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典範 王心心 開展南管新風貌

by  非常木蘭
南音的靜,像是一種修行,可以幫助現代人靜心、沉澱。

喧囂的午後台北,走進蜿蜒曲折僅容兩人錯身的興城街巷弄,步入心心南管樂坊,遇見王心心,遇見南管。霎那間理解,她何以被國際媒體譽為最具東方古典美的音樂家,為何包括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前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知名服裝設計家葉錦添等眾多文人雅士為她的南管藝術著迷,那靜謐從容的神采,撫琴揚聲的感人,非親炙,言語難以形容! 

心心南管樂坊環境雅致。林家安/攝影

王心心有種今之古人的獨特氣質,也是她吸引人的魅力。林家安/攝影

全才的南音推手

來自中國泉州的王心心,出生於南管世家,自小浸淫在南音世界。相貌清麗脫俗的她,能唱能彈還會作曲,琵琶、洞簫、古琴、二絃、三絃無所不能,被譽為南管藝術瑰寶。

 

一九九二年,她首度踏上台灣寶島,自此結下不解之緣。王心心像是古畫中走出來的女人,纖細婉約,楚楚動人,她的聲音、器樂技巧及結合唐詩古詞所創作的演出,總令人如穿越時空,發思古之幽情。

 

她說: 「來到台灣後,慢慢地我真正領悟到南音的靜,像是一種修行。非常純粹,非常個人,並非為了取悅觀眾,也不是為表演而表演,而是純然地自我薰陶。」然而這樣緩慢、沉靜的藝術形式,與現今快速的生活節奏與科技發展完全相反,以致漸漸地遠離大眾,真正成了小眾音樂。

 

然而自幼研習南管的心心,像是不可迴避的肩負了這樣的使命,決定再讓南音回到現代人的生活。她認為,很多台灣人的生活已經由繁華轉入簡樸,這樣的心境追求,更容易被沉靜的南音所打動。她相信南管表演可以成為忙碌的現代人一種靜心、沉澱的工具。

 

多年來,憑藉著她的努力嘗試創新,開展與舞蹈、戲曲、西方古典音樂等跨界合作,已譜出南管藝術的新風貌。

賦予南管新生命

傳統與創新之間,始終像是一場拔河。王心心在致力於南管的傳承時,也思考著如何賦予南音新生。她說:「現在所謂的傳統,與二十年前所謂的傳統已經有所不同,南管走進現代劇場,就應該從形式到內容上展現新的可能。」

 

二00三年,她創立了「心心南管樂坊」,也開啟了和各種領域藝術家的跨界合作,包括編舞家林懷民、羅曼菲、吳素君 ,及古琴演奏家游麗玉,甚至嘗試跨國合作,與法國歌劇導演盧卡斯.漢柏斯合作新編南管歌劇《羽》。由此打開的網絡,也讓她經常受邀出國,帶著南管走上國際舞台。

 

 

 王心心有感於傳統的南管作品大多取材於描寫深閨怨婦的情愛表達,淒美浪漫有餘,卻未必適合大眾推廣。為打開南管觀眾群,讓更多人願意親近和認識它,心心由唐詩宋詞入手,從李清照的<聲聲慢>、白居易的<琵琶行>到李白的<將進酒>等,再譜寫新曲,讓觀眾用全新的方式去感受中國文化傳統。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曾這樣形容王心心:「她一上台,全場就充滿期待;她一開口,我們就不知道在哪裡了。」

 

在繁忙的演出之餘,心心這些年也投注相當的心力在傳承和分享,除了向下扎根的南管教育,她還針對一般大眾開設了「南管研習班」,已培育出一批固定習藝學員,從南管基礎樂理、排場演出、南管樂曲吟唱、南管樂器操作,到深入了解南管歷史發展過程。

 

台前幕後,王心心推廣南管藝術的面向逐漸打開,她最感動和欣喜的是,愈來愈多人願意親近和領略南管之美。

王心心遠赴日本拜師學習薩摩琵琶,並邀請老師岩佐鶴丈來台演出「琵琶交彈-薩摩×南管音樂會」。Hu Pei-Hung/攝影
 

圖片提供:
心心南管樂坊

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https://www.facebook.com/verymulan?ref=hl

文章 15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陪伴妳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