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典範 從跳舞到醫美 黃亞麗跳Tone創業

by  蘇惠昭
舞蹈的內在養成,指引她在每一個事業的轉折點,優美的躍起或降落。

如果妳從小狂熱的學舞,跳舞是生活的全部,吃飯睡覺都在想這件事,任何動作都要做到完美,練到渾身烏青渾然不覺,念舞蹈科理所當然,畢業之後教舞也理所當然。妳開過舞蹈社,編排過上千人的大會舞,還去教幼幼班的律動課。這樣的妳,對於未來,除了舞蹈,還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想像?

 

許多年後,黃亞麗填下三個答案:

第一個答案:烤鴨夾餅。

第二個答案:美食商店街規劃、營運與管理。

第三個答案:醫療級保養品。

 

人生如果是一部長篇小說,屬於黃亞麗的情節之跳躍之錯動,讀來讓人暈眩。第一章明明還熱戀著跳舞,第二章卻擺攤賣起烤鴨夾餅;下一章烤鴨夾餅店託付給了店長,她又去中國規畫美食街;再下一章是飛回花蓮為理想大地渡假飯店籌畫商店街。然後,美食街商店街已是昨日雲煙,拿下美國知名藥廠SAGE醫療級保養品亞洲區代理權,麗澤國際董事長黃亞麗上場。

(你可能也會想看:張小虹與許芳宜 發現身體無限大)

 

從跳舞、烤鴨、美食街到醫美,黃亞麗(右三)做什麼像什麼,都交出漂亮成績單。黃亞麗 / 提供

章節與章節之間像是被硬兜在一起,這個黃亞麗與那個黃亞麗,不過是同名同姓的兩個人。

 

做什麼像什麼 字典裡沒有害怕

 

第一個轉折點在28歲,黃亞麗決定放棄舞蹈,專心和大弟經營啤酒屋。那一年發生了什麼事?

 

當時她在幼幼班教律動,女兒也是學生之一。看著女兒的肢體,黃亞麗嘆一口氣,平靜接受「這小孩根本沒有舞蹈細胞」的殘酷現實,「我就是因為女兒不會跳舞,而不想再教舞。」原因說起來有點古怪,卻是一種只有絕對牡羊座的人會下的決定。

 

 

啤酒屋還未流行,她就開起啤酒屋餐廳,生意鼎盛一時。黃亞麗做什麼像什麼,她考上廚師執照,又擔任中華美食交流協會副秘書長,和新聞界、演藝圈食客結為好友,藝專舞蹈科同學楊桂娟出國留學前來探視,原想曉以大義,勸黃亞麗回歸跳舞,看到她招呼客人的勁道,當下轉念。

 

餐飲也有潮起潮落。啤酒屋後來被KTV取代而沒落。朋友找她做滷肉飯,她一聲「好呀!」,就投入其中。剛好中影文化城在規劃美食街,美食協會會員各自認攤,剩下烤鴨夾餅一項無主,「就妳來做吧。」當時的理事長和烹飪名家傅培梅的媳婦林慧懿提議,黃亞麗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我是傻不楞登的。」黃亞麗說,其實她只說了一半,沒有說出來的一半,是她的字典裡根本沒有「害怕」兩個字。

 

害怕的話,如何站在台上跳舞?

(你可能會想看:聽不見的舞者 林靖嵐奪選美后冠)

 

沒空遊西湖 跨海創業破釜沉舟 

 

透過友人,她請到凱悅師傅私下幫忙,又把剛從小學教職退休的父親改造成醬汁達人;自己則到處勘查養鴨場,研究如何鎖住鴨的豐腴肥美。所以三份100元的烤鴨夾餅一推出,叫好叫座,美食展、花燈展相繼來邀請,百貨公司紛紛登門找她設臨時櫃,「每一檔都賣到翻,每天扛著一布袋的鈔票回家。」

 

這時候的她,繼放棄舞蹈後,做了生命中第二個重要的決定:和美國學電腦回來的小弟組公司,拒絕SOGO正式設櫃的邀請,在內湖開設「全聚坊」烤鴨專賣店。打開名號後,連「全聚德」都渡海來一探究竟。

 

也因此才有接下來的兩大規劃案:威京集團的杭州京華科影美食街,以及花蓮理想大地商店城。

 

 

那是1998年。中國還只有上海有美食街,為了京華科影,黃亞麗和弟弟共同成立浙江第一家諮詢管理公司。她再度發揮牡羊性格,不但把暫住飯店認識的年輕服務員拉來當員工,找辦公室兼住家時,也展現秒定的魄力,當場付現簽約,連房仲都對這位台灣來的女人另眼相看。

 

她的行事風格,與個性有關。為了去大陸發展,父親拿出退休金並抵押台中老家,湊到十萬美金,以行動支持兒女創業。黃亞麗坦承肩負重任,只能勇敢向前,放手一搏。

 

有一件事可以說明黃亞麗「眼中只有當下的目標」。她在杭州的日子不算短,有人問她西湖美不美?她楞了一下,「對我來說,西湖只是一攤水……」。跨海創業,人生地疏,她必須全力以赴,鎮日埋首工作,美景當前,卻全無時間和遊性。

 

