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小民手沖一杯日本茶,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

by  王南琦



「現在已經很少年輕人可以在同一間公司待滿8年,請問你在大石茶房工作的8年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哪一樁?」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問出這個題目之後,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老闆陳東琳給我的回答與震撼!

 

上班時總是戴著「NO COFFEE」黑色棒球帽的型男老闆,外表比實際年齡至少年輕5歲,陳東琳沒有馬上回答我的問題,記憶好似飄回很遠的地方,久久才吐出這段話:「我之前的工作是負責巡迴全台灣百貨公司日本展販售茶葉,平常沒有檔期時,我會待在高雄門市兼辦公室處理茶葉進出口行政作業。某天,一位中年婦女走進店裡,詢問是否可以客製化茶葉的外包裝?她希望把媽媽生前最喜歡的茶葉送給告別式的賓客。」型男老闆說起這段往事,語氣開始哽咽:「我很戰戰競競地把這個任務完成了,當我把包裝好的茶葉交到客人手上時,我知道我賣的不只是茶葉,而是這位客人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份回憶。」這件事一定在心上刻劃下很深的痕跡,陳東琳講完這句話,竟然哭了。


最近送走好幾位朋友的我,那一瞬間也被撥動了心弦,跟著紅了眼眶。時間彷彿凝結了一世紀那麼久,但是採訪還是要繼續,我只好眼淚擦擦,努力看著窗外的陽光繼續問:「開店籌備應該發生不少事情齁?說說讓你印象最深刻的吧!」

 

陳東琳拿了幾張衛生紙擦乾眼淚、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緩緩說出:

 

「我店裡的茶葉大部分來自前公司—大石茶房,它的抹茶產地是靜岡西尾,我一直想找台灣人比較熟知的宇治抹茶。籌備期間,我到東京與設計公司討論新店的品牌識別,希望把手沖茶時、水從高處注入茶壺的漂亮弧度設計成LOGO。工作結束,回台灣之前、順路去了代官山的『八屋』喝茶觀摩。

 

『八屋』的茶壺,是新潟玉川堂的『鎚起銅器』-200年歷史的日本國無形文化財,以木槌將銅板捶打塑形至立體的頂級工藝。茶師執起日本國寶,為我沏一壺該店招牌『カネ十茶園』煎茶,當我聚精會神欣賞這優美的畫面,突然來了一位穿著高級西裝的男子,向八屋店長介紹自產茶葉。因為店內空間很小,他們討論的內容一字不漏地傳進我耳中。


原來,高級西裝男是『山政小山園』的社長,這家150年歷史的茶葉株式會社,自江戶時代初期便是宇治茶農,至今仍是宇治地區極少數擁有自己茶園的株式會社。我在心裡大叫:『不會吧!我也太幸運,竟然喝個茶也能遇見山政小山園社長!』天上掉下來這千載難逢的機會,讓我拋下個性裡所有的禮數與拘謹,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氣,帶著微笑走向高級西裝男,非常誠懇恭敬地遞上名片說明來意,沒想到,社長竟然一口答應!他說:『很感謝台灣人民一直以來對日本的友善與愛心,所以山政小山園的官網有日文、英文及繁體中文三個版本。以後可以透過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將山政小山園的抹茶介紹給台灣朋友,真是太好了!』」

 

此刻的陳東琳臉上盡是興奮與感激,從他的表情及語氣,我彷彿也能感受到他當時的雀躍與不可思議!

