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點女力 律師寫小說 賴芳玉為孩子發聲

by  陳姵穎
我希望更多人聽見孩子的聲音,其實他們了解、思考的遠比大人以為的更深。

越漆黑的夜裡,星光越亮;如同有影子的地方,必定有光。光代表希望,也是律師賴芳玉期盼透過文字,得以照見、守護孩子的力量,於是她寫下第一本探討程序監理人與兒童監護議題的長篇小說《影之光》。

 

 

「程序監理人」,是2012年《家事事件法》通過後,於家事法庭中協助孩子表達意見的角色;《影之光》一書,是為了讓大眾更了解這個新制度而誕生的,卻絕不僅於此。「我希望更多人聽見孩子的聲音,大人總以為孩子不懂事,其實孩子了解、思考的遠比大人以為的更深;也希望讓背負著傷痕長大的大人,試著回顧自己的童年,去擁抱內心的那個小孩。」

(推薦你:防止再有虐兒案 王薇君站上火線)

 

透過書中的犀利女律師霏霏和具心理諮商背景的程序監理人雅子,賴芳玉以長年為受暴婦女和孩子奔走的經驗,寫出在父母爭奪戰底下壓抑的寶兒、流浪於寄養家庭間孤獨的小穎、受誤導以為被母親拋棄的無助小凱、因無血緣關係而被迫與養父分離的阿緹、跨國監護權官司底下沉默的安琪拉……,同時刻劃出成人的各種難言之隱,每件事都有緣由,也都沒有界線分明的對或錯。串起所有故事、亦師亦友的霏霏和雅子,更以迴異的個性、立場和抉擇,對照出女性面對婚姻困境的不同方式。

 

 

寫給婚姻困境中的孩子與成人

 

談起《影之光》的創作歷程,賴芳玉說,動筆的她猶如旁觀者,短短兩月就寫完九萬多字,除了安琪拉的案例刻意納入當代時空背景,其餘故事皆由角色自行帶動。「每一天,我都很期待故事的發展,因為連我也不曉得霏霏和雅子會如何處理這些案件。」這樣的神秘經驗,大抵如同Joyce Carol Oates曾說過的:「故事找上我們,就像鬼影需要精實的肉身。」

 

諸多性格鮮明的角色裡,小穎是賴芳玉最偏愛的一個,他是所有處於孤寂之中的孩童縮影,也是《影之光》命名的源頭;當雅子以《霍爾的移動城堡》告訴他,心所在的地方就是家,一直認為自己來自外星球的小穎,終於可以飛向「眼睛跟天空一樣藍」的爸爸,找到擁有幸福的可能。

(推薦你:賴芳玉與許芯瑋 做對的事力量大)

賴芳玉(右)以長年為受暴婦女和孩子奔走的經驗,創作《影之光》,獻給婚姻困境中的孩子與成人。凱特文化 / 提供

當然,不是所有故事都能有美滿結局,但只要心中有光,肯定就能減少些許遺憾。

 

《影之光》餘味悠長,翻到最後一頁的讀者,肯定會好奇,隱藏在霏霏和雅子之間的秘密,有無被揭開的一天?而那個答案,只能等待賴芳玉再度執筆。或許,霏霏和雅子接下來要面對的案件,會是殺夫事件也不一定。

 

圖片提供:
凱特文化

陳姵穎

陳姵穎 http://peiying0608.blogspot.tw/

文章 35

始終相信文字具有感動人心的力量,而「書籍是人類最偉大的信仰」。 還有力氣就要去旅行,想感受這個無邊的大千世界,同時了解台灣這座島嶼。 沒有成為攝影師的天分,但依然喜愛用相機捕捉細微而美好的瞬間。 偶爾寫寫作,還在摸索屬於自己的音頻,繼續嘗試各種可能,期許自己能漸漸從小寫的writer逐步走向大寫的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