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生活 工程師跳Tone插畫家,MIIIA用繪本讓孩子樂意戴口罩:《口罩小衛兵》

by  陳苓云
視訊畫面裡,奈米工程與微系統研究所畢業的插畫家Mia(林孜育)身旁的2歲女兒小屁午睡剛醒,指著螢幕軟軟地喚了聲:「阿姨~」

因為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原本打算拜訪Mia家的我們,改透過視訊與她聊聊《口罩小衛兵》,一本與全台灣家長共享協作的口袋繪本。當孩子戴不住口罩,家長可以隨時拿出繪本說故事,提醒孩子:「口罩小衛兵需要你的幫忙!」



上圖,Mia 提供;下圖,汪正翔攝影
2020年一開始,COVID-19的傳染陰影便籠罩全球。春節期間,台灣陸續確診8名病例,超商、藥局的口罩被搶購一空;年假結束,人們戴著口罩開工拜拜,家有小小孩的家長則有另一層煩惱:如何阻止孩子扯下口罩?

 

Mia希望自己不是要求女兒忍耐,而是引導女兒理解為什麼要戴?若女兒能認知口罩是個值得喜歡的好東西,即使有點不舒服,也比較願意接受。用圖像溝通,恰巧是她會做的事。於是開工日那天,她的插畫魂也開工,構思了一個簡單的故事,有喜歡看小朋友生病的病毒,有保護小朋友的口罩小衛兵。Mia說:「小屁才2歲,能懂的不多,只要一個原因就好。所以故事情節很單純,只是要讓她知道口罩是為了保護她;並且把口罩帶來的不舒服,轉換成口罩小衛兵需要小朋友的幫忙,才能抵抗病毒入侵。」



手作,也能共享協作

 

Mia平常就會將喜歡的畫紙裝訂成畫簿,這次也打算自己印出來手作成書。她設定做成12公分正方形的大小,方便隨身攜帶;要用有點厚度的硬紙,因為小小孩正是喜歡撕扯拋咬物件來探索的年紀;她還設計了一個口罩外型的活動零件,讓女兒邊讀邊玩,增加對口罩的好感。

 

同時,她也思考,如何將這本小書分享給其他家長,在防疫宣導上幫一些忙?她設定不販售。「賺錢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順便分享給有需要的人」,且出版太花時間,不夠即時,加入不同意見後的呈現,對孩子可能也不夠直接;她想過自己找廠商印刷發送,但天天跑郵局對全職媽媽來說很麻煩……最後,她決定開放製作素材的下載連結,並將手作的流程設計得更簡單一點,讓所有人都能自己印出來做成書。



曾開設刻章教室、出版《愛上橡皮章ㄎㄎ刻》教學書的Mia,發現手作的障礙往往來自對材料、工具感到陌生。因此她設定,製作《口罩小衛兵》所需的一切,要隨手就能取得。利用超商的列印服務,選擇單面全彩列印、特殊紙張,印出6張A4,列印費90元,便能取得符合厚度的繪本材料;接下來只要剪貼就好,若家裡沒有剪刀膠水,也可直接在超商買到。清晰簡潔的指令,就像一位指導客戶操作機台的工程師。

 

自行列印不像找廠商,可透過合版印刷減少裁剪後剩餘的廢紙。原本設定的12公分大小,一張A4只能印出兩個正方形頁面,「我希望大家自己做,不浪費為紙張的原則下,變成一張A4要塞下四頁。」於是Mia微調長、寬為10公分,6張A4便能印出20頁繪本內容、口罩小道具與製作說明。實際測試,即使平時沒有手作經驗,大約半小時就能完成一本簡易版的幼兒硬面書,並且是2歲孩子能一手掌握的大小。





理性與感性,都玩到極致

 

其實,六、七年前,Mia確實是半導體產業工程師。她從小立志成為科學家,考上國立清華大學後,努力轉系,就是要念物理系;雖然也是從小學就喜歡手繪手作,但這塊一直被她視為人生的B面主打歌。「是小時候的洗腦吧…大家都說藝術無法生存。我也覺得物理、機械是要學才能會的。」

 

認真念物理,同時認真玩手作,大學期間,Mia便以「MIIIA*Mia」為名,參加創意市集、寫部落格、接訂單,也開了幾堂刻章課。忙研究所畢業論文那年,三采出版社的編輯找Mia談出書;2011年,《愛上橡皮章ㄎㄎ刻》在Mia的生日當月出版。「那對我來說是個畢業作,代表我把這個興趣玩得很好,可以跟它說掰掰,專心去當我的科學家了。」沒想到,出書帶來更多好玩的事,「根本無法拒絕,那時才發現,好像比較喜歡藝術這塊」。

