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的時光 劇場女神的舞蹈夢,謝盈萱:我喜歡女孩子多一點企圖心

by  陳苓云

謝盈萱現在想泡咖啡館,只能假藉工作之名。「通常是找簡莉穎,因為我一天到晚想找她寫新劇本。」劇場女神與新銳劇作家相約咖啡館,討論有什麼題材可以開發成作品,再慢慢偏離主題,朝「聊是非」的方向前進。「但她現在很紅了啦,所以……」女神話沒說完,眼神倒是很有戲。

 

所以,當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邀請她與一位被抽中的幸運網友共度咖啡館裡的跳舞時光,乘著夜色,一身黑衣,再忙,也要來角公園喝杯咖啡。何況,跳舞的「小事製作」楊乃璇,謝盈萱幾周前才動念要拜她為師。「像今天,舞跳著跳著,店貓的喵喵聲加入伴舞,這種不受控的表演場域,乃璇特別喜歡。她的身體有種野性的生命力,她的女舞者表演時,都像女巫。」

 

 

 

其實,不知道謝盈萱有沒有發現,她與楊乃璇的聲音質地相當近似,都是巫一般的魅惑低沉。但謝盈萱曾經非常不喜歡自己的聲音,「因為就不是主流的好聽。」然而,她的鐵粉、今晚的幸運網友Winnie,初次被征服,就是因為她的聲音。

 

大部分劇迷注意到謝盈萱的聲音,是因為台南人劇團的《Re/turn》,Winnie卻是從林奕華的《三國:巾幗無雙版》開始。「我很喜歡聽你說話,你的發音好迷人!坐在劇場裡,光是你聲音裡的power,就能在動作、表情前先讓我接收到這角色想說的話。像《理查三世》,雖然劇情有點複雜、看得有點吃力,但你的聲音表情讓我印象深刻,一路挨打著看下去也值得。」

 

《三國:巾幗無雙版》將原著《三國演義》中的英雄人物全由女性重新詮釋,謝盈萱的角色是女版曹操。《理查三世》謝盈萱演出理查三世的「聲音」,為以人偶形式存在於舞台上的理查三世賦予了靈魂。兩部戲都有點反串的味道,但直到近來火紅得連謝盈萱自己都搶不到票的《服妖之鑑》,她才真正一圓「演男人」的夢想。(同場加映:扮裝皇后讀繪本,勇於扮演自己最美)

 

 

「我一天到晚跟簡莉穎說,其實我可以演男人,但她從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理查三世》,才發現我是認真的。」作為演員,謝盈萱看到許多戲由男性演員飾演女性角色,卻很少有劇本讓女性扮演男性。即使「女力崛起」已成為這時代的流行語,她感受到的社會氛圍,仍是「對男生的開放性比較大,很害怕女生有企圖心」。這也是她欣賞「小事製作」的原因,「她們的女舞者都很不怕死,不畏懼社會的眼光—也許會怕,但試著掙脫。我很希望女孩子有多一點的企圖心,不管在工作或生活,這都不該被壓制或隱藏。」

 

演了男人後,謝盈萱還有另一件想挑戰的事:跳舞。「我就不懂嘛,許多舞團找演員跨界合作」,她以一種咬牙切齒的氣音不解地說:「怎麼都沒人找我!」

(同場加映:即興跳支舞,體驗混亂中開創新局的樂趣)

 

 

 

Winnie問:是不是你沒釋放出「我想跳舞」、「我想跳舞」的訊息?謝盈萱更激動了:「我一直在講、一直在講啊!他們就:『好好好…』,一樣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除了小事製作,「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台灣第一個全男子舞團「驫舞劇場」,都是她想合作的對象。「像驫舞劇場,就找黃健瑋嘛!找魏雋展嘛!」謝盈萱一把抓起側錄訪談中的手機,對著麥克風說:「去找他們就好啦!」

 

跳舞這麼吸引謝盈萱,她說,因為這是一件完全不同於演戲的事。但更深層的原因,或許與現階段她正關注平權、認同議題有關;主動開發劇本題材、挑戰飾演男性、跨界合作,甚至自己寫劇本,種種嘗試裡都看得到打破框架的企圖心。

 

曾經,「主流的好聽」這框架,讓謝盈萱不喜歡自己的聲音。然而,這杯咖啡的時光裡,她告訴我們:「慢慢的,我好像開始喜歡過去不滿意的自己。」

 

 

圖片提供:
汪正翔

陳苓云

陳苓云

文章 20

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