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創新 尋找聽人與聾人的共振頻率:當林靖嵐遇見《432Hzzz:「//////」》

by  黃詩茹
「如果聽不見了,要如何感受我最喜愛的音樂?」從這個問句出發,2019金點概念設計獎標章得主的《432Hzzz:「//////」》,是一張為聽障人士設計的音樂專輯,由國立台灣科技大學的陳世真、童婉琳、邱亭凱、劉家亨、陳俊宇組成平面設計和電機工程的跨界團隊,譜出感性與理性的二重奏。



唱盤上,看見聲音的形狀

 

輕柔的鋼琴聲落下,唱盤震動傳到聽障舞者林靖嵐的指尖,隨著綠色漣漪擴散,節奏轉而輕快,如晨曦初升,山嵐消散後的豁然開朗,最終光點緩緩靜止,森林回歸寂靜。

 

先天重度聽障的林靖嵐,不僅從小練舞,更成立林靖嵐聽障舞蹈團,十年來帶著聽障舞者在國內外演出。目前多數的聽障舞者和聽障音樂家都和她一樣,依靠聲音震動感受音樂,她們「聽」的不是旋律,是節奏。

 

因此,《432Hzzz:「//////」》以唱盤傳遞節奏震動,同時嘗試將聲音視覺化,將雷射光照射在貼有反光片的音響上,當反光片隨喇叭震動,再以含有螢光粉的手抄紙或壓克力唱盤記錄雷射光的震幅變化。



研究過程中,設計團隊走訪啟聰學校和助聽器廠商,嘗試走進聽不見的世界。陳世真說:「啟聰學校學生的回饋讓我們很驚訝,原來他們什麼音樂都聽,從周杰倫、畢書盡到古典音樂,尤其他們喜歡聽節奏感很重,甚至是重低音。」

 

根據聽障程度不同,有些人會把手機放在桌面上,將音量開到最大,寫功課時用手感受節拍震動。有人會把震動調到最強,放在枕頭下當作鬧鐘。「他們在教我們音樂不只可以聽,也可以看,可以靠觸摸感受。」



作品名稱取為《432Hzzz:「//////」》,也是有學生提到他們最想聽見大自然的聲音,而432赫茲是多數人感覺最舒服和諧,也最接近自然界的的頻率。三首音樂以森林、星空和藍海為題,搭配三款不同材質的唱盤,細膩刻劃樂曲意境。隨著節奏漂浮於神秘星空,悠遊在沉靜藍海,指尖上的節拍如心臟跳動,聽你聽我的距離,似乎更靠近了。

 

林靖嵐說:「我覺得這件作品很創新,視覺對聾人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唱盤有色彩,我們會比較容易連結。例如雷射的軌跡有高低變化,我就能感受旋律的高低走向。透過視覺輔助,我會知道音樂大概是哪一種類型,編舞就能更完整。」

 

而將聲音視覺化的概念,也表現在專輯封面與歌詞本的平面設計。童婉琳說:「我們把小石頭放在有彈性的表面,透過音響震動讓石頭跳躍,再將每個分秒產生的石頭形狀記錄下來,作為歌詞的排列組合,代表整首樂曲旋律的視覺意象。」



設計者:一種新的音樂體驗

 

陳世真、童婉琳都是平面設計專長,如何讓聽覺視覺化的概念付諸實現?「平面設計的畢業製作,很多人都會想到設計專輯或書本,可是我們想和其他領域的人合作,所以才會拉這麼多人下水。」被拉下水的是電機系的邱亭凱、劉家亨和陳俊宇,他們得用理性的邏輯回答感性的提問,跨專業的合作是另一個傾聽和理解的過程。

 

陳俊宇說:「當把音樂視覺化的概念放到工程,我們就開始思考為什麼人會聽演唱會?演唱會有什麼魅力讓大家願意花錢去現場,而不只是在家聽音樂?」於是他們拆解演唱會的組成要素,留下那些吸引人的細節,包括群眾的情緒、空間的震動和回音震盪,「我們嘗試在這個作品描摹出這樣的感覺,複製出一種新的音樂感受體驗。」



