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書房 好好告別,好好開花

by  非常木蘭
戀愛時,有所謂「告白」;分手時,也有所謂「告白」。前者,即使你緊張得張口結舌,或告白後被對方發「好人卡」,也都畢竟仍是「好人」;但是,後者,你如何說,關乎你的品格,也關乎對方的傷痛,尤其關乎你們未來是否真能揮別過去,各自走出一條好路。

 

 

情路,險阻遠多於浪漫,婚姻尤然。若決定奔向他方了,分手告白時,不必嘴巴噴劍。一位教授在和大學戀人舊情復燃之後,要跟妻子離婚。他告訴她,他和那女人才是天生一對,三十年前他就想離婚了,只是擔心她沒法好好教養年幼的孩子,所以拖到現在。這樣的分手「告白」,對她是三重傷害,不僅是先生對自己的不忠理直氣壯,也否定了她三十年的青春與愛,而且懷疑她做一個媽媽的能力。教授先生另外還加她一條罪狀,指責她的職場成就讓他壓力很大。她哭著問好友,「如果我當初放棄升遷、拒絕加薪,是不是現在不會失去丈夫?」先生要走時,有千百種理由。你薪水太高,讓他尊嚴受損;你薪水太低或只是家庭主婦,買個東西他都讓你有罪惡感。只要他心情不好,就會怪你不能幫夫,讓他好累好辛苦。你把家整理得有條不紊,他指責你有潔癖,讓他在家也不能放鬆;反之,他認為你太懶、根本沒把家放在心裡。你愛漂亮,他懷疑你招蜂引蝶,你的美是給其他男人看的;你簡單樸素,他嫌你像大媽大嬸黃臉婆,帶不出門。你噓寒問暖,他覺得你嘮叨、管得太多;你讓他自由自在,他說你不在乎他、冷落他。

 

結婚前,你的缺點都是特點;他想離婚了,你的優點都是缺點。

 

那位教授嘴巴像刀,有人則是真的揮刀。一位婦人在離婚十八年後被前夫殺死,那男人十八年仍沒放手,最後釀成悲劇。這類社會新聞多得令人頭皮發麻。分手,一定要這麼殘酷嗎?跟一個曾愛過的人好好道別,有這麼難嗎?離婚若不狠不絕,就不能讓對方和自己的心死透?一定要這樣嗎?你想起人的臨終功課,「道謝,道歉,道愛,道別」,離婚,宣告一段你們曾公開承諾的長期關係死亡,不也應好好的「道謝,道歉,道愛,道別」嗎?

 

那個遠去彼岸的人……

 

生命(婚姻)消逝前最後回望,如果都是怨憤,不僅是對他人的否定,也是對自己一生的否定。而你留給別人的身影是美善或醜惡?是慈悲或慳吝?人都有一死,但別人還必須活著,你給他的餘生是溫暖的力量或傷痛、憾恨?婚姻有時而亡,但雙方都還有各自的未來。若能「亡者安息,生者安慰」,對人感恩,對己無憾,在撒手的那一刻,人我都無怨念,這樣的離去才是大解脫,是真正的放下和安心。

 

唯有此世能圓滿的告一段落,彼世才可能是極樂世界。如果帶著過去的怨念,怎麼可能走得輕鬆快樂?

 

離婚不是世界末日。你們相伴走過春夏秋冬成千上萬的日子,有冰封雨冷,也有風和日麗,更多的是共同困鎖在柴米油鹽裡的諸般無聊。謝謝那人和你相濡以沫,相依取暖,還有一起殺時間。那些殺時間的日子並不容易。不離不棄幾十年,你們應都盡力了,小吵小怨,此時都不足掛齒。

 

如果你們幾十年都磨合不了,終於決定各奔前程了,歡喜上路吧。分手,就是一起放手,各自前行。你們不必再困鎖在對方的人生格局裡,不必硬把自己的腳塞在不合適的玻璃鞋裡,人生將因此都有新的風景。別把你們婚姻累積的負面力量當作行李,彼此協助對方和自己放下,不要再相互亮劍。

 

 

試試只看自己的錯,我們都是不完美的人,都是半成品,都是瑕疵品,都曾讓對方刮了手、流了血、傷了心。道歉吧,誠心誠意。承認自己有責任,你的闇黑包袱立刻減輕一半。如果你覺得全是對方的錯,你並不是贏家。你將一路扛著這個闇黑包袱,陽光照不到你。分手前,何妨像追悼會上的影片,你們共同以記憶剪輯最美好的歲月,做為彼此告一段落的紀念。你們是彼此人生的一部分,承認你愛過他,謝謝他愛過你。這不僅對他人公平,也是對自己公平。

 

說來容易,這真的太難了。就算你這個被拋在此岸的人能在流血的傷口上開出鮮花,也仍需要那個遠去彼岸的人與你相互好好道別,才能圓滿。若有一方始終怨怒相向,雙方都不能真正解脫。

 

生日不快樂

 

你們離婚之後九個月,他終於發了第一則 LINE 給你,第一句就是譴責女兒不孝,將來不會有大成就,因為她們沒有祝他生日快樂。其實女兒記得他生日,你也提醒她們爸爸生日到了,她們一直在思考如何跟九個月毫無音訊的爸爸說生日快樂。但大女兒當時正在義大利、英國出差,還因美國CEO突然要她做一個簡報,她連續十八小時跨國跨時區工作,只吃一餐;小女兒剛好在飛機上,連在飛機上都買了 Wi-Fi 查資料做功課,可見忙碌。但這些對他都不是理由。

