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書房 有毒姻親:讓你知道「誰」才是老大!

by  非常木蘭

很多控制狂會想盡辦法要自己的孩子或孩子的伴侶進入家族企業工作,這樣他們不僅能干涉你的個人生活,同時也能掌握你的生計來源。無論情況或條件有多好,替公婆或岳父母工作本身就有一定的風險存在。這種權力關係非常不對等,就算有潛在的經濟利益或表面上的生活保障,最終你要付出的代價可能遠比這些收穫還要大。

 

紮著長長黑馬尾的瑪拉(二十七歲,舞者)剛結婚不久,她先生羅伯在家族經營的會計師事務所上班,跟他叔叔和他父親傑克一起共事。瑪拉告訴我,傑克一直在其他人面前斥責羅伯,而且好像很喜歡讓他沒安全感。雖然他們說未來事務所會交給羅伯管理,但瑪拉更擔心眼前的景況。心煩意亂的她氣呼呼地來找我,因為傑克徹底毀了她和羅伯早在一年多前就計畫好的歐洲之旅:

 

「再這樣下去,我真不知道這段婚姻還保不保得住。羅伯一直活在恐懼的陰影裡,擔心自己會讓他爸爸失望。在我們準備出發去歐洲前一個禮拜,傑克突然說我們不能去。他告訴羅伯:『我真不敢相信這種時候你居然還有心情出去玩。你明知道我們其中一個大客戶正在進行審計,而且你的紀錄備存作業就跟往常一樣落後一大截。』羅伯聽完後畏畏縮縮,不敢回話,他爸就說:『拜託!你可不可以長大一點?一次就好!這是你欠我的,你應該留在這裡,不是像個白痴一樣在歐洲晃來晃去,浪費一大堆錢。』這根本就是鬼扯!第一,那只是例行審計,他爸和他叔叔都應付得了;第二,他們明知道我們已經把所有機票、酒店和其他需要預約的活動都訂好了。結果羅伯竟然一點也不氣,他說,他爸這麼不高興,就算去了歐洲,他也會玩得不開心,所以……對,沒錯,我們把所有行程全都取消了。起先我還很難過,但現在只剩一肚子火。我到底嫁給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啊?如果以後都要過這種生活,那很抱歉,別把我算進去!」

 

 

傑克出手阻撓的時間點很有趣,更有趣的是,為什麼羅伯要待在一間把他當白痴看的公司上班,讓自己陷入婚姻崩解的危機?沒錯,他將來有可能會繼承、接管事務所,但到了那個時候,他還剩下多少自尊可言?一直拉著他前進的那份希望渺小到幾乎算是不切實際的期待。具有控制型特質的人會用看得到、吃不到的獎勵當誘餌,就像把胡蘿蔔綁在棍子末端一樣,讓站不住腳的情況看起來似乎可以忍受,等到你拚命往前跑、準備跳起來抓胡蘿蔔時,他們很有可能會直接伸手把胡蘿蔔搶走。很多控制狂會向家庭成員做出遙不可及的承諾來換取對方的順從,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控制狂不是退休、就是離世,而多年來懷著期盼、容許自己遭受虐待的成年子女卻發現當初的承諾與獎勵根本不存在,真正遺留下來的只有內心滿滿的痛苦,以及飽受侵蝕、千瘡百孔的情緒創傷。

 

受到控制型姻親影響的婚姻無疑是憤怒、怨懟與鄙視滋生的溫床。你會對那些獨攬大權的人滿懷憤恨,看著他們用惡劣的手段在幕後操縱一切,不肯讓你過屬於自己的人生。除此之外,你也可能會跟瑪拉一樣對伴侶的怒氣越積越深,因為他們沒有能力從不健康的情況中脫身,或是無法保護你免受干擾;與此同時,你的嘮叨也會加重伴侶的負面情緒,畢竟這些問題已經讓他覺得很丟臉了,現在又要面對額外的壓力。這種絕望又令人難以承受的惡性循環會慢慢腐蝕夫妻之間的婚姻生活,也難怪很多擁有控制型姻親的人會想舉白旗投降了。

 

他們的錢,你們的人生

 

對控制型姻親來說,金錢與認同之間有很強烈的連結關係。他們通常會根據你的選擇來決定是否要給出自己的資源,一切端看你取悅、討好他們的程度,而獲得的資源多寡就是他們給你的評價。正如瑪拉與羅伯的案例所述,只要你和伴侶順從他們的要求,他們可能就會答應給予豐厚的財務獎賞。

 

莎拉的婆婆克萊兒同樣也利用金錢作為控制手段,企圖重新創造出一個不復存在的家庭結構:

 