 

「當你真心想要完成一件事,整個宇宙都會來幫你!」我們倆幾乎同時說出這句話之後,彼此都嚇了一跳,然後相視微笑。

 

訪談氣氛正好,快快進入第三個問題:「開幕以來,又是哪一件事情讓你印象最深刻呢?」

 

型男老闆這次沒有思索太久,馬上回答:「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開幕後沒幾天,進來了一對香港夫婦,他們在網路上看到部落客介紹,當天是太太生日,嗜茶如命的夫妻倆決定來店裡朝聖順便慶生。我當下聽了真的好感動,籌備期的挫折、開店後的疲憊全部一掃而空。這種『被看見』的感覺給了我很多信心,後來這對香港夫妻又來了好幾次,我們也成了很好的朋友。」陳東琳一口氣講完這串,心有所感又補上一句:「我一直覺得現代人太疏離了,所以,我想開一間店讓彼此不認識的人因為喜歡喝茶而聚在一起,在這一期一會的時空裡,享受被了解與被支持的感動。」



原先設定的問題以為會得到「開店跟銀行借了三百萬,不知何時可以還清?」或是「開幕初期只有我一人,不停地被客訴!」這樣的血淚答案,沒想到竟然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店如其人,店名KANSYA 是「感謝」的日語發音,陳東琳人生三個重大轉折,最難忘的事情都跟人有關,而且都是非常正面與溫暖的故事,根本可以改拍成慈濟大愛台的勵志電視劇了。

 

果然,我沒有看走眼!

 

自從在非常木蘭寫「小店小革命」的專欄文章之後,陸續看了不少朋友開了店又收起來的悲劇,我總是很不忍這些有理念的年輕人前仆後繼死在不景氣的沙灘上。我第一次光顧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時就發現他的訂價太便宜,店內座位數只有十來個,除非全年無休每天滿座翻桌五次以上,否則連收支平衡都難!雞婆的我顧不得才第一次見面,素昧平生還是忍不住建議陳東琳:「如果要賺錢,一定要把訂價往上調。」

 

「我想要讓每個人都能毫無壓力隨時走進來輕鬆地喝一杯茶,訂價平民化,客人可以常常來我的店喝茶,讓真正的日本茶飲進入高雄市民的尋常生活。如果把訂價調高,就只有金字塔頂端的人喝得起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的茶,這不是我想要的經營方式,就算可以賺再多錢,我也不會開心!」就是這句回答,讓我決定採訪陳東琳,邀請讀者們用最實際的行動支持這位暖男老闆。



一向喜歡設計師品牌的我,對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店內彷彿精品的一壺一杯充滿好奇,常常一邊看著陳東琳優雅沏茶,一邊請教他手中茶具的身世。當我聽到此刻拿在手裡素樸溫潤、手感極佳的「樂燒」抹茶碗,一個要價上萬日幣,不禁脫口:「這個抹茶碗,背後有甚麼故事嗎?」

 

這一題陳東琳大概已經被問到出師,馬上回答:「在一代茶聖千利休之前,日本崇尚的茶道乃傳自中國,比茶葉、比茶具、比茶屋的精美奢華等等,是將軍們展現軟實力的另類戰場。千利休卻視這些華麗的『唐物』如敝屣,他認為殘缺與無常才是美,於是找來陶工長次郎,選用京都加茂川的真黑石粉末以手捏、以刀削,在1,200度高溫下燒製成如熔岩般閃耀的茶碗,四分鐘後從窯中取出瞬間降溫,隨著時間冷卻,逐漸凝結成玉石般靜默的黑。『樂燒』深不見底的黑更襯托茶碗裡抹茶所掀起的碧濤之美。這就是日本人深深引以為豪的『侘茶』精神。」



這一席話,顯見陳東琳對日本茶道的專業累積不容小覷。當初聽到有人在日本茶葉公司待了8年之後,另起爐灶開了一間絕對有實力收入台灣十大最美日本茶屋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第一時間我好奇的不是日本茶好不好喝?店面到底多美?而是他如何能夠在同一間公司待上8年?

