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沙發 王琄與唐立淇 樂在單身不寂寞

by  李玉玲
歧視成熟人,反映出對老年的抗拒。台灣已走向老年社會,現在不善待老人,就是不善待自己。

「獨居時代,一個老女人和貓,對正面思考的人生,翻一百萬次白眼!」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十月新戲《洋子Yoko》,取材自日本著名繪本《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作者佐野洋子人生最後散文集《無用的日子》。

癌症復發被醫生宣判只有兩年生命的洋子,把剩下的存款買了一台積架車,得知死期的同時也獲得自由。擔綱飾演洋子的王琄不時思考:如果只有兩年,我會怎麼活?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十月新戲《洋子Yoko》劇照。無獨有偶/提供

九月排戲空檔,王琄和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學妹、星座專家唐立淇相約「女人沙發Women’s  Talk」,一位是熱情利他的獅子座,一位是專注完成自我的天蠍女,個性雖然差很大,但都是快樂而自信的單身女郎。如果只有兩年?她們也和洋子一樣,把握時間,做點瘋狂的事,然後,和地球說掰掰。

王琄(右)與唐立淇(左),樂在單身不寂寞。林敬原/攝影

問:兩位都是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北藝大)戲劇系畢業,為何念戲劇?劇場對妳們產生什麼影響?

唐立淇(簡稱「淇」):
我和學姐差一屆,都是戲劇系「祖媽級」畢業生。小時候雖然學過鋼琴、畫畫,但要我只彈琴或只畫畫,可能會瘋掉,就選了綜合藝術的戲劇系。

王琄(簡稱「琄」):立淇是聯招第一屆,我還是獨立招生,和大學聯考同一天考,如果沒考上什麼都沒了,要有破釜沉舟的決心。不過,我的選擇是對的,很快樂,學校一堆怪咖。

淇:我雖是聯招,志願卡只填藝術學院,同樣破釜沉舟。念戲劇的人都很自high,有一次到埔心農場玩,晚上睡在馬廐,第二天,演起隱形眼鏡掉了趴在地上找:「我的眼鏡呢?」遊客都繞路而過,我們卻玩得很高興。

琄:我們會在街上練情侶吵架,大聲唱歌,像神經病一樣,不管別人的眼光,亂玩一通。一位朋友說,做演員要有複雜的感情,看起來是這樣,其實不是,捉摸不定是做為演員好的特質,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何時什麼情緒會跑出來。

淇:以前的我很害羞,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專長不在表演,站上台會看到同學、爸媽、老師…,沒進到角色裡。

琄:我沒這層障礙,知道台下有人,但會把觀眾當成風景。

 


淇:學姐比較自我,我在乎別人的眼光,只要看到台下有人皺眉頭,就會想是不是我怎麼了?

琄:我對別人眼光感受力也強,花了很長時間去除「認同」這件事,我問自己:不要掌聲可不可以?我想要尋找人的情感最大共鳴點,這個才是感動人的。

問:王琄從小就很「自我」嗎?立淇二十九歲學占星,是因為沒有安全感?

淇:學姐是獅子座,我是天蠍,固定星座的金牛、獅子、天蠍、水瓶活在自己的世界,我們服膺我們的感覺,相較於變動及基本宮星座,很容易單身。

 

琄:我喜歡自己做決定,報考藝術學院,也是考上了才讓家人知道。
 

淇:別人的眼光會干擾自我認同,我需要一個法則,天蠍是天生的女巫,很適合神祕學,有一段時間我在當配音員,空閒時就去學占星,從業餘開始,慢慢的占星收入比配音還高,更堅定老天爺要我走這條路。


琄:我曾迷惘過:劇場工作時間那麼長,收入這麼少,有一搭沒一搭,還要繼續嗎?同學丟一句話:懷疑就不要做了。我才覺悟:不要想了,就去做!當有一天該離開就離開,不一定要固守。

 

淇:類似感覺我也有。我學的雖是正規占星學,但在電視上需要淺顯方式講解,常被人誤解不學無術,我想是否應去國外占星學院進修,後來有機會去英國夏季學校上課,發覺不過爾爾,才認清應該放下執念,走自己的路。
 

問:有了自信後是否更能自處?

淇:
學了占星後更了解自己,命盤可以道盡一切。我的戀愛宮有水星,看到男生戴棒球帽,好帥!到了四十幾歲還是覺得帥。(琄:完了!完了!還在迷戀。)我不是喜歡「小鮮肉」,而是年輕的氣息,但年輕是頑童,Ok。老了還頑童,很恐怖!

當我對一個人好,對方回報的是越來越不在乎,我會想:你不愛我了嗎?我做錯什麼?感情開始變得不美好。有一天我終於想開,不要再談戀愛,從此我不再患得患失,每天都很快樂,所有錢留在自己身上。哼哼!我很清楚這就是我的罩門,不會再上當了。

 


問:戀愛可以說不要就不要嗎?

淇:四十歲那十年間都是胖的,我那麼愛漂亮,卻把自己弄到八十幾公斤,成了很好的保護色。

琄:這和內在需求有關,妳選擇一個保護色把自己罩起來,告訴別人:離我遠點,不要靠近。反過來,當妳決定談戀愛就會瘦,現在不就瘦了?

淇:錯!現在的我是女為「悅己」者容,悅的是自己。減重,不是為了談戀愛,而是為了健康,我花了兩年半慢慢減下來,現在爬樓梯不會喘,很開心。


問:王琄「自我」的個性是從小養成嗎?