「戴文的媽媽不只用罪惡感,也用金錢全面掌控他的人生。她知道我們手頭比較緊,所以就利用這點當工具,抹煞了所有我們不能去探望她的理由。她會出錢買機票,讓我們覺得自己別無選擇。克萊兒非常大方,可是她的慷慨背後都有小小的——喔不對,是大大的附加條件。現在她說她願意幫我們買房子,可是一定要買在科羅拉多州,也就是她住的地方。她一直說些像是『在這裡打造理想的夢幻家庭不是很好嗎?要是我們能住在同一座城市不是很好嗎?我之前有看到一塊漂亮的地,很適合你們』之類的。問題是,我跟戴文一點也不想住在科羅拉多。我們的生活在這裡,在洛杉磯。戴文問她能不能借我們或幫忙出錢在加州買房子,她一口回絕,說是因為加州房地產價格炒太高了。」

 

 

克萊兒想表達的意思非常清楚:照我的話做,錢就是你們的;不照我的話做,你們一毛也拿不到。雖然她試圖利用財務控制他人的手法比傑克溫和許多,但還是改變不了她想用金錢建立關係、緊緊綁住孩子的事實。

 

無限加碼

 

有些控制型姻親一旦發覺提供金援的手段無效、事情沒有按照自己的計畫走,就會轉而用剝奪繼承權或財務懲罰的方式來威脅自己的孩子。

 

任職於地方電視新聞台的史蒂芬妮(四十五歲,文稿編輯)嫁給了身材高大、個性外向的攝影師同事安迪。史蒂芬妮先前有過兩段婚姻,安迪的父母無法接受,認為史蒂芬妮不是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媳婦人選,因此非常反對這門婚事。

 

安迪說,他的父母非常頑固、觀念也很死板,當他宣布要娶史蒂芬妮的時候,他們立刻抓狂,想盡辦法勸他打消這個念頭。史蒂芬妮告訴我:

 

「他們的行為真的很瘋狂。我們結婚前,安迪經常待在我家,他們會一個晚上打三、四通電話來查勤。後來他們發現自己無法讓安迪改變心意,於是就說,如果他真的娶我,他們就會跟他斷絕親子關係,把他從遺囑裡剔除。喔,他們當然有提醒他遺產價值多少啦。安迪一開始無法承受這些壓力,因此我們分分合合了好一陣子。最後我告訴他,我沒辦法嫁給一個完全受爸媽掌控的人。」

 

安迪接著補充:

 

「我不曉得遺囑的事是不是認真的,老實說我也不是很在乎那些錢,但我知道他們一定是氣壞了,所以才會拿這個來威脅我,而我的確很在意自己居然讓他們氣到這種地步。我很清楚結婚後難免會有些難纏的問題,但是我真的很愛這個女人,任何人事物都無法阻止我娶她為妻。我努力想讓每個人都開心,所以我向爸媽保證,他們一定會喜歡史蒂芬妮,同時向史蒂芬妮保證,情況一定會有所改善……雖然我自己也不是很相信啦。」

 

 

以上敘述點出了控制型姻親常用的殺手鐧,他們會以可怕的財務後果作為控制工具,要脅他人不得違逆與反抗。你和身邊認識的人聽過多少次像是「如果你跟那個人結婚,我就把你從遺囑裡踢掉」,或是「如果你不去念醫學院,我就切斷你的金援」之類的話?在安迪的案例中,他的父母認為史蒂芬妮道德水準低下,但他仍執意娶她為妻,這讓他們覺得自己正逐漸失去對兒子命運與人生的掌控權。一旦安迪挺身反抗,他們就會展開報復,希望這些壓力足以讓他放棄史蒂芬妮。

 

我告訴安迪,我無法預測他父親會不會真的把那些口頭威脅化為實際行動。我看過有些父母確實說到做到;有些則只是想用狠話威逼、迫使孩子屈服,最終還是選擇讓步。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假如他允許父親掌控自己的擇偶權,那未來還得面對多少更誇張、更恐怖的災難?

 

     

        名:有毒姻親

        版:寶瓶文化

        者: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 Ph. D.)&唐娜・費瑟(Donna Frazier)

作者簡介:國際知名諮商師、講師及作家,作品包含紐約時報暢銷冠軍《愛上M型男人》、《母愛創傷》、《跳痛的愛》、《情緒勒索》和《為什麼他說謊,卻毫無罪惡感——看清愛人的謊言,化心痛為重生力量》等書。現於加州洛杉磯執業。

 

同場加映

平路X許皓宜:父母與子女,因為很愛所以很難

無條件的愛存在嗎?平路X賴芳玉:放下才自由

圖片提供:
VisualHunt

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https://www.facebook.com/verymulan?ref=hl

文章 25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陪伴妳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