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沙發 紙上談新,也談心:品墨良行 vs FENKO鳳嬌催化室

by  李玉玲
如何用紙形容一個人?

 

首先,必須很懂紙。

 

這天,「紙的材料室」品墨良行創辦人王慶富,來到樹火紀念紙博物館隔壁的「FENKO鳳嬌催化室」,望著紅磚牆上陳列的各種紙沉思,在如紗般輕薄柔軟的「日本典具帖」前停下腳步。「我覺得Lino就像典具帖,年紀雖輕,但被教養得高雅又有內涵。」

 

Lino是樹火與鳳嬌的外孫女,長春棉紙關係企業第三代,也是「FENKO鳳嬌催化室」的催化者之一。她覺得王慶富就像「金點萬年紅」:「品墨的紅豆餅讓我想到紅色,紅當中又有金,很像小富這個人,溫暖、包容又細膩。」

 

王慶富與Lino(上圖右至左)相差近20歲,卻都在紙的創新中,體會到積累與扎根的重要。汪正翔 / 攝影

從平面設計出發,2012年,品墨設計轉型為品墨良行,成立「紙的材料室」,從紙的應用者成為推手,更向太陽借「光」,開始「晒日子」計畫,日子一晒晒了八個年頭,今年更晒出令人意外的紅豆餅。

 

位於長安東路的樹火紀念紙博物館,老店新生,去年在隔鄰成立新空間「FENKO鳳嬌催化室」,短短年餘時間,發表MICRO DRIFT 智能苔牆、紙紗大衣,展現初生之犢的生猛活力。

 

同樣玩紙,卻玩出不同的夢想。品墨良行創辦人王慶富(小富)、FENKO品牌統籌李依耘(Lino),應非常木蘭之邀分享「紙上談新」。兩人相差近20歲,聊起天來沒有代溝,倒像是「紙」一般薄得沒有隔閡。

 

食品衛生 vs 紙的材料室

 

小富:從小就對美的事物有興趣,大專念的雖是食品衛生,但立志朝設計發展。2002年決定成立工作室做設計。

 

說來奇妙,原本取名王慶富設計工作室,資料給了會計師辦登記,那天是周五來不及送件,周末去宜蘭玩,一大清早半夢半醒間,不斷出現「品墨設計」的聲音,下一秒就醒了。家裡拜關公,媽媽說,這是關聖帝君取的名字。

 

平面設計,紙張很重要,即使現在大部分工作都在電腦上完成,設計提案時還是喜歡用紙本。工作室備有上百種紙,每次要用的時候就翻箱倒櫃,我想:是不是有人和我有同樣的需求?於是有了「紙的材料室」想法。

 

 

 

2009年底陷入瓶頸,半年沒接設計案,瘋狂做了20款不同主題筆記本:日文、麻將、化學元素表、針孔相機、尼古丁、生理周期、離家出走…,這是品墨第一個應用不同紙張的設計企畫。後來決定做品牌,在好丘設立快閃店,2012年正式成立品墨良行。

 

 

生物化學 vs 紙的催化室

 

Lino5歲去澳洲念書,從沒想過會回家幫忙。我在雪梨大學主修生物化學,兩年多前休假回台灣,有一天做飯給媽媽吃,聊天時媽媽感傷地說:樹火已經二十多年,原想交棒,但共事多年的夥伴要出國進修,她雖鼓勵,也很掙扎:樹火要不要繼續下去?媽媽問我:可以回來幫忙嗎?

 

爸爸看到我很煩惱,提議:有無可能先回來半年?那晚和澳洲朋友電話聊了許久,我要留在澳洲繼續攻讀醫學,畢業後有個穩定工作,結婚生子,還是回台灣創造不一樣的可能性?最後決定給自己半年時間,2016年底回台,往返南投紙廠開會,看到紙業沒落,家族為了阿公創立的基業打拚,突然有了使命感。

 

樹火主力在教育推廣,是不是可以再玩點什麼,生出新的夢想?我念書作實驗時就喜歡「催化」的概念,紙張應該也可以被任何人使用、創作及發想,於是成立新的空間。鳳嬌是阿嬤的名字,新的空間就以阿嬤命名「FENKO鳳嬌催化室」,與樹火(阿公名字)牽出一條隱形的線。 

