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兩性的控制與反控制

by  馬欣

我最近才後知後覺地看了BBC影集《The Fall》(墮落),或許夏天到了,想鑽進人的潛意識浮游(這是我的壞習慣,會去人性的陰涼處探險)。

 

這齣劇的女主角Gillian Anderson大家應該不陌生(她因飾演《X檔案》而名噪一時),男主角則是演《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Jamie Dornan。兩人在戲中,除了在自己人生角色中扮演得宜外,在性別上的自我張力互相拉扯,同樣充滿思量地善用自己的魅力優勢。如同非洲大莽原中的野生動物,人類也自然會以性別優劣勢來控制與反控制。(推薦你:光鮮亮麗的外表是一種本錢)

 

與其說,這齣影集在講一個連續殺人犯的警探鬥智故事,一路看下去,你會發現警探與罪犯開始發現自己與對方內在相似之處,甚至吸引對方角力。女主角是個高階警探,說穿了,她就是在一個男性的職場領域中求生並拔得頭籌的人。她的四周都是男性的眼光,當然,男性的眼光並非都是有色的,但不乏打量。我們常看到一種新聞,就是警花新聞或當兵的美女新聞,她們如果略有姿色就會被媒體封上「警界林志玲」之類的封號,報導的切入角度都是該人並沒有威脅性也沒有頭角崢嶸的氣味,彷彿記者已經暗示著人們,該女是站在男性地盤上做事的,且並不打算侵門踏戶地站上高位。

 

到底要有多低調?或是多麼中性?或多麼反差?如同女性參政,如何在衣著打扮、言談舉止間如何不過份女性化,這中間都要斟酌再三,連分寸比例都要注意,女權時代從沒來臨,連鬆綁都有著表演的氣味。

(推薦你:女人與自己身體之間的永久戰爭)

 

《The Fall》有趣的是,女主角反其道想要降伏四周男警官,如電影《控制》裡面的女性角色以不同打扮召開記者會與會見媒體,就會製造不同的印象與效果,利用人們將女性的標籤化來反標籤。於是你可以看到《The Fall》的女警探隨時準備兩套不同風格衣著備用,她善於操控男性與媒體對她的反應,甚至是同事對她的性幻想,但她都保持一夜情的「掌控」距離。她如一個女王蜂,氣勢凌厲地向想奪回男性掌控權的兇手下戰帖,兩人幾乎是彼此的動機。

 

而嫌疑犯則以不同方式來展示他性別上的主權,以好爸爸與溫柔丈夫,甚至是悲傷診療師的暖男風格來掩蓋他內心對女性強烈的控制慾,兩人都是充滿保護色的刺蝟性格,除非他們願意透露出一些自我情報,來交換訊息,不然完全是銅牆鐵壁的自我圍欄。

 

 

警探故事太多,但很少劇集以此為包裝,實則透視兩個扮演人們心中完美性別的人物,內在是多想嘲諷甚至憤而報復這些刻板的男女教條,人們想要自由,有時必須化身監控的本身來嘲諷。什麼是完美有魅力的男人與女人?每個時代都有它樣板的追求,這齣劇其實點破人們對此的執念與病態的迷信。

圖片提供:
VisualnHunt

馬欣

馬欣

文章 38

在娛樂線工作二十年,持續觀察樂壇動態與採訪樂界人士。曾擔任金曲獎、海洋音樂祭評審等,文化評論與專欄文字散見於《中國時報》、《GQ》、《VOGUE》、MTV中文音樂網等媒體。著有《反派的力量》,對閱讀、音樂、電影有獨到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