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滿蔬房的麗玲提醒我們,誠實的活著,一直往喜歡的路上走

by  王玉萍

看著麗玲切菜,像法師念經,有動作也有聲音,其實是內心寧靜的。

 

她像服裝設計師一樣,會把新構思的菜色畫在本子上,然後花好幾個小時把圖案變化成料理端上桌,她說菜時最常講到的卻是「簡單料理」幾個字。吃過麗玲餐的人肯定不相信她是學會計的,「不嚴格控管食材成本,連續工作三天就要休假,每月營業額以房租保險等固定支出為底線。」這是麗玲為「美滿蔬房」訂立的營業方針。

麗玲運用當季食材做變化,以不浪費為想法,所以採無菜單預約制。林靜怡 / 攝影

麗玲過往的工作經驗,就業有三次、創業有三次。離職原因種種,共同點是因為存了一些錢,然後就去創業了。在別人眼裡或許是「連三敗」,麗玲也不覺得堪稱勇者,「我只是想很誠實的活著,一直往喜歡的路上走。」這樣,才能活在喜歡裡。

 

她第一次創業是咖啡館,花大筆費用在製作一個精美的吧檯,「這樣我做料理時會很愉快啊!」十多年前這樣的設計確實讓人驚艷,當時的花蓮是這樣的,咖啡館要兼賣簡餐,只要稍具特色開張時必高朋滿座,花蓮人很樂於嚐鮮,但人口數少,新店家是否有真本事,一兩個月後立即見真章。麗玲的廚藝好,數月後仍保持客滿狀態,還聘雇幾名工作人員,兩年後她卻選擇歇業,「對於管理員工,我感到力不從心。」

 

再度就業幾年存夠錢就再度創業,第二次是健康輕食店,葷素食都提供,採用無農藥食材,口味風評俱佳,但不到一年就歇業,「對於與人合夥,我處理不好。」

 

接著她被熟客邀請,擔任在地合作社的蔬食餐廳主廚,麗玲因此成為素食者。她很喜歡這份工作,有合作社的夥伴分擔經營管理,就職也超過一年,但還是離職了,因為要照顧相依為命的老狗美滿,於是第三次創業選擇在家展開,取名「美滿蔬房」。「會有客人問我,怎麼沒見到妳的另一位伙伴美滿呢?」當她抱起老狗美滿,客人笑得比她還誇張。

 

 

 

麗玲並不是滿懷雄心壯志而一再創業,在家經營「美滿蔬房」後更確定,像接待親友而做的料理,才是她心目中最幸福的美味。

 

「小時候,我媽媽會到路邊去採野菜,龍葵、黃鵪菜、紫蘇菜......學原住民講的『八菜一湯』,野菜全部都倒進去煮,打個蛋就成了野菜蛋花湯,當家人的早餐。」從小看媽媽的料理簡單俐落,只要媽媽離開爐子走到旁邊去切菜,小學生麗玲就會去動鍋鏟,「以為煮菜就是這樣很簡單啊!長大發現,媽媽煮得實在不好吃呢!」麗玲笑。

 

「很簡單」是她喜歡上料理的幸福起點。小學生麗玲還會吆喝同學到河邊煮飯,偷一把媽媽的米、學著採野菜,通通丟進空鳳梨鐵罐裡,撿幾顆石頭堆疊放、幾枝柴生火,簡單就能做出菜飯了。

 

麗玲上國中後,媽媽想要加班增加收入,家裡轉換成爸爸買菜、她煮晚餐。但真正掌廚後,麗玲的信心像洗米水一樣不被留戀地放走了,「爸爸是不會稱讚的人,最常講的是『哪有好吃?』」還好有人對麗玲鼓掌,「高中時喜歡找同學到家裡吃飯,我超會燉牛肉,還讓同學帶回家,教他們如何弄就成為燴飯、牛肉麵......」麗玲喜愛料理的心,其實從來沒有被爸爸打敗過,反而是爸爸被折服了,「有一次想包水餃,但冰箱只有炒飯,我就拿炒飯來包水餃!」爸爸怎麼都沒想到女兒如此會「清冰箱」。

 

「美滿蔬房」運用當季食材做變化,以不浪費為想法,所以採無菜單預約制。熟客們為了福利增值,熱心介紹麗玲好的有機食材、油品、米麵,甚至邀她一同進行料理旅行——料理換宿環島清冰箱。「從前爸爸買什麼我就煮什麼的訓練,讓我可以去別人家清冰箱。」

 

麗玲一路清到新竹「厚食」,隨即被延攬當主廚。她答應駐店半年連結社區媽媽做餐,半年後談出彼此視為完美的合作模式,每當「厚食」有特別團體參訪,麗玲就過去擔任特約主廚設計菜單。料理旅行也有升級版,食材供應商邀約麗玲在2017年的秋天,到歐洲做有機食材料理推廣,「不同環境的食材,想必能激發更多創意。不過,我還是喜歡自己的舒適圈,還是要回花蓮。」

 

 

「我想運用簡單的料理方式,雖然是原汁原味,經由食材本身的搭配,呈現出多變甚至讓人驚喜的風味。」麗玲一直走在喜歡的路上,從沒有忘記出發的起點是「簡單」。

 

你也會想看:

野菜出食譜,女農與農改場副場長:野味濃姊妹情更濃

 

圖片提供:
林靜怡

王玉萍

王玉萍

文章 3

我曾經在完成一本書稿後的夜晚,做了夢:坐在一個潛在溪中的木棧道上,跟魚說話,「都可以過來喔!木棧道這裡很安全。」花蓮就是我的木棧道,跟很多小生命一樣,我們需要清澈的溪水、靜靜地生活。 我有一個小小的工作室「寫寫字」,每年底有三個月,與十位不同的年輕人分享編輯採訪工作。期待有越來越多年輕人一起書寫清澈的花蓮,讓更多人知道,不要被輕易地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