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典範 張舒眉 翻轉人生靠自己

by  非常木蘭
我現在最想做的是Empower女性,幫助更多人夢想成真。

在企業家張舒眉眼中,「天下無難事」並非只是一句古諺,而是她相信且努力做到的事。

 

生長在雲林縣古坑鄉山上小村落的她,不到30歲就自行創業,成立「佳必琪股份有限公司」。經營十年,就讓公司成功上市,她也坐上董事長之位,2007年公司還列名《天下雜誌》評選的500大企業。

 

這一切,對張舒眉來說,並非偶然。她的樂觀、積極和豁達,有天生個性使然,也因環境促成。

張舒眉相信人生靠自己去開創。李小鏡/攝影
那個山上的小村落,依山傍水,四季分明,人情味濃厚。她成天赤腳在山林裡奔跑,與大自然為伴。家中三代務農,從佃農做起,到後來總算能夠買下一小塊田地。父親一層一層砌起來的田梗,常在刮風下雨後傾倒,這樣辛苦的討山生活全看在張舒眉眼裡,「家裡雖然貧窮,我們卻不曾感到貧乏。」

 

因為滋養她的,除了自然環境,還有另一個豐富且充滿想像的書中世界。她的童年沒有什麼玩具,卻喜歡窩在學校圖書館裡,藉由民眾捐贈的二手書籍、過期雜誌和文學名著,或是從代課老師那裡聽到的各種城市消息,想像外面的世界。

 

後來,為了哥哥姊姊的升學問題,全家人決定搬往雲林市區居住。當時小學五年級的她,卻選擇留在山上,「因為我覺得自己和山裡的緣份,還沒有結束。」於是,她繼續住在老舊的三合院中,和大伯父家一起生活,也因此了解大伯父的生活藝術。

 

大伯父對她有很大的影響。「他其實是個連大字都不認得三個的農夫,但他會按照四季變化去處理農務和過生活,他種蘭花,把幾種水果嫁接在一起,下雨天用竹子編小蚱猛,按照時節去打獵,他的身邊隨時都跟著一隻狗。他就像個藝術家。現在回過頭去看,覺得這個畫面好美,像一部文藝片。」大伯父教給她的是發揮創意、認真專注地做好每件事,並享受那個過程。

她創立Lamofirefly文創品牌,用台灣元素說台灣故事,將台灣的美帶入你我生活中。

找到自己的位子

是她選擇了環境,或者環境選擇了她?看著眼前行事俐落、決策明快的張舒眉,令人忍不住有這樣的疑問。「我一直不是愛追求課業成績的人,因為我覺得腦袋裡的東西怎麼能用分數來衡量?山上很小,隨便唸都名列前矛,每個人都拿得到獎狀。但那些是只要用心背誦就會的東西,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在運動場上的競爭,那才能證明我的能力。」她說。

 

國小三年級時,一位代課老師見張舒眉活潑好動,教她打乒乓球,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當時山上物資缺乏,學校沒有乒乓球桌,老師就將壞掉的黑板鋸成兩半,拼做成球桌。練習中,乒乓球若被踩扁了,就用熱水燙開再用,「打到後來,乒乓球變成像棒球一樣大!」說到這段故事,張舒眉身上看不到企業董事長的影子,而像是一個來自山上的孩子開心地追憶往事。

 

她當時一路從小村打到鄉、從鄉打到縣,最後還擔任雲林縣的區運代表。她說,如果要談環境帶給她的養分,其中很大一部分絕對是由運動培養而來,運動讓她不懼怕失敗,接受有輸有贏的常理,也體會到目標在前必須全力以赴。

 

隨著出外打球看到的現實世界,她知道自己終將離開家鄉。小學畢業後,她下山接受國、高中教育。高商時期,去成大參加舞會,看到大學生活的截然不同,激發她向上的心,向哥哥借了書本苦讀,以同等學歷報考大學,進入東海大學經濟系就讀。

