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身體,自由的人 雙性戀媽媽 vs 異性戀爸爸,怎麼教小孩?開一間「孩好書屋」

by  游婉琪
讓孩子從小接受性別教育,自然理解如何尊重差異。

推開孩好書屋大門,好像來到了熟悉友人的家。女主人江珮瑾細細手沖著咖啡,男主人賴威任收拾著桌面上用剩的午餐。去年剛出生的寶寶「壯壯」,赤著腳在磁磚地板上爬來爬去,不時發出清亮的笑聲,這裡是花蓮第一間以性別友善為主題的獨立書店。

跟同性、異性都交往過的江珮瑾(右)說,自己是因為相對「幸運」,遇見了理念相同,可以共組家庭的異性賴威任(左),而迴避了來自社會上的歧視壓力。林靜怡 / 攝影

 

同志諮詢熱線資深研究員呂欣潔初次受邀前往孩好書屋演講時,書屋內正舉辦性別書展,一本本被普通書店列為「18禁」的性別書籍,排排放在醒目架上。五步不遠的距離,則是專門規劃給親子閱讀的童書區。讓呂欣潔忍不住笑說,台灣社會長年避談性教育,第一次看到有書店把性別書與兒童書放在如此貼近的空間內。(同場加映:扮裝皇后讀繪本,給孩子做自己的勇氣)

 

這家書店,沒有18禁的界線

 

今年二月才剛剛開幕的孩好書屋,是雙性戀媽媽江珮瑾的小實驗。早在結婚前,江珮瑾曾經利用工作之餘,前往花蓮舊鐵道商圈擺攤賣書、賣詩集,和陌生的臉孔推薦身旁朋友自費獨立出版的書籍,感受「如何藉由一本書,產生人與人的互動。」

 

 

江珮瑾在花蓮教育大學多元文化教育研究所就學期間,一有空就往花蓮知名的「時光二手書店」跑,研究所畢業,從澳洲打工回台之後,得知「時光」缺工讀生,積極向老闆毛遂自薦,開始在書店打工的日子。

 

江珮瑾的另一半,是長年關心花蓮海洋生態環境的前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主任賴威任。兩人因為搶救七星潭行動認識,婚後不久生下了壯壯,才知道壯壯是慢慢長大星球來的小王子,需要相當多的運動、隨時補充糖分才能適應地球生活。

 

賴威任回憶,起初他們在餐飲業友人的建議下,打算開一家水果涼麵店。這樣店裡隨時都會有滿滿的水果,方便壯壯攝取水果蘊含的天然糖分。然而實際試做評估後,發現有機食材成本高,加上近年來受到氣候異常影響,水果價格也是連年提高,一份售價太貴的涼麵,市場接受度實在不高。

 

 

 

正當兩人猶豫不決時,江珮瑾想起了心中一直想要經營一間書店的夢想。正好賴威任認識的賞鯨公司「多羅滿」有閒置空間,便以友情價格租下,讓江珮瑾與賴威任開始了一邊經營書店、一邊照顧孩子的生活。「現在我們三個人幾乎是隨時都綁在一起。」哄著在一旁不願被冷落的壯壯,江珮瑾微笑著說。

 

或許是感受到了父母的關愛,壯壯健康、緩慢、穩定的成長著,日漸茁壯。

 

 

 

替自己貼標籤,為性別議題出櫃

 

孩好書屋成立前,除了身邊親密的友人,江珮瑾鮮少主動對人提及自己的性傾向,即便是自家親人亦然。她表示,過去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就好」。直到這幾年婚姻平權與性別教育議題不時引發社會衝突,有天家族裡頭本來很關心疼愛她們的一名長輩,看到壯壯身穿彩虹衣服、揮舞彩紅旗的照片,生氣質問江珮瑾怎麼能夠利用孩子?

 

「既然不希望別人標籤我們,那不如自己標籤自己。」在這起衝突中,江珮瑾選擇勇敢出櫃,告訴家中那名長輩,自己其實是雙性戀,曾經和同性交往過,也曾經和異性交往過。如今不過是因為相對「幸運」,遇見了理念相同,可以共組家庭的異性,因而迴避了來自社會上的歧視壓力。

 

 

 

 

「你從小看我長大,會因為知道我的性傾向就不愛我了嗎?如果真的會,那到底是什麼原因?」江珮瑾溫柔地問著那位長輩,試圖讓對方理解,人們不應該為了彼此間的不一樣,就輕易選擇仇恨或傷害對方。許多對同志或不同性傾向族群充滿敵意的社會氛圍,都是因為不理解而產生。

 

這次之後,江珮瑾很開心地看見,那名長輩雖然見面之後不會主動談及性別話題,但依舊像過去一樣對壯壯一家三口給予關心照顧,有時看到江珮瑾在社群網路張貼性別相關訊息,還會在文章底下按讚。

 

 

賴威任則表示,社會組成本就多元,沒必要非得把某些人分類。現階段的社會缺乏性別教育,造成人們從小就對與自己不同者缺乏包容。如今既然有能力作一點點事情,他希望透過孩好書屋這個場域,讓孩子從小就接受性別教育,是要讓他自然理解如何尊重差異,讓社會慢慢回歸到本來就應該擁有的樣貌。

 

性/別聊天室,今日讓我們暢談性/別

 

事實上,孩好書屋關心的議題不只是性別,包含海洋、動保、原住民、新移民、核電、飲食文化、有機農業等。書店裡不定時舉辦各類主題書展,希望可以在資訊取得相對不易、民風相對保守的花蓮,喚起更多人關注社會議題。

 

 

 

 

沒想到就在江珮瑾選擇出櫃後,孩好書屋意外地吸引許多陌生人主動上門,想要尋求一個能夠暫時忘卻社會壓力,安心暢談性別議題的空間。還有遠從外縣市來的讀者,只為了買一本其他書店也買得到的性別書,藉此表達對孩好書屋的支持。

 

 

江珮瑾觀察,花蓮不像台北或其他大城市,性別相關組織很少,但這並不代表在花蓮就不存在同志。一些隱身在群體裡頭的性別少數,遇到問題時,往往不知道到哪裡尋求協助。即使在社交網路普及的年代,實體空間面對面,依然比較能夠產生信任感。

 

正因如此,江珮瑾決定順水推舟,在孩好書屋成立「姐跟妳聊的不只是性/別」聊天室,不定期邀請同樣關心性別議題、擁有性別認同困擾的人們互相分享經驗,書屋則會放映相關影片,或是一起閱讀性別書籍。

 

江珮瑾表示,文化傳統都是由人類所創造出來,每一項流傳至今的習俗與傳統,都經歷非常長遠的演進,並非靜止,而是永遠處於一步步改變中的變動狀態。或許台灣社會對同志族群的接納度還沒到百分之百,但時間會慢慢改變一切,讓人們越來越願意勇敢表達自己的性傾向,身邊家人也不會因而感覺丟臉。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處於生命不同階段或狀態,茫然無助卻找不到路,需要可以去的地方。」和壯壯一樣年幼的孩好書屋,有沒有機會成長茁壯,成為花蓮具備代表性的性別社群空間?江珮瑾心中沒有答案,但她看著孩子微微笑說:「既然自己剛好有一點點空間與一點點時間,那就開始行動吧!」

 

 

圖片提供:
林靜怡

游婉琪

游婉琪

文章 14

游婉琪,花東新移民,曾任平面媒體文字記者,恢復自由之身後持續爬格子,目標每天都更靠近山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