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resh台灣味 小米酒、老窗花…choco choco巧克力裡的台灣味

by  游婉琪

巧克力、蜜香紅茶與老窗花,能擦出什麼樣的火花?以老屋改建的手工巧克力店choco choco,把來自西方的甜點巧克力在地化,融合花蓮在地農產金針花、洛神花、蜜香紅茶等作物,以及小米酒、馬告、海鹽等原住民食材。讓每一口吃進肚裡的,不單是店主人的巧思創意,更蘊含著濃濃的台灣味。

 

 

 

choco choco的甜點師劉芳婷,美術系畢業後,選擇離開台北,到花蓮文創園區擔任行政助理。這份契機,讓劉芳婷與在地青年徐歷權共結連理,更意外攜手踏上了創業路。

 

 

即使自幼生長在台北,劉芳婷其實不太習慣都市繁忙的生活腳步,反倒從大學開始,就時常往東部跑。無奈擁有好山好水的花蓮,卻少有支撐年輕人成家立業的工作機會。畢業於傳播科系的徐歷權,原本任職於地方媒體,父親過世後,兩人決定多留一點時間陪伴家人,創業想法逐漸萌芽。

 

一開始,兩人鎖定開設甜點店,當時花蓮還沒有專賣巧克力的店家,「樂觀點想是市場還沒有被開發、悲觀點想是因為沒有這個市場。」然而她選擇相信樂觀。有了方向以後,浮現在劉芳婷腦海中的,是過去在台北時常造訪的手工巧克力店,因為一試成主顧,和店老闆成為朋友;當對方得知劉芳婷有創業念頭,熱情表示願意傳授巧克力的製作技術。

 

於是,劉芳婷先花了半年時間拜師學藝,和巧克力培養感情。緊接著,租了位於花蓮市區大馬路旁的黃金店面,開起了全花蓮第一家巧克力專賣店。即使有貴人加持,過去沒有創業經驗的她,考驗總是比客源提前一步找上門。

 

「一開始總是比較不懂事,當時我們算是蠻『憨膽』。」劉芳婷苦笑著說,總覺得店面就是要開在車水馬龍的路邊,才能引人注意、招來買氣。不料三個月蜜月期後,發現來往車輛大多直接路過,很少有人停下腳步。

 

 

生意遲遲未見起色,徐歷權回歸老本行填補家計,利用空閒時間接案攝影。當時花蓮沒落多年的舊街區「溝仔尾」,有旅店重新裝修開幕,找來徐歷權拍照,他意外發現轉角有老房子招租,兩層樓的空間比當時承租的店面更大,租金卻便宜許多。

 

 

眼看收入就快難以支撐昂貴的店租,兩人決定再不轉型不行。當時他們萬沒想到,choco choco的進駐會為這處人煙稀少的巷弄引來人潮,特色店家一間又一間的開,群聚效應下,如今成為旅客必訪的文青街區。

 

接地氣,引來買氣

 

徐歷權解釋,一開始轉型的想法很單純,原本店面不大,客人買了巧克力就離開。老屋翻修後,一樓除了開放式吧台,還可以擺放桌椅讓客人駐足,品嘗巧克力之餘也能與店主人交流,增加品牌黏著度;二樓搭建成免費展覽空間,提供花蓮在地或初出茅廬的年輕影像工作者展出作品。

 

有了新空間,劉芳婷開始思考:如何讓choco choco連結在地,轉化出巧克力口味上的創新。學藝術的同窗好友以畫筆創作,她則把巧克力當成顏料,試著與各種食材搭配組合,端上外型小巧吸睛,又能滿足味蕾的獨門創作。

 

 

 

各種在地口味巧克力中,第一個成功的代表作是「舞鶴綠茶」。市售茶巧克力主要結合日本抹茶,先以茶葉與鮮奶油同煮,直到鮮奶油吸收茶味後,再與巧克力混合;然而茶葉烹煮的變因多,溫度與時間若沒拿捏好,便會影響巧克力的風味。

