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故事 撒姬 漂亮地走過那些崎嶇生命路

by 米盎
撒姬 漂亮地走過那些崎嶇生命路

在撒姬那年代,作為母親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家中十幾個孩子不完全是她親生的,有幾個是失親的孤兒,本來要分送到各處,撒姬心疼就把他們帶來照顧。深山部落,能夠賴以維生的就是土地,撒姬和先生靠著雙手辛勤耕種,小米、地瓜、芋頭,雖然收成不一定豐厚,也不見得能賣多少錢,但至少讓這大家族不致於挨餓度日。

     在食材不豐的情況下,要讓發育的孩子和勞力的先生吃得滿足又營養,實在考驗著婦女的智慧,當時可沒有美食節目傳授秘笈,每天的菜色,都是撒姬自己絞盡腦汁變化出來的。

     有一回,平地的朋友上山帶來一條吳郭魚,撒姬料理後,其中一個孩子吃上癮,每天求她:「亞婭(媽媽),我要吃那天那種魚。」撒姬跟他說,最近亞爸(父親)沒有下山,沒辦法買魚。孩子堅強不移的天天跟她要魚,幾天後,菜車播放著情人情人的音樂開進部落,撒姬翻開裝著魚貨的保麗龍箱子,一眼就認出她孩子想吃的那種魚,只是買了其他東西後,沒有錢可以買魚了。

   「我就跟老闆說,這兩條魚給我阿路(賒帳)一下,可以嗎?」雖然她剛剛才跟老闆結完一個月前的帳,但,為了孩子也顧不了面子。隔天餐桌上,兩條吳郭魚飄著香,那孩子興奮地一口接一口吃,其他的小孩也快手快嘴地搶。

     那時候沒有電視哄騙,十幾個孩子等吃晚飯就是打鬧玩耍,幾個男生玩過頭,不小心火氣上來,開打了!本來要進廚房的撒姬又得忙著勸架和教訓孩子。

   「我先生以前脾氣不好,他回到家,看見什麼菜都沒有,就生氣把鍋子摔在地上。」撒姬笑著指著已年邁的先生。

     那些反覆的瑣碎是最打擊人的,再怎麼堅強還是會有脆弱的時候。

   「有一次,我跪著禱告,眼睛和鼻子一直哭,都沒有吃飯吶。」撒姬說禱告後心裡很安慰變得有力量,好像肚子也飽了。

     關於賒帳,撒姬的三兒子說,有次上山工作,母親到商店拿了幾個他愛吃的罐頭、飲料零食,結帳時問老闆可否賒帳,老闆大聲吼說:「你們原住民,真的很糟糕!阿路阿路,沒錢就不要買。」這孩子說,當下他覺得丟臉死了,不但沒安慰母親反而還跟母親生氣。

    「這個我記得~我的孩子有跟我道歉了~」坐在輪椅上的撒姬用特殊音調的國語,緩慢地吐出對這段往事的記憶猶新。

     中風十幾年的她總是笑容迎人也還是很愛打扮,每次出門都用還能動的手為自己撲粉擦口紅,也會挑喜歡的衣服請孩子替她換上。從她生病後先生就放下果園的工作全心全意照顧她。

    「他真的是,好的先生。」撒姬望著這泰雅大男人笑咪咪地豎起大拇指。

     對撒姬來說,那些苦日子就像上山路必經的崎嶇,走過去就好了。

米盎

米盎

文章 21

10歲愛上書寫。對人充滿好奇。 29歲後一直是管柴米油鹽的主婦, 38歲時立志40歲後要勇敢放飛~ 2014年發行極短篇創作「米盎 微文字」擁有一個友善共享的「12月-開放的私人空間」擔任#雅芝盛美容團隊#大岩打檔小編--喜歡騎檔車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