題。」其實漆既是塗料,也是黏著劑,輕盈的漆器有耐久、防腐、防潮的特性,畢竟是老祖先的日常智慧,漆器可沒那麼嬌貴呢。

 

 

體驗走進生活 會展走向世界

 

易佑安和大學同學李基宏2012年正式成立「貳拾根手指」,目標更長遠,初心仍不離手指上的細工。早在學生時期就開始寄賣、擺攤,「漆器畢竟單價高,創意市集的性質比較不適合,所以我們會擺在文創店,那時才發現原來除了作品,還要考慮包裝、說明卡、提袋這些細節,不是作品做完就算了。」提早接受市場考驗,避免「會做不會賣」的風險。

 

「貳拾根手指」除了展售,也透過實作課程與民眾互動。「剛開始是設定讓學生在筷子上貼金箔,在盤子上以金、銀、色粉繪製紋樣的簡易蒔繪,或在漆器印上葉形葉脈的貼葉技法。但我們發現大家並不滿足,很多人希望從木胎開始,真正做出一件器物。」隨著詢問度越來越高,工房現在以「一碗一筷」的形式,從木頭打底到上漆,用八週帶領學生做出一套自己的餐具。易佑安笑說:「很多人上完課才知道原來漆器要花這麼多時間,有這麼多工是看不到的,反而覺得價格太便宜了!」透過教學,除了開拓工藝結合生活的可能,更從實作中澆灌了生活美學的幼苗。(你也會想看:洪麗芬 Sophie HONG的翅膀) 

 

 

 

 

除了邀請民眾走進工房,易佑安也積極參與國內外展會,帶著台灣工藝走向世界。「歐洲這幾年很流行天然材質,對漆器也很感興趣,不同國家在造型上也有不同偏好。」走訪各地,也對亞洲各國的漆藝創作有所觀察,「漆藝在日本傳統最悠久,漆器的英文就是japan,他們的表現技法多元、生活應用也最廣;中國和越南則是以漆畫為大宗,比較偏藝術品;至於韓國漆藝,很多人都想到傳統螺鈿,但展覽中也會看到很創新的作品。」透過參展,除了加強與業界互動,也有助於推廣漆藝和品牌。(你也會想看:水鳳凰 展現東方美的創意首飾) 

 

 

一層漆一層累積 是創作也是人生

 

易佑安從小就熱愛手作,拼布、交趾陶、勾毛線、糊紙都學過,當時只是喜歡手作的成就感,後來才發現這些經驗在創作時都用得上。從純美術繪畫到產品設計的學習歷程,讓她體認到投入漆藝創作,繪畫是很重要的基礎。「很多人覺得美術和工藝,一個平面、一個立體,其實都是相關的,像繪畫中的色彩學對作品配色就很有幫助,產品設計的圖學、產品開發,對造型設計也有影響。」

 

「持之以恆這句話雖然老套,但放在人生或創作上都適用,只要持續下去,都會累積出收穫,如果一直換來換去,當別人累積很多時,自然就會超越你。」身為年輕一代的漆藝創作者,易佑安彷彿在層層漆作中體悟到成熟的人生智慧,而生命的積累也靜靜地在她的創作中畫下一道美麗的痕跡。

 

 

圖片提供:
易佑安、 《破點 POINT》

黃詩茹

黃詩茹

文章 50

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宗教研究所。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文字企劃、採訪撰稿。 願以文字堆疊出一條小徑,通往有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