45歲事業歸零 人生低潮見轉機 

 

除了杭州專案,還有花蓮理想大地承諾不只規畫商品街,且將營運管理之責交給她的團隊。傾盡全力,為業主規劃了如今才潮起的Outlet、文創概念先行的藝術街,還留了一個樓層給新設計師發表作品。當時,她以為未來情勢大好。

 

黃亞麗永遠記得2001年。她45歲,春節將至,就要開始招商,也以為後半生會留在花蓮……。勾繪的美好圖像就在眼前,天昏地暗的消息傳來,理想大地72億的聯貸喊卡,黃亞麗一腔心血付諸東流,她重重墜地,像談了一場被掏空的戀愛。

 

她足不出戶多日。過年歡樂聲中,她窩在家裡,必須找點事情以緩解失戀般難熬的疼痛,整理抽屜時,一張紙頭掉了出來,那是她42歲去算命時,觀相師留下的一張批註,上面明明白白指出她45歲「事業歸零」。

 

黃亞麗根本不記得這件事。當下心頭一震,立馬和觀相師聯繫,相約再次諮詢。觀相師告訴她,之前所經歷的一切不過是「學習」,她真正的事業,將從45歲這年的10月開始。

 

命運永遠是一個謎,無論信或不信,它都是一張網羅。黃亞麗選擇相信。「既然是學習,我就去學點新東西吧。」她去報名國際禮儀課程,結識新朋友,有人找她去和一位任職美國藥廠、研發燒燙傷新藥和醫療級保養品的陳博士餐敘,當時黃亞麗並不知道這一面之緣將改變她未來的命運。

(你可能也會想看:從電信到零售 李靜芳跨領域練功)

 

看準醫美趨勢 大膽預言提早佈局 

 

接下來的故事,是一連串從強人脈、弱人脈發展出來的命運交響曲,地點在中國大陸。人物包括黃亞麗在台商協會的友人、一個受高壓電電擊傷口無法癒合的女孩曹瑾、一對做化妝品生意的鄰居,以及一直在中國找不到代理商的陳博士,他們在關鍵時刻出現在黃亞麗的生命中。一開始黃亞麗只是熱心助人,為曹瑾請教陳博士治療的用藥,穿針引線的結果,竟是她被推入美容業,「當時我連左旋C是什麼都不知道」。

 

但她有一種閱歷無數後的江湖高人眼光,相信美容一如餐飲,一定是門好生意,「只要人類沒有消失,永遠不敗。」「美容與醫學結合:能夠與醫生合作的美容業是未來的趨勢。」。

黃亞麗(左)熱心幫助曹瑾(右),意外開啟醫美事業。

 

2003年這還是大膽的預言,她努力佈署並耐心等待。時間證明黃亞麗是對的,她通過SAGE藥廠和陳博士的考驗,擔任產品供應商,從台灣、中國大陸、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日本到美國,帶領麗澤國際開疆闢土,為不同市場打造不同品牌,至今已建構出跨國發展的綿密網絡。

 

 

不過,她最大的成就,是兩個弟弟及女兒女婿、兒子媳婦,都從家人變成事業夥伴。她掌握公司大方向及發展策略,也充分授權,各司其職,讓專業有所發揮。中國公司的兩百多名員工,十分之一都從小姑娘做到為人母,不久前一位員工告訴她,女兒長大了,也進了公司,她欣見開枝散葉,綠樹成蔭。

 

成功,黃亞麗歸功於「產品的力量」和「人的力量」。

 

跳舞的創業養成 基本功與創造力

 

從舞蹈、餐飲到美容,飛上雲端又墜地歸零,從頭再來,總是有人問黃亞麗:「妳是怎麼做到的?妳不害怕嗎?」

 

黃亞麗明白自己具有天生的決斷力和專注力,「我很少意識到自己的性別。」,但她往更深一層去想,最終的答案,必須回到熱愛的,舞蹈。

 

是舞蹈養成了她,就算跳得再好再美,每天一進到教室,還是必須從把杆上基本動作重新開始。扎實的基本功來自於此,一遍一遍的重複再重複。

 

是舞蹈讓她不畏懼困難,耐煩重複,也不害怕面對觀眾。是舞蹈訓練她的創造力、組織力與領導力。一支十分鐘的舞,必須有內容,有起承轉折,故事結構完成後,還要挑音樂,設計服裝和妝髮,每一處細節都要照顧周到,才能成就台上的表演。

 

 

她離開舞蹈,舞蹈卻沒有離開她,而是化為一股氣息充滿內在,指引她在每一個事業的轉折點,優美的躍起或降落。舞蹈、餐飲到美容,看似跨界、跨產業,對超級愛美的黃亞麗來說,「無非都是美的追尋,美的課題。」

 

原來舞蹈一直住在黃亞麗的身體和頭腦裡。有一天她問任教台藝大舞蹈系的老同學楊桂娟:「妳們舞台上需不需要一棵大樹?」她爽利的大笑,牽起了昨日的跳舞女孩,有樂聲和花香緩緩的流進來。

圖片提供:
黃亞麗

蘇惠昭

蘇惠昭

文章 45

自由撰稿 人物採訪/報導 看書、養貓、逐花、拍鳥