工程師與插畫家,理性與感性,都是Mia的一部分。汪正翔 / 攝影

但放掉累積多年的物理機械所學,是不是太浪費了?Mia還是選擇成為工程師。那一兩年,白天上班,晚上手作,也因為刻章,發現自己畫的圖有人喜歡,「原來印出來的圖才是大家想要的」慢慢地,Mia不想受限印章的單色線條,想用更多顏色畫圖,用最喜歡的綠色、黃色、藍色……想畫得更大!同時,她察覺工作對自己的意義,變成以高薪養活興趣的手段。「想要結合另一種能力,走到另一邊去」,她萌生了這樣的念頭,而且,「工程師的東西還是在生活中啊,我並沒有拋棄」。

 

經過許多說服,與傳統思想拚搏,2013到2014年間,她成為專職插畫家。溫暖的色鉛筆觸,明亮的配色,陸續吸引服飾、食物袋品牌的合作邀約。看著自己的圖案結合產品,每次的效果都有意外驚喜,台灣設計、台灣製造,Mia認為,其實是滿好的結合。

 

全職媽媽,兼職插畫家

 

走在插畫路上,生命也持續變化。2017年,Mia懷孕了,她有點焦慮:女兒出來後,還能畫畫嗎?如今,小屁2歲了,Mia從「全職插畫家」變成「全職媽媽、兼職插畫家」,雖然時間變少,但仍持續畫著。「其實要滿努力的,需要先生配合。」白天利用空檔先想一下,晚上先生下班接手照顧,或晚上小屁入睡後,便是Mia趕圖的時間。《口罩小衛兵》也是審慎思考如何執行,才能在三兩天內完成。

 

如果白天畫畫,通常是跟小屁一起。2019年底,Mia與小屁一起畫了獅子、老虎、長頸鹿、大象…,印成動物主題的布曆。一年一年過去,小屁會長大,但她一歲多時與Mia一起創作的圖像會留下。現在的Mia,希望多保留一點畫畫的能量給這樣有意義的計畫。接商業案,也更在意業主、產品的經營理念,而不只考量費用多寡。「我希望我的孩子活在健康的環境,這環境不是我一個人能辦到的,我只能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影響別人」。



口罩之亂,有平面設計師製作「防疫用品庫存公告」模板,供店家免費下載;多位工程師開發網頁地圖,方便民眾查詢購買。作為插畫家,Mia熟悉、也擅長用圖像說故事。「在某些時候,我是不是能結合自己的能力為社會做些什麼、造成一些影響?這是當媽媽後比較會想的事」。

 

透過畫畫,號召大家一起

 

當媽媽前,Mia便很關心流浪動物與環境議題,多年前決定轉職時,她曾發起「為你畫一只紙袋子 X 提著出走計畫」,將收入的20%捐給援助流浪貓的組織。去年(2019)夏天秋行軍蟲過境,危害台灣作物,需要全民共同發現幼蟲,通報殲滅;Mia畫出幼蟲體態特徵,附上通報專線,「許多人在圖片留言說,終於敢看毛毛蟲了!那時開始知道,畫圖在某些時刻是有作用的」另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這議題真的太黑暗」,跟毛毛蟲一樣,照片太直接,沒有人想看,「用插畫反而願意了解」。



當初發起「為你畫一只紙袋子 X 提著出走計畫」,Mia想的是:「如果能有畫畫的機會,畫的東西也能幫助別人,達到一點回饋的話……應該說,我希望號召大家一起,也許是比較好的互動方式。」七年後,《口罩小衛兵》的精神也是如此。少女時,Mia用畫畫紀錄旅行、食物、貓咪組成的日常;如今,她用畫畫曬女兒,小屁是Mia的腎上腺素,新的繆思。

 

從全職工程師到全職插畫家,從全職插畫家到全職媽媽,儘管到現在,Mia還是在想辦法讓大家肯定插畫家這個職業,肯定她做的不是錯的決定,雖然每個決定都造成後面的影響,但她相信:「以前的東西還是沒有浪費啦」。

 

同場加映

《口罩小衛兵》下載檔案自己做

手作抗疫:從布袋到布口罩

小店抗疫:KTV挺防疫照顧假

「小村子」撐媽媽重返職場,找回自己的房間

圖片提供:
汪正翔、MIIIA*Mia 林孜育

陳苓云

陳苓云

文章 26

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