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拔毛論

by  翟敬宜

公關不就兩個英文字。

 

倒過來是關公(真的天差地遠)。

 

企業公關,在多數公司或組織裡,一種看似活躍但通常十分邊陲的職務。

 

 

公關有它的機能。這點大概不會被否認。但多數大官對公關的認知,大概不脫news release啦,媒體接待啦,辦活動啦啦啦...

 

公關的內涵早已不是事務官。公關要會策略,會計畫。守望環境,分析現勢。敏於訊息,擅於溝通。

 

公關做的事,外人看起來鼻屎一粒,不就寫寫稿講講話唬唬老闆按捺記者嗎?

 

喔No!你有沒有被拔過眉毛或腋毛?拔一根就痛死你!因為痛感神經非常敏銳。

 

公關就像神經細胞。公關人也總是神經神經(焦慮症者多矣)。天天想東想西疑神疑鬼,隨時處於備戰狀態。如果哪天有人想伸手拔我們的毛,趕快先一步全身貼好撒隆帕斯,寧可自己拔自己的毛也絕不被別人拔。

 

公關不是只會打躬作揖或舌燦蓮花(誰要再跟我說這四個字我就拔他的毛!)組織運作裡的公關,是「訊息策略師」。

 

沒錯,請叫我們策略師(就像不要叫護士們「小姐」,請稱她們護理師)。雖然難比琅琊榜裡神機妙算的梅長蘇,起碼不是呼攏記者混飯吃的米蟲。

 

公關更有管理的功能,設目標,定計畫,執行後檢視成果,以改善組織對內對外的關係。

 

一個組織把公關放在什麼位置,就能看出他們是否理解公關的內涵與現代功能。看不看得清這是個訊息至上,溝通至上的關鍵時代。

 

PR。皮兒一片。上有諸多可呼吸的毛細孔。

 

PR。不是皮笑肉不笑,或一皮天下無難事。這是大嘴炮臭政客獨享,不要拿來跟我們比。

 

你也會想看:

職場占心術 女人的點子真好偷

圖片提供:
江長芳

翟敬宜

翟敬宜

文章 19

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典型晚熟人,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若能形成偏方,歡迎一起服用。(速寫圖像©江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