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女力《105 號公路》勿忘影中人

看見女力 《105 號公路》勿忘影中人

有張穿綠衣的孩子照片,我深深記得,按下快門時,她讓我感覺懼怕,相信我也讓她感覺懼怕。她是獨立在其他孩子之外的一個邊界,沒有玩伴。下一秒,我走向她,帶著猶豫口音的緬語,我問她要一起玩嗎?READ>

看見女力瓊英卓瑪 「唱歌」改變尼泊爾

看見女力 瓊英卓瑪 「唱歌」改變尼泊爾

演唱者瓊英卓瑪是國際知名的尼泊爾梵音詠唱者,具有空靈、療癒與沉澱心靈的美聲,對佛曲的大膽顛覆,打破宗教界線,撫慰世界各地的人們。透過音樂傳教,是為了看見觀念的改變,爭取女性受教權。READ>

看見女力從黑手到寫手 周嬌娥找到心的方向

看見女力 從黑手到寫手 周嬌娥找到心的方向

「四十歲左右,我想通了,再這樣過日子我會受不了。」周嬌娥說,她清楚自己必須為不斷湧現的情感尋找出口,於是在先生的體恤下,周嬌娥回歸山林,重回花草樹木環繞的生活,加上閱讀和寫作,曾經與土地親密的連繫,此時也成為她心靈煩躁時解開謎團的線索。READ>

看見女力心跟著光走 徐芳筠回到家的原點

看見女力 心跟著光走 徐芳筠回到家的原點

「光只是媒介,以廟宇為基地,找回世代認同、凝聚社區向心力,才是真正任務。重現古老生活韻致,文化自然生生不息。」徐芳筠點出光環境運動的深意,也映照自己從紐約回到台灣的尋根之旅,找到實踐的著力點。「原來從事藝術職業並非追求藝術,而應回歸生活。 READ>

看見女力吳素君 跨界揮灑游藝樂

看見女力 吳素君 跨界揮灑游藝樂

「藝術上,我是個任性的人,從不做自己不愛的事。」因為「愛玩」,吳素君什麼都想參一腳,從小學舞,認定了目標,就努力向前衝。READ>

看見女力徐譽庭 轉化寂寞造就超級編劇

看見女力 徐譽庭 轉化寂寞造就超級編劇

「20歲,還可以用年輕當藉口;30歲,懂一些事,開始忐忑,要為自己的人生找定位。」已經走過30歲焦慮的徐譽庭,2011年創作了《我可能不會愛你》奪下7座金鐘獎,大仁哥與程又青的愛情故事固然令人心動,但女主角面對30歲「初老」的心情,更讓人心有戚戚。徐譽庭說:「我知道30歲的惶恐,想以過來人心情給走在後面的人一些建議。」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