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你千遍也不厭倦

by  翟敬宜

看到這隻龍貓玩偶時,我哇了一聲。好可愛啊。

 

馬上發現totoro是被一個媽媽抱著。

 

而媽媽是跟在正要搬進宿舍的男大生後面。

 

我笑了。原來是小大一的安撫物啊。

 

也提醒自己真的不要說人家媽寶。龍貓想必對男生意義重大,對初次離家求學的人,帶totoro比帶臉盆重要多了。

 

 

有些隨身物品,跟在身邊格外安心,覺得會諸事順利並帶來好運,甚至愈舊愈好。例如我每天背來上班的暗紅色斜背包,內層防水膜都剝落掉屑了,細粉沾得到處是,我只定期清理再裝個袋中袋,繼續背。

 

「人包一體」,有包就安全了。就像Snoopy裡天真卻老成的奈勒斯,沒那條藍色毛毯簡直天要塌了。

 

人會長大,但情感的依賴總有幾處角落不想忘。多年前有個遠親家的男孩,父母離異,爸爸離家,媽媽選了姐姐,把他留給阿嬤。九歲男孩有一雙舊得要命的球鞋,雖然過大但他拼命穿,穿到鞋跟都磨歪了,還是太大。他大伯疼惜他,怕孩子正在發育,穿不合腳的鞋子影響筋骨,帶他買了雙新鞋,要他立馬穿上,舊鞋就請店員處理。

 

男孩死也不肯,抱著舊鞋誰都不給拿。阿嬤氣得一把搶過來拉著他就走,他坐在地上,一言不發,抵死不從。

 

那始終過大的球鞋是他媽媽買的。他身邊僅有的,來自媽媽的少數物件。

 

這些年流行斷捨離,但有些物件真的太有情,離不開。抱著龍貓住宿舍的大男生應該也知道室友會覺得他怪,但一定是就算被笑,也不能不帶。

 

戀物也好,念舊也罷,都要等到那情分「昇華」到只需曾經擁有,不必天長地久,才斷得了吧。畢竟成長要靠時間,和機遇。如果心裡長長久久愛著一樣東西,走到哪兒都想找到它的影子,也是件很浪漫的事啊!

 

你也會想看:
味覺的故鄉,是母親的滋味

圖片提供:
江長芳

翟敬宜

翟敬宜

文章 52

高三作文被老師取笑江郎才盡。記者首日被老鳥譏諷掉書袋。卻也如是這般媒體生涯十餘年。如今在校園與大學生周旋。典型晚熟人,兩年前才拿到此生第一個說得出名號的文學獎。這輩子總是熱心過度,好在真心與溫度也是風格。用文字治療挫折焦慮,若能形成偏方,歡迎一起服用。(速寫圖像©江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