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米粉浮生

觀點專欄 米粉浮生

人生大半歲月,我在台灣各地吃了許多米粉湯,我熱愛坐在攤前,吃一碗撒著芹菜珠末的湯米粉,吃一盤黑白切。舉筷時,二嬸的臉很自然地浮現上來。READ>

觀點專欄餃子日常

觀點專欄 餃子日常

父親給了晚飯錢,我就經常光顧水餃攤,三個憨厚退伍老兵經營的攤子,只賣水餃與酸辣湯。三人頗有默契,一個包,一個煮,一個端碗收錢,動作麻利。依季節,水餃分韭菜、白菜豬肉內餡,我每次叫十五個餃子,一碗湯,老鄉給的湯料特別多,還說可以再加湯。READ>

觀點專欄燒燒一碗來

觀點專欄 燒燒一碗來

在國外的一段時日,生活處於低潮,有一天,我忽然很渴望吃麻油雞。我去中國商店買了薑、胡麻油,在超市買了帶羶氣的雞塊,用家中賸半瓶的伏特加煮了一鍋雞酒。酒香飄出時,還引來塞浦路斯房東查看。READ>

觀點專欄菜脯黑肉底

觀點專欄 菜脯黑肉底

他施恩請我們坐下,倒了兩杯烏黑的茶請我們喝。我露出猶豫,同事卻即刻喝下,大讚:「大仔,這老菜脯茶真甘,歹勢給汝請這貴森森的茶。」READ>

觀點專欄蓮子銀耳羹

觀點專欄 蓮子銀耳羹

「汝有食蓮子木耳湯嗎?我溫溫來,細火熬了好久。」弟弟回應:「有啦!汝怎會煮這一味,以前攏未見汝煮過。」母親笑得更開懷了。READ>

觀點專欄陽春麵

觀點專欄 陽春麵

誰說陽春麵不值一提,你煮一碗來吃吃看。 我第一次吃陽春麵是五歲時,記得祖母為免我燙口,每舀一匙湯即吹氣。祖母說,吃不慣「外省麵」,還是切仔麵好。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