 

創新vs傳統,還有血淋淋現實

 

Lino長時間待在國外,獨立慣了,回來後與家人很多衝突,有一陣子非常痛苦,後來慢慢體會:多少人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和家人一起工作。現在還是會吵,就當成是相互學習的催化劑。我的年紀輕,想創新向前衝,向後拉的力量可以提醒我扎根的重要。

 

 

 

小富:「以紙為核心」是這兩三年才形成。每個月5日要付薪水、25日貨款,面對這些血淋淋現實問題,得想盡辦法在理想與現實間取得平衡。

 

2012年在永康街開店時,類似選品店,店內除了販售品墨設計商品,還有日本陶器,選物的成本高,一直在燒錢;「紙的材料室」也是很新的概念,初期生意慘澹,曾想過要不要收起來?直到這幾年找到對的工作夥伴,業績才從每個月幾千元、數萬元…不斷成長,趨於穩定。

 

目前,品墨在台北永康街,台中、台南共有4家店,外加紅豆餅快閃店,逐漸摸索出三個主軸:一,紙與植物;二,紙與文具;三,晒日子計畫。店內九成商品是自己設計,越來越純粹,利潤可以自己抓。

 

因應分眾市場趨勢,現階段「紙的材料室」像是輸出中心或小型印刷廠,還有設計師提供諮詢,從選紙、印刷到裝訂一貫化完成,量再小都可以製作,客戶更多元,包括:畢業生畢製、餐廳MENU、喜帖、節目冊等。

 

品墨良行走得雖是新創路線,如果創新沒有傳統的積累,很容易被取代。我一直在找尋品牌與傳統的連結。

 

有了手機,也不能沒有紙

 

Lino樹火紀念紙博物館1995年成立,小時候,媽媽會帶我去博物館上班,也常去埔里的紙廠玩,不過,那時造紙大部分已電腦化,機器生產。我最喜歡去烘紙區,抄完紙放在鐵板上烘乾,空氣裡飄散著楮皮纖維的氣味,彷彿置身植物芳療室。現在,手工紙需求變少,抄紙阿姨年紀也大了,不知道再過多少年手工紙會不會消失?

 

小富:Lino聞到氣味,我關注的焦點不太一樣,例如:造紙要用吸水紙,我會想:吸水紙原來是什麼樣子?沖咖啡的濾紙是錐形,原紙又是什麼?種水果的套袋也很美;手術房放器械的藍色紙、包食物的糯米紙……很多生活用紙都讓我很好奇。

 

 

 

Lino紙的用途、定義廣泛,不只植物纖維,塑料纖維也可做成紙。書寫之外,許多地方都會用到,只是被藏起來而已,例如:電纜、音響、手機…,都要用到屏蔽隔絕的紙。

 

小富:現在,設計界對於紙的運用更成熟,美中不足的是,大部分用的是國外紙。有了手機電腦後,書寫確實比較少,有些字都忘了怎麼寫。但我還是很享受寫字的感覺,一筆一劃有在「思考」,也傳遞了情感及溫度。前幾年流行鋼筆,書寫又有點回流,店裡常有客人來找鋼筆用紙。電腦再怎麼厲害,比不過人腦,書寫不可能被取代。筆記本的使用或許會減少,紙的需求不會變少。

 

Lino手機傳訊息太方便,寫字不再那麼必要,但我又開始寫日記,或許10年、20年後再看,會想起當時的我在想什麼?這些紀錄很珍貴。

 

曬紙,晒日子,日晒紅豆餅

 

問:2014年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獎的「晒日子」企畫,至今還在有機發展,一開始就知道有商機?

 

小富:品墨的辦公室三面採光,有一天,突然看到時鐘的數字竟然晒在月曆上。我是南部長大的孩子,勾起早年農家晒稻穀的記憶,腦袋啪啪啪好多想法閃過,「晒日子」計畫就出現了。「晒日子」計畫,把紙放在陽光下曝曬,泛黃,是很重要的概念,不能用中性紙。第一年晒月曆,南部炙熱的太陽3天就晒出字,晒了幾百本月曆。

 

 

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獎評選條件之一:要有商業價值。不過,2014年得獎時,這個計畫才執行兩年,有想法,還很粗淺。8年來,「晒日子」計畫辦展覽、活動,也有商品,有一陣子台北永康街街上店還有一區都是賣日晒的麵、米粉、香、咖啡、櫻花蝦…,不小心又掉入選品店陷阱,趕緊收手。今年,「晒日子」想做點不一樣-紅豆餅。

 

 

 

問:品墨良行賣紅豆餅,很難連結?