 

他九個月來第一則 LINE,沒問大女兒換新工作後是不是更能發揮所長?沒問在你們離婚後四天赴美念書的小女兒學費、生活費是否張羅順利、功課是否遊刃有餘?他很重視自己的生日,他坦承外遇那天,譴責你的第一個理由就是你沒有給他過陰曆生日,卻不提你在他陽曆生日為他辦的盛宴。而你當時已為工作身心交瘁,他日日譴責你的工作。

 

他第二段 LINE 是「我擁有第二個女人之後,了解更多男女之間的事」。他離去那天,你祝他一定要幸福,以免你們白白犧牲。但天可憐見,你畢竟是血肉之軀,你並不需要知道他們更多「男女之間」。你眼睜睜看著他再一次拿劍直直捅入你的心臟,而且轉動劍尖,那人曾是你最最信賴的人,你痛得沒法不顫抖。

 

最後,他說你們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了,你曾祝他幸福,現在他也祝你幸福。

 

繼續走在陽光下

 

過去的那九個月,你回想你們四十年的愛戀和婚姻,把它分成兩階段,除了最後半年,你們其實是美好的,連爭吵都少。所以,你對他是感恩的,也努力讓自己繼續走在陽光下。你的婚姻帳本裡很少負面的事,因為你未登錄,但顯然你和他的婚姻帳本不一樣。這就是你們的問題。

 

兩「願」離婚,不應是兩「怨」。既是想離,也離了,不就是共同相信你們不要「維持現狀」會更好嗎?兩人既然打破現狀,就應創造兩個比現在更好的未來,不是嗎?他擁有第二個女人了,你則是完全擁有自己了。你從早上睜眼開始,做的每件事都是自己想做、願做的事,你終於懂「隨心所欲」是什麼滋味。

 

你不必再凡事徵詢,凡事協商,凡事妥協。你努力讓自己找出離婚的好處。

 

一個月前,你開始一早一個人去碧潭走路,邊走邊看那些小草小花。以前你和多數人一樣,對路邊植物不屑一顧,現在你會用手機上的植物圖鑑 App 拍照查詢。當你知道它們名字時,它們就不再是路人甲,而是有名有姓的朋友。你發現你以為的鼠尾草,其實是叫狗尾草;你以為的茅草,叫象尾草;你以為是大大小小的黃雛菊,其實是黃鵪菜、山鵝菜或蟛蜞菊。另有一種匍匐滿地的粉黃色小花,直徑只有一公分,像極了蝶形荷包,它叫蔓花生。

 

你也發現很多美麗的花卻有著和它極不相稱的名字,譬如生命力強韌、花色或豔麗或如輕紗一樣粉嫩的「豬母乳」。你查到它名字時,真是為它叫屈,直到你知道花序成串成串黃中帶橘的美麗灌木居然叫「豬屎豆」時,終於忍俊不住,一個人在河邊笑了起來。這麼精雕細琢的老天手筆,我們人給了它這樣的名字。

 

但它何曾因被安了一個鄙陋之名,而讓自己變醜變枯變豬屎,它照樣好好生長、好好開花、好好結子,好好伸展它的每一天。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任何小花,不論多麼不起眼,人不看它,人腳踩它,它還是以自己的最大可能千姿百態,曲線、形狀、顏色,花瓣的波浪或皺褶,無不極其精緻。只要你願意彎腰細看,就會忍不住讚嘆。它的舞台只有那麼柔細的枝頭,花萼可能才幾毫米,但它們未因自己小得像粟米,低得像苔蘚,而疏忽任何細節。就算只能趴在地上,它們不因沒人重視而自暴自棄,即使被踩了,那沒爛的一半第二天依舊撐開了。

 

你沒有回他的 LINE,你畢竟只是凡夫俗子。你每天運動、讀書,希望自己活得像一個人,一個好人。就像那些野花,它們不叫野花,它們有名字,它叫豬母乳、老鼠耳,也叫寶釧菜。而豬屎豆,它是一種野百合呢。

 

它們是花,盡心盡力如任何一朵花,不自卑,也不攀比牡丹,只是好好開出自己的花。

 

  

        名:你的傷只有自己懂

        版:天下文化

        者:洪荒

作者簡介:台大哲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小說文學獎,和文學相忘(望)江湖,始終未忘情。洪荒在退休前三天,她的先生用WeChat告訴她他有外遇。隨即十天內辦完離婚手續,緊接著女兒出國念書。退休、離婚、空巢同時發生,她只剩一個人。人生有太多猝不及防。她雖一夕之間失去了四十年的摯愛,卻也慢慢察覺,若不是離婚,若不是一個人,她沒辦法好好跟自己對話,也看不到世間的好花及好美。她將婚變以來的心情化做文字,沒有破口大罵,不揭露瘡疤,卻使人更能感到她的痛。她還沒有復原,但她沒有失去愛的能力。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天下文化

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https://www.facebook.com/verymulan?ref=hl

文章 29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陪伴妳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