 

當時劉芳婷認識了瑞穗老字號茶場吉林茶園的彭瑋翔,他開發出將綠茶茶葉磨成粉的技術,讓劉芳婷能以茶粉加上固定比例的鮮奶油煮成內餡,直接拌入巧克力,完整保留「舞鶴綠茶」風味,至今仍是受到顧客好評的長青口味。

 

另一個特色口味「火辣甜心」,則是用白巧克力拌入烤過的杏仁角,再結合馬告與花椒調味。一開始不太敢嘗試的客人,吃過幾乎都會就此愛上。

 

tone組合,完美比例

 

熟客經常帶給劉芳婷開發新口味的靈感,最困難的環節反而是調整原料比例。追求完美的劉芳婷會大量參考各種版本的食譜,再實驗出choco choco的版本。例如開發小米酒巧克力時,她參考了各種以酒或液態食材為主的巧克力食譜,再從中調整出最適合小米酒的比例。

 

 

雖然耗費許多時間,劉芳婷卻樂此不疲,「很像土法煉鋼作實驗,還蠻好玩的。」相較之下,身兼試吃員與財務大臣的徐歷權,不但因此胖了幾圈,還得在劉芳婷過分執著於完美時跳出來「喊卡」,畢竟經營一間店不比作實驗,還是得設下停損點。

 

「我們交往過程幾乎沒吵架,反倒是剛開店時很常吵。」劉芳婷笑說,自己負責製作巧克力、另一半負責接待客人,兩人個性不同,做事方式不同,因為分工,看事情的角度也大不相同。

 

吵歸吵,最後總是能磨合出解決事情的方式。當劉芳婷為了開發新品投入太多食材成本,徐歷權會捧著帳本出面阻止;當徐歷權為了營收額外承接的外務超出兩人負荷時,劉芳婷會適時提醒某些合作可能得先暫停。互相制衡的個性,就像巧克力與地方食材,幾經嘗試後總能找到完美比例。

對劉芳婷與徐歷權(左至右)來說,巧克力不只是甜點,更是在花蓮實踐地方創生的媒介。林靜怡 / 攝影

一片巧克力,一片風景

 

劉芳婷看待巧克力不只是甜點,而是傳達創作理念的載體。例如新推出的常溫巧克力片「一片風景」,以玻璃窗花紋理結合蜜香紅茶口味,將隨著老屋改建高樓、玻璃產業外移而逐漸消失的壓花玻璃,轉化成傳遞文化記憶的一片風景。

 

開店至今,choco choco已從單純的甜點店,蛻變成與花蓮生活及地方產業連結的特色店家。始終不變是,choco choco「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就像是一株紮根在花蓮的植物,不願離開汲取養分的土壤。

 

隨著逐漸打出知名度,經常有外縣市友人或熟客建議他們到外地開分店,但劉芳婷認為,既然強調在地,就不該離開花蓮。「我們覺得這有點像儀式,不希望我們的巧克力變成全台到處都買得到的伴手禮。」或許營收有機會因為分店而提升,但兩人寧可把心力放在眼前唯一一間「旗艦店」,專注創作不只是甜點的巧克力。

 

 

下個階段,choco choco希望能把巧克力當成跟觀光客對話的工具,實踐地方創生理念,讓花蓮成為旅人願意再三造訪的小鎮。從食材到意象,當遊客走入老屋改造的choco choco,眼前看到的、嘴裡吃到的、烙印在記憶裡的,都是對花蓮的美好印象。

 

 

同場加映

米料理的N種食味,一座島的多元成家

胭脂,保存食的宇宙裡覺知台灣

Muskun Bar,一起飛魚沙拉、馬告咖啡吧!

圖片提供:
林靜怡

游婉琪

游婉琪

文章 35

游婉琪,花東新移民,曾任平面媒體文字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都更靠近山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