 

「我想成為這間公司不可或缺,無法被取代的人。」他想了很久,終於鏗鏘有力回答我的問題。

 

陳東琳露出台灣成年男子很少見的靦腆笑容說:「從小我做什麼事都是三分鐘熱度,大學念了日文系,讓我開始渴望成為像日本職人那樣的人,應徵進大石茶房之後一直很努力在工作中尋找熱情,就是想改變自己三分鐘熱度的個性。」

 

三分鐘熱度的小孩長大後,成了濃眉大眼、眼神堅毅的陳東琳:「在大石茶房這8年,說沒有職業倦怠是騙人的,雖然我一直很努力在工作中尋找熱情與成就感,但是,再喜歡的工作還是免不了撞牆期,離職的念頭斷斷續續出現幾次,2016年真的把工作辭了,因為我想找尋自己最想要的東西;跑到日本短居3個月,考了台灣很少見的『日本茶講師執照』,兜了一圈之後,發現大石茶房還是我最想要的工作,又跑回前公司,花了很久的時間重新找回日本老闆對我的信任。」



除了深厚的日本茶道底蘊,陳東琳也是一位愛地球、盡力減塑的實踐者。我們七月初第一次造訪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事先上網做功課,知道剛開幕人手不足、霜淇淋內用是塑膠杯裝,我與小女便自備環保杯入店點用霜淇淋,綿密的抹茶霜淇淋上面還撒上細細的抹茶粉,風味更添濃郁,是我們在台灣吃過最道地的抹茶霜淇淋!一吃驚為天人的我當然對老闆溫柔勸說(曉以大義):「霜淇淋還是裝在玻璃杯裡拍照比較好看,也比較環保啦!」

 

正值暑熱,難忘抹茶霜淇淋的濃厚滋味,一個禮拜後我跟小女再度前往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正要拿環保杯出來裝霜淇淋,型男老闆馬上說:「因為剛開幕店裡只有我一個人,又要沖茶又要洗杯子真的忙不過來;現在我有多請一位夥伴,店內用的飲料跟霜淇淋全部都改成玻璃杯裝了。」



「多請一個人?那不就又增加營運成本了?你的三百萬銀行貸款不是已經壓得你喘不過氣來了?」我忍不住驚訝,不自覺把聲音提高了八度詢問他。

 

陳東琳回給我一個無奈的微笑:「地球只有一個,能替她盡點心力,是應該的。內用的部分我可以多請一位夥伴負責清洗玻璃杯,但是外帶的部分如果要換成玻璃瓶,售價一定要往上調高,又會陷入高單價無法平民化的惡性循環,兩相取捨,我還是選擇使用塑膠杯販售外帶冷飲。當然,我也會努力推廣顧客們自備環保杯來購買外帶飲料,能做的我一定會努力去做!」

 

堅持每一杯現點現沖,用台灣手搖茶的價格就可以喝到日本茶屋的正統手刷抹茶,非常推薦朋友們有機會到高雄旅遊時,記得給自己一個優閒的午後,走進低調簡約的KANSYA Japanese tea salon,點一杯陳東琳最自慢的「抹茶拿鐵」,看他拿著茶筅專注地刷著抹茶,彷彿正觀賞著一幅流動的畫作,靜心體會一代茶聖千利休的「侘茶」之美。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廣州一街145之6號
          (捷運「文化中心站」3號出口徒步十分鐘)
電話:07-2233753(不能訂位,只能現場候位)
營業:週二至週四13:00-21:00、週五六13:00-21:30、
            週日13:00-21:00,週一定休
 
同場加映

圖片提供:
Annabelle Chien、陳東琳

王南琦

王南琦

文章 25

曾經腦子裡只有LV跟Chanel,曾經眼睛裡只有紐約、巴黎與東京,卻在走遍世界各地之後,猛地驚覺原來最美的就在身邊。台灣農村是我們足以傲視各國的珍貴文化遺產,希望透過「小店小革命」專欄,記錄帶著女兒小乖尋訪台灣319個鄉鎮的發現與心情;在農村光速消失的現在,帶著女兒一起,持續找尋台灣永續農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