唱盤上的雷射軌跡會隨著音樂種類、音量大小作即時轉換,讓聽覺、視覺和觸覺產生即時連動的樂趣。負責撰寫程式的劉家亨說:「我們也曾發現音量震動太大,雷射軌跡超出唱盤的範圍,所以程式要去思考如何把它限制在安全範圍內,需要調整『準位』……」這時候,其他人立刻阻止他,「太多了太多了,『準位』有點太難了啦。」

 

陳世真笑說,她和童婉琳沒做過產品,也沒碰過機械,在絕望之際遇到這群工程師。理科腦被迫用最簡單的方式轉譯工程術語,面對抽象的設計概念,三個男生得頻頻接招化解。





邱亭凱說:「設計端是從聽障人士出發,工程端是從效果要美出發,再去做結合。我們相信無論是聽障人士或一般人都會覺得這是一個美的東西。這有點像聽障人士用助聽器,一般人也會用麥克風,它是一個放大的媒介,不是限定誰才可以用。」

 

市面上不乏其他輔助聽覺的產品,林靖嵐也曾在美國體驗過以藍芽和APP播放音樂,將震動裝置結合舞鞋的測試產品,「但那雙鞋子有點重,對現代舞而言可能不太適合。」



《432Hzzz:「//////」》只需藍芽連線就能播放,不需配載其他裝置或應用程式。劉家亨提到,未來可以依據曲目,搭配不同的螢光物質和材質,為音樂量身訂做唱片視覺。過程中,團隊也研發出延伸燈具,運用相同原理將雷射投影在牆壁或建築物上,享受另一種娛樂效果。

 

回到設計的最初發想,陳俊宇說:「演唱會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它用全新的形式把音樂展示在大家面前,情緒才會隨整個氛圍波動。我們把這件作品視為一個新的傳遞音樂的媒介,如果有一個最終目標,就是改變大家對於聆聽音樂的想法或形式。但以現階段的產品而言,我們更希望讓大家用不一樣的形式體驗音樂。」

 

林靖嵐:偏愛震動的感性

 

聽不見的舞者,平時如何編創?

 

林靖嵐分享,同樣是舞蹈老師的母親會先幫她聽音樂,紀錄音樂的秒數和節拍,她再進行編舞,「主要是根據節奏,旋律高低對我來說是不太清楚的。」前陣子,她接受香港舞團的委託編舞,「第一次編完後,我發現雙方接收不到彼此的用意,對方聽的是旋律,我聽的是節奏,音樂和肢體之間就有落差,最後也是根據對方提供的影像再微調動作。」



舞團中,每位舞者的聽障程度不同,大家的工作默契是先看影片記動作,再記住每一拍有幾個動作,「如果有人在中途錯了,我們不能從錯的地方開始,一定要重頭來,所以要花很多時間排練。」

 

與《432Hzzz:「//////」》相遇是新鮮的體驗,林靖嵐說,因為舞蹈工作需要使用音樂,音樂之於她還是實用性多於享受,視覺是一種輔助,但她還是偏愛地板的震動,「音樂的節奏透過地板震動傳到我的身體,我會有開心、喜悅的感受。」

 

畢業製作,是天馬行空的創意發想,也是無止盡的自我推翻。不同於追求高質感視聽享受的產品設計,《432Hzzz:「//////」》為一群特別的人而誕生,從一個提問開始,以想像與實驗試圖靠近,讓寂靜世界聽見自然的吟唱。

非常木蘭邀請林靖嵐(左三)開箱《432Hzzz:「//////」》,從使用者角度給設計團隊回饋。左一左二為童婉琳、陳世真,右一至右三依序為陳俊宇、劉家亨、邱亭凱。汪正翔 / 攝影

同場加映

聽不見的舞者,林靖嵐奪選美后冠

《談情不說愛》,視障少女的青春紀事

身障者當顧問,坐輪椅也能上酒吧

圖片提供:
汪正翔

黃詩茹

黃詩茹

文章 65

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宗教研究所。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文字企劃、採訪撰稿。 願以文字堆疊出一條小徑,通往有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