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觀點專欄 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在曾是大樹變枯枝般的家族長大,知道男人做起夢來,比女人還浪漫,且醒得更遲些。女人做的夢是細碎的,坐著打盹似的,突然驚醒後叨唸幾句,就繼續就近沉在一個淺灘似的夢裡...READ>

觀點專欄我不想在母親節歌頌母愛

觀點專欄 我不想在母親節歌頌母愛

有時我懷疑,弟妹們與母親共生的依附關係,有無被母親「幼兒化」的可能性?有可能嗎?母親的柔情呼喚如海妖歌聲,使一群啟航的兒女因回眸而成了鹽柱。READ>

觀點專欄因為抽離,我才熱愛這世界

觀點專欄 因為抽離,我才熱愛這世界

每個曾失去過什麼重要人事物的孩子,多少都會抽離出來看自己生活,有的時候,那雙抽離的眼,就會一直留下來。READ>

觀點專欄從女作家的書寫,我看到另一個世界。

觀點專欄 從女作家的書寫,我看到另一個世界。

人們常偏愛溫暖一點的書,但我獨愛幾個女作家的書,如蕭紅、張愛玲、瑪格麗特.愛特伍、孟若的書,因為她們的筆夠冷夠節制,因此能寫出人情感的翻天巨浪。READ>

觀點專欄我看三毛

觀點專欄 我看三毛

三毛是華文界最具影響力的旅行作家,雖然她後來不主要寫遊記。而旅行作家對我並沒有任何貶義,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像普魯斯特那樣去回憶他的逝水年華,如果沒有精采的想像力和文筆,與其寫斗室生活,我寧可讀旅行文學,像三毛。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