 

小富:「晒日子」計畫希望透過不那麼嚴肅的方式傳達一些理念。紅豆,是日晒經典食物之一,日晒需要時間,不想花時間就會用落葉劑。其實幾年前就想做,以日晒紅豆做出安全、無添加又好吃的紅豆餅。

 

烤紅豆餅溫度超過二百度,烤盤成分不好會釋放毒素,後來找到純紅銅,才確定可以做。不加膨鬆劑餅皮吃起來像發糕,試過很多方法,最後以物理方式解決。第一間快閃店設在松菸,又進駐文博會,3天賣了3000個,目前在台北華山快閃。

 

品墨的紅豆餅不會先調好麵糊冷藏,做多少調多少。烤餅很忙,調麵糊、加餡、蓋餅皮…,朋友如果想來聊天,我會有個「厭世臉」。

 

智能苔牆,紙紗大衣,都市森林

 

問:FENKO強調實驗精神,會有商業壓力嗎?

 

Lino商業比重雖然沒那麼重,也不能全靠基金會的經費。目前代理日本保存修復用紙,持續推廣;也有美術、建築、劇場、音樂等想玩材質的創作人洽談合作;今年則發展出新的路線FENKO MOSS。

 

籌備FENKO鳳嬌催化室時,一直希望這個空間能融合紙材與植物元素。剛好去台東時遇到一位送瓦斯阿伯,聊到穿梭山間送瓦斯的路程中,看到各式各樣的苔癬。團隊進一步了解後,發現台灣的苔蘚1500多種,生態非常豐富。都市長大的我們只知道苔蘚濕濕滑滑,其他一無所知,便決定在催化室養苔蘚,也因此發現養苔需要很大的平面,就想:如果立起來?之後又研發全自動化儲水循環系統,發展出MICRO DRIFT 智能苔牆,今年3月對外發表,目前已有診所等商業空間設置,希望在都市創造一片森林,帶來片刻的寧靜。

 

 

 

 

小富:昨天我也去朋友家做苔球玻璃罐。品墨除了「紙的材料室」,還有「材植材料室」,一些可以應用在設計的植物都有,不同的是,我們是秤斤論兩賣。

 

LinoFENKO目前也在研發以馬尼拉麻為原料的紙紗,7月,第一件紙紗大衣上市,未來還會生產其他商品。紙紗質感類似麻,可以丟洗衣機,不想穿了也會自然分解,不會造成環境負擔。

 

小富:FENKO做紡織,我們做紅豆餅,好像玩得很小家子氣,這樣對談OK嗎?我們有很不同的發展樣貌,進到FENKO我就幻想:如果品墨有這麼好的空間,可以怎麼做?

 

FENKO的空間,品墨的純粹

 

問:找到自己的定位價值?

 

小富:應該說慢慢找到了,現在的我,確定自己要做什麼,希望未來可以做到更好。「晒日子」計畫或許會獨立,紅豆餅則會在台北run一陣子再說。

 

Lino很羨慕小富的純粹,希望我也能做到這樣。現階段的FENKO不能只考慮自己,和紙廠需要很多的溝通。不過,能和家族一起為紙的傳承努力,看見自己的成長,很開心。

 

小富:朋友笑:一個紅豆餅才賣40元,接一個設計案幾十萬。但過去是為別人做設計,現在做自己想做的事,身體雖累,心裡很踏實,人生找到明確的目標,眼睛都會發亮。

 

 

同場加映

樹火配鳳嬌,紙的夫妻館

文化銀行,環保天燈進化中

清香齋二號院,烏龍茶道正青春

圖片提供:
汪正翔

李玉玲

李玉玲

文章 66

大學念的是新聞。曾於平面媒體主跑藝文新聞多年,少了政治口水,多了藝術的活水。喜歡與市井小民的訪談,總能感受到民間泌泌湧出的旺盛創造力。記者多年的職業病,成了好奇寶寶,和人聊天時,不自覺會像在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