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女強人學習如何翻轉人生

by  賴芳玉

在看這篇文章前,建議你泡一壺茶,例如壺裡加點枸杞、紅棗、參鬚、甘草、黃耆五味,茶湯甘甜解渴,而且挺養心。

 

那天,我和這位朋友的聚會就是從這壺茶開始,用來回沖泡五次的時間深談,請你花一盞茶的時間閱讀她的人生。

 

她說:「我的人生翻了兩次,一次在24歲那年、一次在30歲。」

 

 

3歲那年,父母離婚,她隨著爸爸住,不記得媽媽的模樣,至於爸爸,就是不斷酗酒,就像浸泡在酒甕中的藥材,模糊了原型,只記得飲起來的味道,挺嗆人、也挺苦。

 

攤上這樣的爸爸,她只好在親戚家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但老爸讓人不省心,總讓她來回奔波照料、處理泡在酒缸後惹來的麻煩事。這般懂事貼心,別說大家似乎都忘了她還是個小孩,連她自己都忘了。

 

「媽媽都沒來看妳嗎?」我問。她愣了一下,淡淡地回答:「在高中時,媽媽有來看我,她說自己要嫁了,將到美國定居,來跟我道別。大概就那一次吧。」

 

大學畢業後,她考取政府公費留學。到美國那一年,她24歲,這是她翻轉人生的開始。

 

遠離台灣,就離開父親,她首次喘息,接觸到西方文化,閱讀到一本關於酗酒者小孩的理論,談到父母酗酒,對孩子就是一種暴力,這個論點讓她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地檢視自己童年。

 

「我想美國心理學博士琳賽·吉普森(Lindsay C. Gibson)在《假性孤兒》那本書的理論,也許可以呼應妳的狀況。面對情感失能的父母,會發展出情感內求型的孩子,容易成為照顧者,而且為追求父母情感回應,壓抑本我,發展出父母或外界想要的偽自我。這樣的孩子會努力追求完美,誤以為這般才能擁有愛。」我說。

 

她點點頭,「到了美國,我和母親有一段共同生活的日子,我們衝突不斷。」至於為何衝突,她沒有細說,只是端起五味茶,便轉開話題。

 

她在美國陸續完成碩、博士學位。當時她有一位交往多年男友,但後來發現這男人不是打心底地接受她的成就,於是兩人分手了,那過程挺不堪。

 

在美國,她覺醒了很多事,清晰看到父母的婚姻、爸爸的酗酒在她身上的烙痕,很痛,卻讓她醒了,這是很重要的開始。

 

「我認為童年的妳和父親是矛盾依附,雖厭惡他帶來的痛苦,卻依然愛著他,到了美國,妳才開始從這種親子關係分化,透過美國多元開放的教育,發展出本我。我們有很多家事案件都有類似狀況。」我分享觀點。

 

她第二次的人生翻轉,就是結婚。

 

我必須再次強調,她是個極度理性、聰明、成就非凡的知名律師,只是她做了一件讓人跌破眼鏡的賭注。

 

「歷經那些痛苦的領悟,我決定不愛、不婚,回台找份工作。」她憶起這段過往。

 

剛從美國返台時,她先去當志工,遇到了現在的老公。

 

「就在我們第二次見面,我和他去參加朋友聚會。他對朋友們介紹我是他老婆。」

 

「你們不是剛認識,而且才第二次見面嗎?」我驚訝地問。

 

她笑著說:「是啊,我當時不斷澄清,但沒人相信,因為這太瘋狂了。」

 

從那句「這是我老婆」後,他們開始交往,三個月後那男人就開始規劃結婚,她驚訝地說:「太快了,我們才認識三個月。」但那男人又用了一句話說服了她。

 

「就算認識十年,決定結婚也是那十秒鐘的事,這和認識多久沒關係。而且結婚後幸福和不幸福,機率都是百分之五十,這本來就是賭注,和認識長短沒關係。」

 

那男人的說服力十足,而她決定順著自己的心和直覺,和這男人結婚了。

 

「為何結婚會翻轉人生?」

 

「因為婚後生活滋養著我的發展,他給我自由,支持我追求自己的理想,發展出完整的自己。遇到他,我真是太幸運了。」

 

看來女強人需要的伴侶,必須擁有對等的自信與支持。就如同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所說,最幸福的婚姻,是最真實的合作夥伴關係。

 

此時,猜想你已經喝完那盞五味茶了,不知你是否看出她翻轉人生的訣竅了?

 

翻轉人生的訣竅只有兩個。

 

首先,找到「本我」,無論那個「本我」停留在童年哪個年紀,都要找到他,滋養著他、讓他成長。

 

另一個訣竅就是,在人生關鍵的時刻,用妳的左大腦作理性評估,但必須用妳的右大腦作決定,跟著妳的直覺,它將會帶領妳做出對的決定。

 

就如同她在24歲那年找到本我,在30歲那年用右大腦決定婚姻,找到支持她的伴侶,滋養著本我,讓本我開始成長。她沒有複製父母的婚姻,並且自信開朗地享受人生。

 

現在,建議你不妨再續壺茶,慢慢回想自己是否也曾有翻轉人生的時刻。

 

 

你也會想看:

小村物語:轉變

跟隨內心真實的自己

我是一隻得到月華的蟑螂

 

圖片提供:
stocksnap.io

賴芳玉

賴芳玉

文章 27

提倡兩性平權的公益律師,在為弱勢婦女提供法律協助的過程中,看見性別觀點的不平衡,時常導致社會輿論及判決方向忽略女性處境。「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究竟法律有沒有性別之分?她要以女性視角,點出司法中的性別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