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黑白切

觀點專欄 黑白切

黑白切再尋常不過了,卻是我平日所愛。走到台灣哪城哪鎮,都可以點黑白切。有時是在廟口、街邊、菜市場旁,或是通衢大道上,只要是台式口味的麵攤、米粉湯檔,爐灶旁總有一小型玻璃櫥,裡面放著各項「豬腹內」,或滾燙的一鍋米粉湯內,邊緣煮著一堆豬什,豐儉由人,你要切甚麼、切多少都可以 READ>

觀點專欄刈包

觀點專欄 刈包

你吃過刈包嗎?你知道哪裡有好吃的刈包?讓我告訴你。 我在永和的夜市度過13歲至16歲的時光,那時父親賣了十多種的食物,其中一種是刈包。賣油湯很累人,光一項刈包,就有酸菜、芫荽、五花肉、花生粉。READ>

觀點專欄薑母鴨

觀點專欄 薑母鴨

母親並不以廚藝見長,每回聽說,她又煮了什麼東西要給我吃,總是讓我避之唯恐不及。然而,一年總有幾次,她會採用偷襲的戰術,不預先通知,就扛著一鍋食物來我的住處敲門。我若不在家,她就站在大樓門口守候,要親手交給我才離開。 READ>

觀點專欄高麗菜飯

觀點專欄 高麗菜飯

我討厭高麗菜。 我和高麗菜有仇,是母親造成的。那是民國五十年代中期,我剛入小學,每天要走入龐大的校園,和面惡的老師、陌生的同學共度一個上午,讓我心理壓力很大。READ>

觀點專欄清炒蝦仁

觀點專欄 清炒蝦仁

她從市場買回一袋蝦。挑蝦時,想起母親說過:「蝦頭和蝦身要緊連、看起來有光澤、摸起來有彈性。」切記:「蝦子要買回來自己剝殼,鮮味才夠。」 她曾經貪圖方便,買了四斤蝦,就請小販剝了。回家後,想起小[...]READ>

觀點專欄煉雞丹

觀點專欄 煉雞丹

她艱難地擠上客運車,手中提著三隻宰殺好的老母雞,剛剛趕路時氣喘吁吁地。「人食老要認份,明年八十歲囉!」平時與老厝邊閒談,最後她總是用這句作尾。 出門前,她沒有給女兒打電話,因為她不知道要說什麼[...]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