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融沙龍:生命的選擇 【隊友告白】在家生產那天,我這樣陪伴太太

by  游婉琪

之所以接觸居家生產,一開始是因為我和另一半淑婷一起到農村採訪,接連認識好幾位受訪者,都是居家生產。當下聽到覺得好特別、真是一個好妙的巧合。於是,當淑婷懷孕,我們在討論生產方式時,覺得居家生產或許是個可能的選項,雖然是淑婷決定我被動支持,但我也不覺得有任何不妥。

 

我們決定要居家生產後,首先找了助產師討論,發現居家生產不是登高一呼,說要在家生就能在家生,過程有許多需要準備。懷孕初期,我們和一般產婦沒兩樣,按時去醫院產檢。為了不讓長輩擔心,沒有特別和他們提,雙方父母都是澄澄出生後,問我們在哪家醫院要來探視,才知道原來是在家裡生。

 

記得長輩聽到的第一個反應都是:「怎麼會在家裡?」以為是發生什麼事導致急產,來不及趕去醫院。有了第一胎的美好經驗,4年後我們有了燦燦,除了準備比之前更充足,爸媽也比較能放心接受居家生產這件事。

 

第二次在家生產,澄澄迎接燦燦到來(上圖),黃世澤則為燦燦剪臍帶(下圖)。黃世澤 / 提供

我一直認為,小孩從懷孕到出生的每個過程,我都會想參與,希望自己可以在太太的旁邊,會想要看到孩子的每一段成長。生澄澄之前,我們有討論生產當天要做哪些事情:因為居家生產沒有催生,所以時間會拉很長,我就是協助淑婷運動,藉此減緩痛楚;選購了符合浴室空間大小的游泳池,讓她泡水放鬆;適時的替她翻身,買早餐、遛狗、拍照記錄等等。

 

雖然手邊都有在做事,但坦白說,第一胎我是到助產師來,心情才比較踏實。第二胎有了先前經驗,加上我們也邀請了一些朋友來幫忙,甚至連澄澄都有分配到任務,檢查燦燦有沒順利出來。除了多租了氧氣瓶外,過程中與第一胎沒有太大差異,心情更是冷靜許多。

 

我覺得人類對自己身體的感覺太沒信心,導致過分依賴醫生。當身邊同事朋友聽聞我們選擇居家生產,最常問的不外乎「有沒有燒開水?」、「所以現在還有產婆?」。我覺得生產選擇就像是光譜,存在許多可能性,但很多人除了到醫院生產外,其餘選項連想都沒想過,甚至因為不了解而全盤否定。

 

 

生產這件事情對我而言,除了物理上是由女性身體來執行外,其餘都應該是全家所有成員的事,因此只要時間允許,我想要盡可能參與。例如第二胎後期我工作較忙,沒辦法每次都到現場,助產師改成和我約視訊討論,確認我都有跟上進度。

 

懷孕生產過程中,我認為伴侶的支持是很重要的,產婦無論如何都要有陪伴一起走這趟旅程的人。像我們有些朋友,太太很想居家生產但先生有疑慮,這件事情不可能光憑太太一個人完成。我會建議有意居家生產的伴侶多找一些書來看、多找助產師來談談,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遇到不懂的疑慮,就多發問、多找資料,不需要被別人的經驗恐嚇。

 

口述 / 黃世澤    採訪整理 / 游婉琪

 

同場加映

《祝我好好孕》願生命都能溫柔來去

【限額報名】《祝我好好孕》特映沙發

【隊友告白】遇到問題一起找答案,生產也是

【隊友告白】產檢過程不斷出櫃

【生產光譜】無痛讓我更專注在生產的其他感覺

【生產光譜】醫生安慰我,在醫院生也可以很溫柔

【生產光譜】深信醫院很安全,生完感覺...

【生產光譜】關鍵時刻,我的同性伴侶被擋在產房外

圖片提供:
黃世澤

游婉琪

游婉琪

文章 29

游婉琪,花東新移民,曾任平面媒體文字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都更靠近山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