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說故事

by  褚士瑩

作為一個常住在海外的台灣人,我一直無法明白的是,為什麼「介紹台灣」會變成台灣人面對世界時,唯一重要的話題。

 

 

是的,台灣很有趣,但有沒有必要動不動就「歡迎到台灣來玩」?

 

一講到青藏體鐵路,就說:「你不懂啦!台灣的高鐵是全世界最安全、每公里單價最便宜的高速鐵路!」

 

有人說到夏威夷,就立刻衝上去:「夏威夷算什麼?你們都不知道,墾丁其實更讚啦!Taiwan Number One!」

 

話題說到吃的,非要把話題繞到:「你知道嗎?珍珠奶茶是台灣發明的喔!」否則不罷休。

 

很快的,就沒什麼人想跟這個台灣人聊天了。真無趣。以打排球為比喻的話,就是只要接到球,每一球都打殺球的球員。無論球技好不好,跟這種人一起打球,沒辦法有來有往,一點都不好玩。不會聊天,確實是一個台灣人走向世界時的大問題。

 

如果閉上嘴,聽聽別人說什麼、怎麼說,就會發現其他國家的人身在異國、或是面對不同國籍的人士時,並不會動不動把推銷自己國家當成聊天的主要話題,而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國家很糟。

 

所以如果不說台灣,遇到外國人時要說什麼才會真誠而有趣?

 

我喜歡航海,所以總會藉著拿著水手證,在遊輪上短期工作,交換我想要的航行,也因此認識了很多在船上工作各行各業的朋友。

 

船上的娛樂部門,除了賭場跟餐廳之外,還有很多現場的表演,一天下來,包羅萬象,從大劇場的百老匯音樂劇到交誼廳的古典弦樂四重奏,爵士樂的big band到各種國際標準舞的樂團,游泳池畔的派對樂團到餐廳裡的情境音樂,歌劇美聲、各種演奏家到脫口秀、魔術表演,種類繁多,船上的樂手其實也都在一天不同的時段,不斷重新排列組合,扮演不同的角色,雖然每天的工作上限規定是五個小時,但是很有可能是五種完全不同的場地跟音樂類型。

 

「海上鋼琴師」這樣的工作, 似乎勾起許多人美好的想像,而且工作每三個月,就休假兩個月,工作時間短(每天不超過五小時),薪水又很高(起薪每個星期一千元美金以上,而且不用扣稅,也不用付房租跟伙食費,搭五星級豪華遊輪前往許多不可思議的國度旅行,折合台幣至少有將近每個月二十萬元的價值),所以當我幫郵輪的娛樂部門的同事,在我的私人臉書上公佈這個職缺時,立刻收到許多來自台灣年輕人的詢問跟履歷表。但是我也立刻發現幾個問題,比如說基本功夫的準備不足,專業領域不夠專業,缺乏實務經驗,對於航海生活非常陌生,語言能力不足等等,另外還有一點,就是不擅社交,沒有聊天的能力,以至於無法勝任這份需要跟客人說話的工作。

 

因為大部分從小到大只是在很單純的家庭跟學校場景中長大的亞洲年輕人,基本上沒有什麼參加國際社交場合的經驗和能力,面對正式場合的晚宴服裝、打扮、應對進退,幾乎都手足無措,男生不會打領帶(更別說領結),不曾穿過燕尾服,女生不會穿高跟鞋走路,不會化宴會妝,不知道如何落落大方,得宜地保持員工與客人之間應有的專業距離,時常不是太嚴肅,就是太輕挑、太隨便,因為從來沒有人教導過,他們的父母自己可能也不懂,因此不知道什麼叫做「舉止得宜」。

 

在正式社交場合上,我時常看到亞洲人聚在自己的角落,與其他非亞洲人劃清界線,變成其他人口中的「安靜的亞洲人(The Quiet Asian)」,並不完全是語言的問題,而是缺乏知道在什麼時候,適當加入別人也能夠參與、想要參與的話題,讓彼此都變成讓對方感到有興趣的,有故事的人。

 

在遊輪這種需要與陌生人接觸的工作,聊天時絕對不能只是一廂情願「告訴」別人自己多麼有趣,而是知道如何藉由說一個有趣故事的機會,鼓勵對方也可以從聽故事的聽眾角色,變成參與者,並且在彼此的對話當中,得到滿足感。

 

作為一個喜歡旅行的人,我在說旅行的故事時,總會提醒自己,除了確定自己的故事精彩,更重要的是在過程中讓對方知道,我非常想知道對方的想法,「你也喜歡旅行嗎?覺得旅行迷人的地方在哪裡?」或是「喔,不喜歡旅行?好妙啊!為什麼?」幫助對方透過自己的獨特視角,從聽故事的人,變成說故事的人,有來有往,故事就像毛線,話題是織布機的梭子,來來回回將彼此不同織紋、不同色彩的故事,紗線不會斷,織布機不會卡住,在經緯交錯編成嶄新、有趣的作品。

 

擁抱世界,其實沒有那麼困難,就從學習好好聊天,一起說故事開始。

 

你也會想看:

女生去流浪:行旅在尋覓雨林的路上

李欣芸與吉雷米 遇見最美的台灣

韓良憶與Amy 異國人妻歷險記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褚士瑩

褚士瑩

文章 28

國際NGO工作者。長期協助整合緬甸公民組織,有效監督國際資源挹注緬甸革新。在台灣也與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弱勢族群、環境等議題。他喜歡寫作,航海,划獨木舟,騎自行車,喝黑咖啡,吃芒果。已出版「1年計劃10年對話」、「給自己十樣人生禮物」、「在天涯的盡頭歸零」等近50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