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沙龍:生命的選擇 【生產光譜】月釀杯媽媽Vanessa:無痛讓我更專注在生產的其他感覺

by  游婉琪

我生第一胎的時候是急產,當天早上覺得有點痛,去了婦產科結果被退貨。我賭氣想著,下次我去到醫院就要生,絕對不要再被退貨,結果在家忍到12點開始出現規律宮縮,叫車到醫院後,根本還來不及打無痛,1點就把小孩生出來。

 

和多數女性相比,其實我是一個很享受懷孕過程的人,或許是因為我年輕時玩得很瘋,現在覺得當媽媽甘之如飴。懷孕初期也曾考慮在家生產,覺得好像很酷,但需要家人協助,加上醫生告訴我居家生產不能打無痛,所以才改成自然產。

 

 

記得我躺在產台上用力時,護理師對著老公說:「爸爸手機來!」,她想幫我們拍攝孩子噴出來的過程,本來我們不想拍,但護理師堅持我們拍了不會後悔,結果證明是真的。在決定生產方式時,我花了前後約一週時間做功課,發現真正生產的實境,在網路上是絕對看不到的,畢竟每個人生產經驗不同,光是看一些孕婦分享文章,談論生產有多恐怖,不過是徒增擔心害怕而已,不如不要看。

 

懷二寶的時候,我進一步想挑戰水中生產,直到懷孕30周左右,大寶進入了需要專注陪伴的年紀,也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這些都讓我開始擔心,如果居家生產時,大寶在一旁看,我無法不顧慮他的感受,若要隔離他,那居家生產又失去意義,怎麼想都覺得不妥,最後還是改回到醫院,採取無痛催生方式,把二寶生下來。催生當天,我們早早把大寶送去上學,放學回到家時告訴他說:媽媽買了一個弟弟,帶回家之後就不能退貨囉!我們一直在努力學習,用孩子的眼光去看他的世界。

 

我認為,「溫柔生產」的溫柔,在於產婦是否能自由選擇任何想要的生產方式,尤其現代醫療進步,幾乎都可以配合。當然在選擇過程中,難免旁人有意見。例如老人家覺得催生不好,我們找醫生排日期時,我爸媽賭氣說,這樣孩子生下來就不需要算命啊!但我老公支持我,他說:「催生就是這孩子的命。」事後我們帶二寶去算命,算命師反而問:「這時程是有選過的嗎?」我們才知道是個孩子生下來會好命的良辰吉時。

 

 

經歷過兩種生產方式,感覺無痛真的有差。雖說是打了無痛,但過程中媽媽不是毫無感覺,從視覺(看著機器數字的跳動)、觸覺(感受到醫師護理師的手)、到即將要臨盆的膨脹感,都還是有在生小孩的感覺。無痛只是把痛覺拿掉,讓媽媽可以更專注在生產這件事情上。第一次生產雖然很快,但痛覺會讓媽媽失去理智,無論先前準備再多、知道自己要加油,真正進了產房,這一切都沒有用,像我是很幸運,急產體質所以妝髮完好,不然那麼痛、生太久了會尖叫到披頭散髮也是情有可原。

 

我的老公真的是神隊友,他就是個好好先生,不管我做什麼決定他都說好。一開始我還會煩惱沒有人可以討論,後來我慢慢發現,這才是被尊重的感覺,我自己選擇了想要的生產方式,但也要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女性懷胎10個月,過程中的每個感覺都是自己的,老公無論如何幫忙支援,身體的感受終究只有自己知道。

 

 

我也是到了懷胎以後,才發現子宮真的是一個很酷的器官,甚至強大到應該要統治世界。我們要取得精子很容易,但要可以讓子宮懷胎受孕,到能生出一個完整的小孩,需要多大的力量。但女生們通常都沒有很喜歡這個器官,甚至覺得子宮每個月替自己帶來許多麻煩,在懷孕之前,子宮給我的也大多是負面體驗,直到經歷了兩次生產。

 

在台灣,就像是女性生理用品,產婦目前沒太多生產方式的選擇,明明期待好的服務,但卻不知道該去找誰,或是只能靠多花錢。我選擇生產的醫院,不覺得生小孩是生病,如果多數醫院都能夠做到這樣,相信產婦生完之後會還想再生。

 

Vanessa / 口述   游婉琪 / 採訪整理

 

同場加映

【限額報名】《祝我好好孕》特映沙發

【生產光譜】醫生安慰我:在醫院生也可以很溫柔

【生產光譜】深信醫院很安全的我,生完的感覺...

【生產光譜】生產關鍵時刻,我的同性伴侶被擋在產房外

月釀杯,讓台灣女性的生理用品多一種選擇

圖片提供:
汪正翔、Vanessa

游婉琪

游婉琪

文章 29

游婉琪,花東新移民,曾任平面媒體文字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都更靠近山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