樂於享受過程

張舒眉進入社會的時間,比同年齡女孩早了許多。國中就半工半讀,到工廠打工賺錢;大學時也在學校實習銀行工讀,去咖啡館端盤子。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在珠寶公司擔任業務,因為經常遲到,最後被公司辭退,這絲毫沒有打擊到張舒眉,她自認工作都做得很好,也和客戶變成朋友,但公司總是想用一套模式去管理所有人,因此對企業制度的僵化有了更多體悟。

 

後來轉進外商公司服務,從秘書一路當上總經理。看似要大展長才之際,德國總公司卻派來一位外籍主管,這位「空降部隊」以最高規格在台生活,但產業鏈經驗卻明顯不足,張舒眉第一次感受到女性在職場中的「玻璃天花板」,於是她選擇離開。

 

當年才二十九歲的她,本想在美國進修一陣子,不料很快地就被從前的供應商和客戶召喚回來。大家對她的專業的信任,給了她很大的勇氣,於是她在自家客廳創業,和一位助理開始二人打天下的新事業。

 

她帶領一群娘子軍,跨進以男性為主的科技業和製造業。從進出口貿易到生產連接器,公司業務的拓展,讓曾是愛讀《紅樓夢》的文藝少女,變成管理工廠的公司負責人,她努力調適自己,照樣和工廠黑手技師們同桌開會、吃飯聊天,一切從頭學起。

二十年前,她的公司就已實行「週休二日」,以及「上下班不打卡」的制度。這看似小事,卻充分顯示她的領導風格,勇於突破框架,不重形式,而要求實質成效。這樣的彈性作風,在以男性為主的科技產業及製造業中,實屬另類,卻也獨樹一幟。

 

在她和團隊的努力下,公司業績蒸蒸日上。但過程中也並非一帆風順,每遇考驗或挫折,就會想起童年打乒乓球時老師說的話:「球是圓的,一定會掉落,重點是球掉了,就要想辦法撿起來。」多年來,張舒眉面對工作與人生的態度皆是如此,也展現拿得起、放得下的氣度。

 

幾乎所有的企業家或公司經營者都以業績為第一目標,張舒眉也不例外。不過,在她心中,業績不是唯一,她喜歡閱讀、愛好藝術,也將此風氣帶進公司。佳必琪不同於一般科技公司,整面書牆上隨時更新變換的書刊,是大家交換閱讀、增進新知的加油站;辦公室和會議室懸掛的藝術品,也是張舒眉個人收藏的無私分享;每年還邀請員工觀賞各種藝文展演。她期望提供一個好的環境,能激勵大家發揮所長,樂在工作。

 

當她把組織架構、營運模式都梳理清楚,且適才適用、各得其所之後,又做了重大決定─把公司交給專業經理人去管理。

 

從日日工作十餘個小時的忙碌節奏中抽離出來,她辦公室的電話不再響起,於是她的內心漸漸有另一個聲音出現「有誰需要我呢?」她想創造一個讓自己可以做很久、被需要、且對社會有意義的事,因此創辦了社會企業「非常木蘭」,作為送給自己、以及其他女性的禮物。

非常木蘭舉辦粉絲見面會,交流熱烈。林敬原/攝影

一份送給女性的禮物

大環境改變了,不是德高望重的人也可以登高一呼,用不同方式回饋社會。她說:「現在取得資訊和連結資源非常便利,我想向有經驗有專長的人募集他們的知識和專長,透過非常木蘭這個平台分享給需要的人。我試圖建立這樣一個管道。」

 

現在的張舒眉,不必為公司業績打拼,轉換位置和心境,更可以從容地去整合自己的人脈和資源,放慢節奏,做自己想做的事。對她來說,此刻的人生風景更寫意,更自在,她完全樂在其中。

圖片提供:
林敬原、張舒眉、婕思達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非常木蘭

非常木蘭 https://www.facebook.com/verymulan?ref=hl

文章 25

非常木蘭是支持女人圓夢的社會企業,扮演Empower角色,陪伴妳實現自我、活出態度與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