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老師有點煩

by  賴芳玉

她是某校新聘任的老師,自告奮勇地認輔偏差行為或適應困難的國中生。

 

她剛走進校園,耳邊隨即傳來一些嗤笑聲,「呦,這個女老師不錯,年輕、長相、身材都還可以。」但他們後來才知道,這老師有點煩,因為她滿腔熱血得挺煩人。(推薦你:縱行囝仔 陪孩子跨越心裡那座高山)

 

班上有個老大,就像終極一班的帶頭老大,以格鬥為天職,以義氣為依歸。

 

她費力地在講堂上說:「同學,這考卷只需要圈圈叉叉的,很簡單的!」

 

但很多學生仍然睡成一片。

 

她很無奈,叫他們起來。

 

原本趴在桌上的老大懶懶地抬頭:「老師,妳真的很吵耶。」

 

她討好地說:「起來寫考卷啊,前面都是圈,這麼簡單,填完就有分數了。」

 

老大嘲諷地說:「我們不在乎分數啊,分數是你們大人要的,又不是我們。」

 

她愣住了,這麼多年後,她還記得老大說的這句話。

 

她對老大頭痛不已,決定家訪,跟家長深度溝通,一進屋子,從廚房飄來一陣陣酸臭味,原來是正在煮餿掉的殘羹剩飯,她問老大:「這是要做什麼的?」老大一派無所謂的說:「這是今天晚餐啊。」

 

她又愣住了,不知該說什麼。當我們在討論規範時,這些孩子面對的是生存議題,我們這些身處優勢的人,能置喙甚麼?

(推薦你:王秋桂 邊緣教育的柔情推手)

 

 

她發現這些孩子不服師長或教育的方式,只有兩種能力,一是粗言回嗆,二是走人。她想發展孩子第三種模式,於是想到帶團體方式。

 

她想這群孩子不會喜歡一般口語式的團體,所以想到「嘻哈」團體,但她頭痛不已,因為她一點都不會嘻哈舞。

 

「老大,你來帶團體吧,我不會跳舞,我當你的學生好了。」她跟老大委婉商量。

 

老大同學撇撇嘴,睥睨著這個年輕女老師,想了幾秒後很義氣地說:「好吧,妳就當學生,我來教。」

 

但她真的毫無天賦,孩子們地板霹靂舞,耍得有模有樣,就她矬得像醜小鴨。

 

「喂,妳是有沒有在學啊?」老大不耐煩地斥責。

 

「老大,我真的很認真學,不然你下課後到輔導室來看,我每天都在輔導室練習……」她很委屈的解釋。

 

老大撇撇嘴,狐疑的看著這個四肢僵硬、不受教的學生,決定漠視她,轉頭對其他同學說:「好了,大家再繼續練!」

 

隔一周,老大說:「我決定了,以後最後一名的要請所有同學喝飲料。」老大想出一個懲處的方法。

 

她聽了很緊張,趕快去力邀另一位老師參加嘻哈團體,她心想先把這同事拐進來再說,這樣她就不會是最後一名了。

 

「老大,我有一位同事也想參加團體,可以嗎?」她心虛地問。

 

老大同學睨著這位學生,識破她的心機,但還是護短的點點頭。

 

「老師,我還有一個請求,可以有家教嗎?我真的很認真,但還是練不會,我可能需要家教……」她打蛇隨棍上,繼續提出請求。

 

他譏諷著說:「念書還需要陪讀喔……」

 

霎那間,她覺得好委屈,明明自己這麼認真還被奚落。

 

然後突然意會到一件事,原來這就是孩子們被貶抑時的感受,這一刻,她因著明白而哭了。

 

她體悟出一個道理,我們因為自己符合這社會的期待而處於優勢,不會被排擠,也不會是最後一名,但如果我們的條件不符合這社會,會變成無法生存的失敗者。

 

老大和同學們都被她的哭嚇到了。

 

她哭著對他們說:「我懂了,原來,沒有被看見、沒有被信任的感覺這麼難受,你們就是這種感覺啊!」

 

那一刻,換這群孩子哭了。

 

【《非常木蘭》LINE好友 @verymulan】

多一個管道掌握女力資訊,收看女力故事,加入《非常木蘭》LINE好友,就對了。

方法①點連結 https://goo.gl/hhNgXw

方法②搜尋好友:@verymulan

方法③掃描QRcode↓↓↓↓↓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賴芳玉

賴芳玉

文章 27

提倡兩性平權的公益律師,在為弱勢婦女提供法律協助的過程中,看見性別觀點的不平衡,時常導致社會輿論及判決方向忽略女性處境。「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究竟法律有沒有性別之分?她要以女性視角,點出司法中的性別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