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力量 鄭宜農:把真的自己掏出來,這一點都不簡單

by  黃詩茹

《海王星》到《Pluto》,隔了六年。做了很多事,也發生了很多事,然後我也長到不老不小的30歲。以前那個害羞、不好親近的鄭宜農,現在會笑了。

 

與人相處的時候我是M,但在音樂創作上卻是S。第一次包辦詞曲到製作,真的很爽。我是個暴君,大家要一起完成我的想法。這部分的我也是現在才認識的,現在會承認有一部分的我非常強勢、固執、不給別人空間。《海王星》還沒有這樣的鄭宜農,現在我的宇宙很大,而且有一個別人無法撼動的軸心。

 

以前寫的東西是和自己對話,現在可以和世界對話,而且幽默很多。或許我真的是求生意志很強的人,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很厭世,但其實人生幾度轉折,都是我知道必須這樣做。所以我應該是很努力地在改變自己吧?我知道自己沒辦法很輕鬆地過日子,我知道的,但沒關係。

(對談報名中|李烈 X 何曉玫 X 鄭宜農 :我們如何活出自己的樣子)

《海王星》到《Pluto》,隔了六年,長到不老不小的30歲。以前那個害羞、不好親近的鄭宜農,現在會笑了。鄭宜農 Enno Cheng / 提供

前陣子看了一堆科普書,研究黑洞、動物、植物種子,那些東西又連結到我的童年:家門前的山路、大樹,幾乎沒有人。

 

我很擅長獨處。一直存在的是孤獨,但我很慢才意識到什麼是寂寞。原來,當我很想被理解的時候,沒有人理解我,叫作寂寞。一旦認識寂寞,反而不太能獨處,只好想辦法解決它,或許是朋友、工作,又或許是酒精。經歷那段日子,現在我又回到孤獨很好的狀態。

 

我也常想「愛是什麼?我的愛長什麼樣子?」傷害、誤解、悲傷,都是成長的代價,也是學習愛的過程,讓我們長成一個更好的人。不需要太正面的文字,因為愛有時也很殘忍,我們還在摸索它的質量,我們還在長大。

 

《海王星》時期的聽眾多半是看起來和我一樣有點害羞的人。有一點寂寞、有敏感的靈魂,好像無法穩穩地踏在這個世界。如果音樂是一種陪伴和抒發,我們都在其中投射了那個無法與世界分享的部分吧。

 

 

所以每次上台,我都希望自己全神貫注,把真的自己掏出來,真的感覺到那個碰撞。在那個短暫的時空,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對的。還是會傷感,還是有疑惑,一樣害怕,那又怎樣?音樂裡有相信,相信裡有愛,愛裡有什麼?我們可以一起尋找答案。

 

鄭宜農口述 黃詩茹採訪整理

 

【Go For Your Life:活出自己的樣子】對談熱烈報名中

 

圖片提供:
鄭宜農 Enno Cheng

黃詩茹

黃詩茹

文章 40

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宗教研究所。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文字企劃、採訪撰稿。 願以文字堆疊出一條小徑,通往有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