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觀點專欄 花期過的台北,終於老得有點自在

在曾是大樹變枯枝般的家族長大,知道男人做起夢來,比女人還浪漫,且醒得更遲些。女人做的夢是細碎的,坐著打盹似的,突然驚醒後叨唸幾句,就繼續就近沉在一個淺灘似的夢裡...READ>

觀點專欄夜晚,當一家超商像深夜食堂…

觀點專欄 夜晚,當一家超商像深夜食堂…

我家附近的街角開了一家新酒吧後,一周總有兩天的深夜,會聽到樓下咚咚的喇叭聲。我這夜貓子像活在夜色的魚腹中,這些細碎聲與咚咚鼓聲都不至於吵到我。尤其當夜晚下起雨後,沉得很。更顯得燈下曬著光暈的我,有著能安穩窩居的感覺。READ>

觀點專欄一個老台北的夜晚

觀點專欄 一個老台北的夜晚

時光有時一走,那地方也變了,不是老了,是像集體睡進過去裡,這是大安區吧?遠看是的,細看已然不同,這地方也恍然的不知曾是什麼,以後又是什麼。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