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臭豆腐邪教

觀點專欄 臭豆腐邪教

吃臭豆腐就如一種信仰,痛惡的人視為邪教。臭豆腐確實邪門,不衛生,不健康,臭名昭彰。但教外別傳,熱愛的人汝知我知,沒有幾塊萬惡臭豆腐,如何能壓過惡鬼遍地的人間濁氣。READ>

觀點專欄到牡蠣之路

觀點專欄 到牡蠣之路

我對青蚵仔愛憎交替。愛它鮮美飽碩一口咬下感覺味蕾受撫慰滋潤之感,厭惡它黏腥的色情意味。蚵仔市井鄙俗,蚵嗲、蚵仔酥、蚵仔煎、蔭豉蚵仔、蚵仔麵線都屬尋常,上不了檯面。我一心思慕光鮮榮華過上等人的生活,絕不複製青蚵仔嫂命運。READ>

觀點專欄蛋炒飯很有事

觀點專欄 蛋炒飯很有事

王宣一談蛋炒飯的學問曾形容:做菜和開車一樣,有人每天做菜,卻始終做不好,就像有人開了一輩子的車,車子就是開得不夠帥。蛋炒飯就是如此刁鑽,屬易學難精。READ>

觀點專欄紅燒獅子頭

觀點專欄 紅燒獅子頭

那一夜我無處可去,像遊魂在街上飄盪,難以抑制地抽噎悲泣。然而我仍須面對現實煎熬,往後的歲月,我像表皮煎得葵黃的定型獅子頭,外皮堅硬,內裡卻是是隨時會碎開的一團軟肉。READ>

觀點專欄狗母魚酥

觀點專欄 狗母魚酥

揮鏟反覆炒十餘斤的狗母魚,手不能停歇,如此魚鬆才能均勻受熱入味。回想起祖母炒狗母魚鬆的身手,雖未臻至公孫大娘舞劍的境界,然而已是我孺慕奇景READ>

觀點專欄豆漿物語

觀點專欄 豆漿物語

我的純真年代就寄於這已經消失的「永和鎮」,那是一段從懵懂到意識現實嚴酷的成長經驗。好賭的父親經常流連博愛街商店內賭場,我和姊姊有時進去找父親,有時守在門口等他。常常是晨光熹微時刻,父親垮著臉出來,口袋空了,我們聞著誘人豆漿味,默默跟在身後。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