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玫瑰花…致自己 feat. 手舞足蹈漢堡排

by  劉昭儀

非常難熬的一年是吧?還好,總算走到這裡了…



前幾天讀到紐約時報中文網,一位專欄作家選出自己最不受歡迎、點閱率最低的專欄文章…他發現直面問題的作品,總是惹人嫌。像是中國人最受不了的香港示威、新疆穆斯林等等。這篇自我解嘲的文章,竟然激發了我的鬥志,也想來試試直視自己的陰暗面,年底把對自己的不滿,來個年終大清倉!

 

歲末總是特別容易感懷,過去的三百多個日子,到底是時光飛逝?還是度日如年呢?看到各種年終排行榜,似乎條列整齊的數字,才能總結一年來的糾葛纏綿、千頭萬緒;那麼我就給自己來個當頭棒喝的排行榜吧?

 

1. 輸給先生的舊愛沒關係,至少讓自己不要太走樣,好嗎?

 

對舊愛(還好不是人,只是理想)的缺憾或執念還沒有圓滿,老公一個髮夾彎,又回到紛擾惡臭的江湖,中年過後的生涯轉換太驚險,我只能識大體的成全,表示最大的支持。但是因此家庭、工作、與財務一肩扛,把自己逼到牆角,然後被所有好心的朋友與家人詢問:「你看起來好累喔?!」其實他們想說的是:「你看起來糟透了!」

 

看開一點,沒有做到盡善盡美、偶爾擺爛放空,真的不會對不起誰,看看鏡子裡的自己,大聲跟著我唸:

 

「對自己逼人太甚也是一種霸凌!」



2. 工作的場域中總是會碰到孽緣,不要留戀快斬那些坐享其成、背信忘義的爛桃花吧!

 

在工作中遇到多數的合作對象,都是有共識、有禮貌、有職場倫理的文明人,所以掏心掏肺的在共同合作過程,本是應該。但被不懂江湖道義的輕慢對待之後,卻只能讓自己心頭吊點滴的憤憤不平,而惹事的繼續逍遙自在,我卻只能天天看著鬱積在胸口的那團烏青,生悶氣。

 

看開一點,就斷了合作的緣分吧!自己珍惜的善緣,不過是別人想紅的因緣。祝福白目的對方,有更美好的前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別人的跳板,多積陰德點數,讓我早日修成正果吧!

 

3. 如果孩子不夠努力進取,只能怪我自己太積極愛出頭、萬事傳便便;如果孩子做不到循規蹈矩,那也是因為我瞞騙不了自己對特立獨行的欣賞啊!

 

我不能一方面怪孩子總是動作慢半拍,一方面又急性子的趕快幫他把事情做完;我也不能假裝寬宏大量的說:只要跟同學一樣就好!然後要從小被我養成有自己想法和主張的孩子,不能反抗地變成學校工廠生產線的單一產品。我不該忘記,每個孩子都是屬於自己頭角崢嶸的存在,但是父母的選擇,會決定孩子成長的樣貌!

 

4. 對於死亡的遺憾,大概會繼續折磨我不知道還要多久,無力抗拒並且以為能夠因此永遠不忘記。

 

今年迎來無力回天的死亡:突如其來的媽媽,與一路照顧的好友。

 

沒有喘息的,像是完成專案般,行禮如儀的送行告別。然後才知道要面對的是,如濃霧般無法揮散的無力感。有太多的悔恨和沒有完成,會變成生者心中永遠的一個黑洞…一不小心,我可能會懷抱著無法再幸福的自我懲罰,走下去。



5. 你還有任性的權利嗎?敢不敢說走就走?即使很幽微的小火種你還敢不敢堅持點燃散佈?

 

沒有掌聲你可以不在乎;選的是沒人走過的小徑也不怕孤單。記得那些讓你的努力有意義的存在,即使是片刻也好,豐富甚至改變了某些人的命運。我不擅長佈置剎那間燦爛的美好,但願意引進滋養的陽光空氣與土壤…

 

因為想把握此時此地,享受生命的美好。「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舞吧!」我想以這樣的姿態,繼續未來的旅程。

 

2020前夕…致自己。

 

 

 

 

  


我的生存料理:令人跳舞的軟嫩多汁漢堡排


豬、牛絞肉(或只用一種絞肉亦可)各半,家中若有乾硬的麵包,拿來加入適量的牛奶泡軟爛(可以用食物處理機打碎、也可以直接用湯匙搗碎)。跟絞肉混合,加入洋蔥碎,生蛋,少許醬油膏,還有鹽、胡椒(或是其他你喜歡的香料)。以同一個方向轉動拌勻至有黏性,如果覺得太稀,再補點太白粉或蓮藕粉。

取適量捏成漢堡排,記得要先將肉排用兩手輪流甩動,將空氣排出,將漢堡排的中間輕壓,再入平底鍋少油煎。一面煎焦黃上色後翻面,然後蓋鍋蓋確保對流的高溫,讓漢堡排快熟。上桌前我還會撒上紅艷的蜜漬洛神花,不但小孩歡呼,自己看了也賞心悅目!

 

         

 

同場加映

與內在小孩四手聯「畫」,與生命傷痕握手和好

王琄、朱全斌、盧建彰、謝采倪:好好說再見,更喜歡自己

圖片提供:
羅亦庭

劉昭儀

劉昭儀

文章 37

女兒上高年級後,我開始尋找可以跟青(ㄙˇ)少(ㄒㄧㄠˇ)年(ㄏㄞˊ)分享的話題。我們一起討論從新聞中看到、想到什麼?問題是什麼?現在除了女兒,我想與你一起讀報,暫時放下令人傷神的日常瑣碎,在每月一次的新聞選擇中,交流彼此的女人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