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的時光 離開太陽馬戲團的原因,陳星合:成人版或兒童版,你想聽哪個?

by  陳苓云

從太陽回來的陳星合,騎著機車,在導演魏德聖的特有種商行咖啡館前停下。

 

通過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甄選、站上國際舞台表演,這段經歷在媒體渲染下,陳星合成為大眾眼中的「特有種」。於是2010年從太陽回來後,各種演講邀約不斷:如何獲得太陽馬戲團的青睞?如何堅持夢想不放棄?大家都想聽陳星合的成功故事,為台灣之光歡呼按讚,「但很少人問我,為什麼離開?」

 

所以,當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邀請他與對「陳星合的成功故事」感到好奇的觀眾Joyce共享一杯咖啡的時光,他欣然同意。只是,他真正想說的是「陳星合離開太陽馬戲團之後的故事」,18歲以上成人版。

 

 

從第一次在麵攤的電視上看到太陽馬戲團表演,到如願進入太陽馬戲團工作,陳星合花了十年,卻只待了八個月。太陽馬戲團不僅福利制度完善,裡面的表演者,許多是陳星合從前的偶像、被他存在電腦「我的最愛」裡的人。「其中有位前輩高橋典子,每場演出最重要的片段只有二分鐘,卻每天堅持自我訓練六個回合;演出前,她會走到排練場,躺下來,調整呼吸,從瑜珈開始,接著跳芭蕾舞,為演出做準備。我心想,太棒了,我就是想跟這樣的人一起工作。」

 

然而,當高橋典子提前兩個小時暖身,與陳星合共同演出的夥伴們卻在聊天,聊到舞台升起準備開演,仍不停歇。這十五位同樣是傳統戲曲出身的中國人,已經在這裡表演了六年,新加入的陳星合內心糾結:「我該跟高橋典子一起暖身,還是跟我的組員一起聊天?」這不是簡單的選擇題。專業的表演者注重暖身,但注重團隊精神的劇團,與夥伴互動是否良好卻必須納入評鑑。

 

 

沒能一起暖身,每逢排練,與他搭檔的前輩又總是喊「膀子疼」。陳星合只能對著空氣練,「把所有棍子抱出來,自己一直丟一直丟,所有人都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為什麼還要一直練?」但是,每周固定整體排練給教練、藝術總監看時,陳星合總是至少犯兩個錯,「那兩個錯,通常是與搭檔拋接道具、需要互相配合的表演,我若沒恰恰好丟到對方面前,他也不會上前一步去救。」

 

於是陳星合沒能拿到下一次的合約。準備離開時,替補他的新夥伴報到,是前輩的同鄉。看見前輩對待新人的態度後,他才明白該磨練的不是身體技巧,是與人的相處。「如果我請不動前輩,應該請教練出面安排排練,而不是天真地以為靠自己練習就能改變。我努力,但方向錯了。」

 

黯然離開,回到台灣,太陽的光環卻籠罩著他。2011年開始,他與宅神朱學恆合作,走訪多所學校分享他的追夢故事;2013年登上TEDx Taipei,又為台灣之星拍了廣告。「那段時間,坐在家裡等,工作就會來。我一度以為媒體口中那個正能量破表的陽光男孩,就是真正的我。」

 

為了演出眾人期待的樣子,他不敢談自己的挫敗;演講邀約越來越多,他的心卻漸漸陷落出空虛的洞,「Follow your heart! dream big dream! 我發現自己只是喊口號的諧星,大家要的只是聆聽名言佳句,被鼓勵著。」其實,在所謂「追求夢想的路上」,陳星合說自己從來不是眾人想像中堅忍不拔的苦行僧,只是個被內在動力啟動、玩得不亦樂乎的小孩。

 

 

「進入太陽馬戲團必須經歷的,對別人來說可能很辛苦,但我不覺得。因為每個過程我都看到自己的進步:可以丟五顆球了!可以後空翻轉體兩圈了!每一步小小的成就感,都是我能夠繼續走下去的原因,進入太陽馬戲團只是意外的收穫。」

 

於是,他開始在每次演講中,透露他的挫敗、正在經歷的低潮,並邀請一位觀眾上台,試著學會如何連續拋接三顆球。「妳覺得這要花多久時間?」陳星合問Joyce。

 

15分鐘?30分鐘?答案是5分鐘,短得令人驚訝,對那位在眾目睽睽下不斷失敗、不斷撿球的觀眾而言,卻很漫長。儘管狼狽,當陳星合問:「你要再試一次,還是回觀眾席?」,大部分的人會選擇再試一次。

 

「學新東西,一開始一定會吃大便的啊!所以不要花時間責備自己。如果你願意接受失敗的過程,就有機會進步。」這是陳星合從雜耍裡學到的事,也是他真正想分享的事。

 

在太陽馬戲團的八個月,陳星合在後台挑了一處木頭地板,每天在上頭伏地挺身、倒立,「這樣我就可以永遠在那裡留下我的痕跡。」如今,他用自己的失敗故事以及狼狽而漫長的5分鐘,在別人的生命裡留下痕跡。若能啟動更多人的內在動力,那麼他站在舞台上的時間,就有了意義。

 

 

你也會想看:

褚士瑩:人生的使用指南

圖片提供:
汪正翔

陳苓云

陳苓云

文章 20

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