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女力《105 號公路》路口人生

看見女力 《105 號公路》路口人生

有的朋友留下來,落地生根,慢慢地成為了當地的一分子。有的人,與自己類似,待了多年時日,繼續踏上另一片土地,卻也沒有忘記泰緬邊境,也不斷回到邊境。邊境之地,大概是我的第二個,感覺親近的土地,能否稱之為家?READ>

看見女力《105 號公路》前線人道援助工作者

看見女力 《105 號公路》前線人道援助工作者

冠上了「難民」身分之後,難道,難民就不是人了?被如此對待,會不會有種感覺,覺得似乎不是被當成是個人?這樣的情境,跟去參觀動物園,心態有何不同?READ>

看見女力《105 號公路》克倫快樂水

看見女力 《105 號公路》克倫快樂水

每年乾季,我總是期待著克倫快樂水。第一次聽到當地人提到快樂水,摸不著頭腦的自己,頻頻問著它的由來。「喝了它,你就成為一個快樂的人!」當地朋友笑著說,接著就把杯子給遞到了自己眼前。READ>

焦點企劃苦離生殤

焦點企劃 苦離生殤

我用一年的時間流浪,親自走訪之前在異鄉生活五年所遇到的藏族流亡者與緬甸移工朋友日夜思念的家鄉,泰國、緬甸、印度、尼泊爾、雲南、四川、青海、西藏、寮國、新加坡,穿越內外無數邊境,這一條回家之路,獻給離散之人。 READ>

焦點企劃花的眼淚

焦點企劃 花的眼淚

花兒是一位堅韌的母親,也是一位充滿愧疚的母親。她盡全力想修補雀兒的缺口,但同時得面對孤注一擲的抉擇,這個賭注是雀兒可以有一張修復的臉,亦或是手術失敗死去。READ>

看見女力好伴 讓工作友善社會

看見女力 好伴 讓工作友善社會

落腳中區的「好伴」,自然也鼓勵與中區相關的在地議題,以友善開放的鄰里關係,組織串聯附近的社區關係;使「好伴」對於當地人來說,不僅僅只是傳統觀念裡新開設的「一間店」,而是社區的節點與公共議題的討論點。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