琄:媽媽四十歲才生我,以為不會再生孩子了,希望我長大後招贅替王家傳宗接代,沒想到四十六歲又生我弟弟。弟弟沒出生前,所有的愛在我身上,後來什麼都沒了,我變得很安靜,學會觀察。女生被稱讚漂亮都會很高興,但我會說:頭皮下比頭皮上重要。很討人厭吧!可能受到母親態度影響,小時候的我像男生,大學才慢慢接受自己是女性。


問:妳更愛獨處?寂寞時不想有個伴說說話?

 

琄:一個人,還蠻自在的,我連寵物都沒養,植物也會被我養死。養寵物的話,拍戲時要交給誰照顧?寵物也是生命,會很可憐。我覺得自己完整了,不需要養貓狗。我需要大量獨處時間,全力以赴對付自己,連自己都對付不了,還要應付別人,太辛苦了。

 

淇:我有兩次養貓經驗,一次是當配音員時兼做櫃台工作,最多養了七隻。幾年前,朋友合送我一隻貓,是白色的金吉拉,他們要我閉起眼睛給我驚喜,當我睜開眼,臉卻是臭的,我家地毯是咖啡色,我穿的都是黑衣服耶,但這一切在一周後煙消雲散,牠太可愛了,很黏人,很有存在感。

 

 

問:一個人不覺寂寞嗎?

 

琄:想不到耶。你告訴我寂寞是什麼感覺。我喜歡一個人,或許因為無法忍受分離,很不會說再見,太揪心了,強烈的情緒戲裡都用完,所以生活喜歡平靜一點。

 

淇:固定星座都需要大量獨處時間,對不感興趣的事就會放空發呆,所以我們也不是多好相處,即使結婚了也會想:不要煩我們!

 

問:如何面對生病、老去和死亡?

 

琄:很早我就意識到要把自己照顧得很健康,包括健康的飲食、運動、練呼吸、靜坐、拍打,這幾年也參加共老團體,一群同好準備到南部蓋養生村。老是必然的,人都會走,但不要讓自己走得痛苦,要及早規畫。

 

淇:我是學占星的,知道自己會如何死,但我的命格有「自毀」傾向,才會把自己吃胖到那個程度,或許還未看到危機吧。我對老年的規畫:多存點錢,別人請一個看護,我得請兩個互相監視,還要裝監視器,免得半夜偷捏我,再不成,就去學姐的養生村。(大笑)

 

琄:最近在排《洋子》,我問自己:如果像佐野洋子被宣判只有兩年生命,我會怎麼活?與其躲在家裡一直害怕,我會去旅行,做點瘋狂的事。

 

淇:妳會積極治療嗎?

 

琄:不會。寧願活得有品質,好好規畫那兩年,然後掰掰,離開地球。

 

淇:我也不會,最近收到一位朋友的訃聞,跌了一跤,一摔就沒了,人生無常。

 

 

琄:我花很多時間清理過往,不想帶著遺憾離開,包括和好很多關係,人和人之間修得圓滿,很棒,好像不用再來地球了!

 

淇:天蠍不是不多情,只是深情不隨便用,如果朋友翻臉,要我積極地解開誤會,太麻煩了,不如不要相見。我也覺得下輩子不用再當人,唯一的牽絆是父母,剩下的就是過好自己的人生。現在的我還可以在事業上拚搏,每當讀者說期待看我的下一本書,那種被期待的感覺遠勝戀愛。

 

 

問:台北市長柯文哲說,30以上未婚女性占30%是國安問題,引發很大討論。適婚女性單身常被貼上「敗犬」、「剩女」等負面標籤,兩位都曾經歷婚姻,談談妳們的看法。

 

淇:男人講這話很自以為是,也在逞強。女生不結婚,不是沒人要,而是我們不要男人。我也曾走進婚姻,一年就離了,有了一張紙的束縛,看什麼都不順眼,離完婚終於鬆一口氣,好像馬廏門打開,又可以到外面奔跑,就算跑不遠都開心。

 

琄:為什麼一定要有另一半才能活得好?台灣社會對於單身女性歧視,尤其是演藝圈,女演員到了一定年紀就被邊緣化,沒戲演,歐美及中國大陸不會如此,隨著年齡增加,表演越成熟角色應該越多才對。

 

歧視成熟人反映出對老年的抗拒。台灣已走向老年社會,現在如不善待老人,就是不善待自己,因為,我們很快就會到那位置了。

 

 

問:兩位樂在單身是因為有專業可以獨立,女性要如何建立自信及自覺?

 

淇:要有興趣,一個很開心掉進去不求回報的地方。我很幸運能把興趣當工作,但即使不是,也很開心悠遊其中。學占星以後,每次逛書店總是在占星區看半天,想買小說就會有罪惡感,占星沒看完,憑什麼看別的,不想把時間浪費在興趣以外的事情上。

 

琄:要有信仰,不一定是宗教,而是相信某件事,為它付出努力不求回報。最近我和一群同好成立「台灣青春玩藝戲劇藝術推廣協會」,透過戲劇帶領邊緣青少年,再去醫院等地方演出服務爺爺奶奶,服務別人讓我快樂。

 

問:喜歡旅行嗎?喜歡一個人或是旅伴?

 

淇:旅行是福利,一定要的。不要等到不能走了再來後悔。我沒法一個人旅行,最好三、四人同行。以前可以走些辛苦的行程,近年來喜歡出國休息,有一次去海島旅行,躺在沙灘玩速讀玩了四天。在台灣會意識到身分,到國外才可以完全放鬆。

 

琄:趁現在走得動要跑遠點,我也不適合一個人旅行,喜歡半自助,要找到神一般的隊友帶著豬一般的我。旅行中會安排一天off,一個人在旅館「看家」,什麼都不做,就是發懶,看著天空的雲睡著,好舒服!

 

    

 

 

圖片提供:
林敬原、王琄、唐立淇 、無獨有偶劇團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4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