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沙龍:生命的選擇 【生產光譜】生產關鍵時刻,我的同性伴侶被擋在產房外

by  游婉琪

我和另一半是採取人工生殖方式受孕,因台灣法律規定不允許同志伴侶做人工生殖,於是我們飛到泰國去動手術,把捐贈者的精子放入我的子宮,很幸運地嘗試了兩次就受孕成功。

 

懷孕初期,身邊一些朋友有相關經驗,也常看到一些媽媽的分享文,讓我對溫柔生產有大概的了解,也曾經考慮過要居家生產。但當時我的另一半Corrine很反對,她覺得我們能夠懷孕得來不易,希望能把變數降到最低。

 

過去我沒有生產經驗,確實也沒有很好的立足點說服Corrine我們非居家生產不可,我們的產檢醫院又沒有提供樂得兒(LDR)產房(待產labor、生產deliverly以及恢復recovery都在同一間房,改善傳統生產時需要移床、移房的問題,讓產婦能夠專心迎接新生兒來臨,產後也能立即哺乳或休息。)最後我們選擇了一般人最常見的到院生產方式。

 

 

凌晨一兩點,當時我只感覺到寶寶在肚子裡劇烈翻身,很快地在沒有任何產兆情況下,突然間就破水。因為破水後如果24小時內沒有生產,情況會比較危險,我們到醫院簽完相關文件後,醫院就開始替我打催生針、浣腸跟剃毛,肚子上也架設了儀器,用來監測寶寶心跳與宮縮頻率。過程我陰道一直流出血水,事前準備的三張產褥墊根本不夠用。還好最後從破水到生下脆瓜,前後大約只花了10小時。

 

 

雖然我們家距離醫院只有10分鐘車程,但我卻開始感到驚慌,身體無法自制的抖動。因為同性伴侶關係還不受台灣法律保障,一堆文件Corrine無法代簽,讓我在已經很痛、全身發抖情況下,還得簽署一張又一張的同意書。也因為人工生殖費用昂貴,選擇以此方式孕育下一代的同志伴侶並不多,較少能交流懷孕生產經驗的對象。雖然我看了很多文章和書籍,但真正經歷時,那過程就像永無止盡般,不知道何時能看到盡頭。

 

我還記得當時在醫院,Corrine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可以惹怒我。原本在我想像的畫面裡,伴侶應該要緊緊握住我的手、摸摸我額頭、溫柔看著我、替我加油打氣。但當我劇烈疼痛時,看到她好像沒事一樣,一下參觀待產室、一下跑出去買早餐,邊吃早餐邊晃來晃去,實在讓人覺得很礙眼。

 

後來我氣不過,質問Corrine到底在幹麻?如果無法幫忙的話不如出去,結果她就真的轉頭出去。我急著趕緊叫她回來,Corrine也委屈的哭了,因為她真的無法分擔我的疼痛。這也是我後來決定打無痛的原因,我想當時如果我再繼續罵下去,可能生完小孩後伴侶也被我氣跑了。後來我發現很多媽媽身邊都有名豬隊友,才知道Corrine已經算是表現非常好的了。

 

 

說到打無痛,其實也不是想打就能隨時打,陰道要先開到3.5公分,還要等麻醉師有空。還好打了之後真的很愉快,伴侶關係也立刻得到挽救,我們開始能夠聊天、合照、吃吃小泡芙。後來護士開始要我試著用力,我還以為只是練習,沒想到胎兒已經進入產道。用力約20分鐘後,護士把Corrine叫來看,這時她已經可以看到寶寶的頭髮。

 

當我要進入產房時,因為Corrine和我沒有法律關係,雖然事前醫生答應讓她陪我進產房,但醫生出現前,護理人員不肯放她進去。直到醫生進來,Corrine才又回到我身邊。原本我們蠻想紀錄生產過程的,但當下只想趕快生出來,加上一身狼狽,根本顧不了這麼多。只感覺到上方有很亮的光,大家替我吶喊助威,因為打了無痛,我其實已經感覺不到宮縮的痛,就是聽護理師的指示用力,緊接著聽到手術刀「卡擦」剪會陰的聲音,感覺陰道裡面有東西在轉動,然後就聽到寶寶響亮的哭聲,我心想:終於結束了!

 

我從小就很想當媽媽,但因為是女同志,有段時間其實是放棄的。直到這幾年人工生殖資訊越來越普及,才重新燃起希望,不想因為自己是女同志,就放棄生小孩的權利。我們從決定懷孕開始,花了超多時間做功課,大概花了兩年做準備,蒐集了許多資料,包含吃什麼能幫助受孕、懷孕初期要注意什麼、餵母奶、育兒方針,甚至連小學都看好了,工作則是先調到比較沒有壓力的職務,讓自己能專心準備生小孩。

 

 

即使我做了許多功課,最後還是只能把一切交給專業。我認為溫柔生產應該充分尊重產婦的自主性,無論我是否是名女同志。但醫療體系給我的感覺,好像進入一條生產線、被當成一塊豬肉處理,每個人要摸我下體前都不必先自我介紹。明明生產是人生這麼重要的事情,除了醫生以外其他人,卻都是我第一次接觸,彼此間沒有連結。其實我們要的只是更溫暖的感覺、更尊重的對待,或至少可以叫出我名字,而不是只用「產婦」二字代稱。

 

口述 / Vivian    採訪整理 / 游婉琪

 

同場加映

【隊友告白】產檢過程不斷出櫃

【生產光譜】無痛讓我更專注在生產的其他感覺

【生產光譜】醫生安慰我:在醫院生也可以很溫柔

【生產光譜】深信醫院很安全的我,生完的感覺...

免費報名入場:《祝我好好孕》特映沙發

尤美女:婚姻平權不是戰爭,是一場擁抱

圖片提供:
Corrine、Vivian、VisualHunt

游婉琪

游婉琪

文章 29

游婉琪,花東新移民,曾任平面媒體文字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都更靠近山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