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專欄番茄炒蛋

觀點專欄 番茄炒蛋

很少人上館子點番茄炒蛋,因為這道菜太尋常了。那是自助餐廳菜色,一杓十幾元,用來充飢。很多人的家庭飯桌記憶,大約都有母親端出一盤賣相佳、口感好的番茄炒蛋畫面。對家常菜的口味偏愛,就如甫出世動物的[...]READ>

觀點專欄竹葉與月桃葉

觀點專欄 竹葉與月桃葉

端午節前,妹妹來電要我回家拿粽子。我很忙碌,沒有空回老家。端午節過了,妹妹又來電說:「媽媽今天把粽子蒸過,要你回來拿。」說好她們在街頭擺攤時,我去拿。 當晚下起豪大雨,我趕到時,母親和妹妹在廊[...]READ>

觀點專欄高麗菜乾排骨湯

觀點專欄 高麗菜乾排骨湯

雜貨行宅配高麗菜乾送抵時,是個天空藍到發白的日子,艷陽普照,正宜曝曬高麗菜。我等高麗菜乾等得心焦,前一兩天已買好豬大骨與肉排。菜乾既已入手,我即刻動手做高麗菜乾排骨湯。 打開包裝袋,一股微酸味[...]READ>

觀點專欄絲瓜最相思

觀點專欄 絲瓜最相思

去年秋末,朋友耕作的一兩方地落了絲瓜花,但瓜期已過,我撿起花,回家後一一洗淨擦乾,裹上蛋汁麵粉糊,炸出一盤香酥的花片。朋友的絲瓜棚又長出鮮亮的黃花,但花仍盛開,還未結瓜。等過一個冬天,還有一個[...]READ>

觀點專欄民主香腸

觀點專欄 民主香腸

好久沒吃下一整條香腸了,油滋滋、肉實實的滋味,竟然產生一股撫慰感,讓我元氣倍增。 我對香腸有一種情意結,說來相當幽微。在台北近郊的永和長大,雖然是以閩南人居多的小鎮,但是因為有許多公教人員居此[...]READ>

觀點專欄木瓜煲湯

觀點專欄 木瓜煲湯

木瓜熟透了,可拿來做一鍋靚湯,你喝過木瓜煲湯嗎?除了張媽媽家,我沒有在別處喝過這道湯品,那種醇厚、鮮甜的滋味,事實上只能在遙渺的記憶中回味,張媽媽已逝,沒有人會為我做這道湯,即使效仿了,也非原滋原味。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