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沙龍:移人的力量 【我與外籍看護】一起玩一起哭,她是微妙的「新家人」

by  黃詩茹

新北市的4年級退休老師Emma,委託仲介聘僱外籍看護照顧公婆近20年,歷經菲律賓籍、越南籍、印尼籍看護。公婆過世後,她與最後一任看護Santi仍保持聯繫,更邀請Santi一同參與「共融沙龍:移動、相遇、破冰」肢體工作坊

 

我們特別邀請Emma聊聊她作為雇主,如何與外籍看護在彼此生命中留下痕跡?如何一起面對親人離去?

 

Q:請介紹您的家庭背景,是什麼原因需要聘請外籍看護?

A:我們是一個大家族,公公婆婆有6個孩子,平常是大哥大嫂、大姊和他們同住,家人感情很凝聚。因為公公婆婆先後需要照顧,陸續請過4位外籍看護,包括菲律賓籍3年、印尼籍3年、越南籍8年半,最後一位印尼籍的Santi也是3年。

 

 

Q:在評估照顧方式時,有考慮過居家以外的可能性,或尋求其他照護資源嗎?

A:我們沒有考慮把他們送到養老院。尤其婆婆是養女,從小就沒有安全感,所以一開始就決定在家照顧,加上家族人力充足,可以輪流分攤責任和費用,但媳婦難免會比較吃重。

 

另外,也有申請醫院的居家護理服務,護理師每個月會來做量血壓等護理項目。因為家裡人手夠,我們沒有考慮申請長照的喘息服務,除了不放心陌生的居家照服員之外,喘息服務如果只有幾個小時,是絕對不夠的,除了平常的臨時需求,看護回國的空檔也需要比較長期的銜接人力。

 

Q:聘請外籍看護前,如何和被照顧者溝通或作心理建設?

A:通常第一次是最難的。一開始是公公需要照顧,但他的思想很開放,也還能行走,所以第一位菲律賓籍看護主要是陪伴。她會慢慢學中文,所以他們可以用簡單的國語溝通。

 

Q:仲介在過程中提供哪些協助?

A:主要是媒合,他們會提供看護的照片、過去的工作資歷,但沒有機會面對面。我們沒有解雇過看護,所以仲介提供的協助大概就是如此。因為身邊許多親友都有聘請外籍看護的經驗,相較之下,我們的仲介服務還算可以。

 

Q:您曾遇過看護失聯的情形,當時是什麼狀況?仲介是否能提供協助?

A:第3任的越南籍看護在快滿第9年,她必須回去的前半年跑走。有一天出去倒垃圾就再也沒回來,我們事先完全沒有察覺,婆婆非常失落,或許她也有她的選擇,只是這個選擇有點不公平。

 

那時候需要有人銜接,結果仲介提供兩種方式:一個是台灣籍看護,一個是非法外勞。最後我們拒絕了,因為這變成我們助長不好的風氣,所以當時家人要花比較多時間自己照顧,等了9個月,Santi才來我們家。

 

 

Q:還記得第一天和Santi見面的情形嗎?

A:Santi今年30多歲,有2個小孩,前一份工作是在新加坡的穆斯林家庭。她的個性很陽光、很有自信,第一天就表現得很篤定,不會恐慌。因為前一個越南看護的原因,我們本來也有點擔心,但後來發現她真的是很有智慧的人,雖然語言、生活習慣不同,但她很會觀察,也很會拿捏分寸。

 

Q: Santi主要負責哪些看護工作?

A:她來沒多久,婆婆就臥床了,她一直照顧到婆婆離開,大概2年的時間。除了白天的照顧,晚上她和婆婆睡在同一個空間,需要注意婆婆是否需要換尿布,或有發燒的情形。照顧臥床病人要更用心,很多臥床病人時常進出醫院,都是因為呼吸道或泌尿系統的問題。像婆婆插鼻胃管,一開始很容易嗆咳,Santi會找到嗆咳的原因,改善婆婆臥躺、餵食的角度。另外,雖然不需要她煮飯,但她很喜歡料理,主動說她想煮,所以我們會教她菜色,她都做得很好。

 

Q:勞雇之間有協議休假時間嗎?

A:只要她提前說,假日都可以休假出門,她喜歡去火車站聚會,尤其穆斯林的開齋、新年特別熱鬧。如果不出去,我們就支付加班費。我覺得休假是應該的,她們也需要抒發,雖然我們家空間夠大、家人都能溝通,但朋友間的相處還是很需要,不能因為大環境的問題,把她限制住。

 

Q:生活習慣、宗教信仰有需要互相適應的地方嗎?

A:飲食方面,只要知道是豬肉她就不會吃。晚上她會在房間做晚禱,她來的時候沒有帶《古蘭經》,我還去買一本給她。Santi也讓我對伊斯蘭教很好奇,這個宗教好像讓她在生活上有一種自我約束的能力。她的年紀就像我們的晚輩,平常都一起吃飯,過年也和小孩一起領紅包。雇主和看護之間是一種很微妙的「新家人」關係,所以雙方都需要有禮節和分寸,真的要把心放下來,信任她們。

 

 

Q:雖然有看護協助,您還是會感覺到照顧的壓力嗎?

A:經濟壓力倒不至於,但心理上確實會。當時我還沒退休,週五下班就趕去婆婆家,讓先生先回家補眠,等他來了再換班;有時候還是覺得有壓力需要抒發,我會一個人開車,從蘆洲繞到三芝、金山。但這是人生的必經過程,畢竟我們能陪長輩多久?

 

Q:看護的工作性質必須面對生老病死,婆婆離開後,Santi有適應上的問題嗎?您們後來如何維繫關係?

 

A:那天我們在醫院看過婆婆,一離開婆婆就不行了,Santi打來,一直哭。我們也很過意不去,讓她一個人面對,她哭了好幾天。通常如果被照顧者過世,她們就必須轉換下一份工作或回國,仲介讓她在我們家多待了一個月,等事情都辦完,我們也帶她出去走走。後來Santi去下一份工作,我們都有保持聯絡,有時候我會去看她,家族活動也會邀她參加。除了上次的肢體工作坊,我還想找烘焙課程讓她參加,她希望回印尼可以開烘焙店、做宅配。

 

Q:對於有聘僱看護需求的家庭,有什麼建議嗎?

A:不要什麼都讓看護代勞。像婆婆吞嚥慢,給她時間,她可以自己慢慢吃。如果都交給看護餵食,退化會很快。

 

同場加映

想起第一次離家心情的身體練習

越南看護目睹的台灣老後

照顧「鬆綁」,陪長輩找回自信

「移人的力量」系列文章由非常木蘭與蘆葦女力基金共同合作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黃詩茹

黃詩茹

文章 36

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宗教研究所。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文字企劃、採訪撰稿。 願以文字堆疊出一條小徑,通往有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