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從一開始說清楚,否則之後萬劫不復!

by  褚士瑩

跟不認識的人說話很難,但跟認識的人說話,其實更難!

 

這是為什麼,每當我聽老一輩以分享人生智慧的角度說明人脈的重要性:「要解決問題的話,去找認識的人比較好說話。」都覺得他們說的只對了一半。

 

 

對於外向、喜歡社交,或是做生意的人可能如此,因為找認識的人算互相「交關」,對我卻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買個手機、辦個健身房會員卡、看個醫生,本來就是有沒有認識都差不多的事情,為什麼要特別找認識的人呢?

 

作為一個個性比較內向的人,要解決任何問題,我反而覺得不認識比較好。對我來說最單純的,是趁三更半夜打電話給客服專員,或是聊天室的線上客服,正因為我們完全不認識,所以我反而可以非常清楚,不帶情緒地陳述我的問題,往往也可以得到適當的解決,或需要的答案。

 

很多人覺得跟認識的人表達自己的想法比跟陌生人容易,對我來說,卻完全相反。因為對於認識很久的家人、朋友來說,無論我們說什麼,一切似乎都已經太遲了!他們在我身上,早就已經貼上各式各樣的奇怪標籤,並且有著根深蒂固的成見—比如我就是一個喜歡吃芒果乾的人、一個高傲的人、一個學什麼語言都很快的人、一個國際志工、一個喜歡喝冷凍伏特加的人、一個終年旅行定不下來的人、嘉義人。每想到這些,我就會嘆長長的一口氣,「做人好難!」

 

從小成長的過程中,身為一個性格上較為內向、害羞,語言表達也不喜歡誇張、激進的人,我總是覺得要面對這些標籤跟成見,要做自己、說真話,是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對害羞的人來說,最立即簡單的方法,似乎就是逃避、不要把自己真正的想法說出來。

 

但久而久之,不說出自己想法的代價卻是最大的。

 

比如說我只是因為怕避免衝突,所以有一次沒有拒絕別人送我的芒果乾,而且假裝表現出很喜歡的樣子。沒想到一次、兩次之後,越來越多人,都開始以為我真的很喜歡芒果乾,一直收集各式各樣的芒果乾送給我。

 

實際上,我雖然喜歡吃芒果,但一點都不喜歡吃芒果乾。

 

只因為我一開始沒敢講清楚,經年累月下來,幾乎所有的親戚朋友們,都以送我芒果乾為樂,這點讓我非常苦惱,常常打開食物櫃,掉出幾十包已經變黑、甚至發霉的陳年芒果乾,不堪其擾,但每一包裡都蘊藏著某個人的美好心意,如果我現在突然說實話的話,如何解釋我長久以來沒有說真話?

 

「喜歡吃牛肉的人,不見得喜歡吃牛肉乾啊!這很難理解嗎?」面對著廚房裡無止境增加的芒果乾,我的心裡不斷吶喊著,但這一切似乎只能怪自己。

 

「不過這也是甜蜜的負擔啊!」我只好想辦法用正面態度來安慰自己。

 

但每次只要一想到這輩子,要淹沒在芒果乾中,而且永遠不能說實話,就覺得壓力好大,我意識到一條血管,可能就永遠要被我不敢說不的「正面思考」阻塞住了。而且顯然被我阻塞的血管,還不只芒果乾這一條。

 

每個標籤跟成見,都有一些道理,也有不同程度的錯誤,但因為我沒有及時解釋錯誤的部分,成見就變成了別人眼中的事實。

 

 

比如我學語言當然沒有比別人快,只是針對我想學的語言,我會很努力去找到方法學習,但是學習的過程,一點也沒有比別人快。

 

我也不是「國際志工」,而是「在國際NGO組織上班的工作者」,可能別人覺得差不多,但其實義工跟有支薪的員工,明明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我喜歡喝冷凍伏特加,只是大學時代其中一段時間,非常短暫的事,興頭過了就再也沒碰過伏特加,甚至滴酒不沾,但因為曾經放在某一本書的作者介紹裡,所以在網路上找資料的人,總會拿來當作事實說。

 

我喜歡旅行沒錯,但完全沒有定不下來這件事,這只是一般人對於旅行者想當然爾的隨意解釋。

 

嘉義人這件事更離譜,因為以前台灣的身份證上有莫名其妙的「籍貫」欄,按照規定必須跟隨父親,印象中父親小時候住嘉義朴子,所以很久以前有一回填國家圖書資料館的作家資料時,就理所當然地把「嘉義」寫進籍貫欄,但後來隨著取消這個規定後,我也就忘記了這件事。

 

後來有一個版本的國小國語教科書,收錄了一篇我的文章作為課文,我很驚訝地看到作者介紹部分,引述官方作者資料,第一句就寫著「褚士瑩,嘉義人」。

 

雖然我覺得怪怪的,但是因為害羞,就沒有去向出版社要求刪除或更正,想說反正就一次也不會有人注意。

 

結果開始接二連三, 國中、小學、就連補校的各種版本課文,也都陸陸續續將我的文章收進去,而且也通通寫著「褚士瑩,嘉義人」。

 

「咦?你是嘉義人?」有一天我的姊姊翻著出版社寄來的教科書,突然抬起頭來問我。

 

我因此有令人吃驚的發現,為什麼全家只有我一個是嘉義人!

 

「你不是嗎?」我問我姊姊。

「我高雄人啊!」她幽幽地說。

「什麼!那我們其他親戚呢?」

「不知道。但大伯他們全家人,都說是臺南人。」我姊姊說。

「咦?我們不是一家人嗎?」我滿腹狐疑地問。

「日治時代嘉義行政區是『台南府』,所以他們從那時候就登記是臺南人了啊!」我姊姊的解釋,讓我一整個震撼。

 

因為每個人的身分證,都只有記載出生地,不再有「籍貫」,所以我在台灣的家人,要不是高雄人,就是台北人,親戚是臺南人,反正全家就我一個嘉義人是怎樣!(超崩潰)

 

而且褚士瑩是嘉義人這件事,還從此一直反覆出現在所有台灣的各版本中小學教科書上, 考試時如果學生不是回答嘉義的話,還會被扣分!

 

然後我才意識到,無論對象是認識或不認識的人,話若一開始沒說清楚,之後根本難以翻身!一開始就把話說清楚,實在太重要了啊!

 

 

同場加映

Fun下負能量:我的上台焦慮症

劉昭儀:你今天為所欲為了嗎?

賴芳玉:學會說話就學會改變的力量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褚士瑩

褚士瑩

文章 38

國際NGO工作者。長期協助整合緬甸公民組織,有效監督國際資源挹注緬甸革新。在台灣也與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弱勢族群、環境等議題。他喜歡寫作,航海,划獨木舟,騎自行車,喝黑咖啡,吃芒果。已出版「1年計劃10年對話」、「給自己十樣人生禮物」、「在天涯的盡頭歸零」等近50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